喜歡獨處的人未必孤獨傷心,朋友多多的人未必快樂開心;透視自我、瞭解他人,讓我們找到最適合彼此交流的步調。

近年來,掀起了一股獨處的風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許多作家總是提倡獨處的重要性;

但在另一方面,對於一個人這件事情,又有許多人抱持著不同的看法,往往給他們貼上「邊緣人」、「魯蛇」的標籤,好像要融入這個社會,才是一個正常的人。

但說到底,天底下的人這麼多,有些人天生就比較能徜徉於孤獨之中,有些人則熱愛與人交流。

如果從依附的角度來看,愛獨處跟愛與人交流這兩件事情都沒有錯,不過就是天生氣質跟後天家庭把我們形塑成這樣罷了,重要的反而是你能不能了解自己大多數的時間喜歡獨處或喜歡與人交流,然後試著去找到能夠獨處或與人交流的步調。


圖片|Photo by Omar Ram on Unsplash

喜愛一個人,不一定過得不快樂

曾經,我認為每個人跟社會都要有緊密的連結感,即便是依附理論裡面的逃避依附,內心依然渴望與人交往,只是他們害怕與人交往罷了。

但隨著我認識的人越來越多,我發現,有些人真的可以在一個人的世界裡過得很好,他們幾乎不需要談戀愛,這並不是說他們討厭戀愛,要戀愛也是可以的,只是很難很難遇到讓他們動心的人。

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去旅行,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享受,這對我而言是一件很難想像的事情,但這種人確實存在這世界上。

他們並非沒有朋友,只是他們和朋友的交流淡如水,要說他們邊緣或魯蛇嗎?好像也不能這麼說,因為真正的邊緣或魯蛇,是一個人求之與人共處而不可得才會興起的感受。

這些喜歡獨來獨往的人,對於一個人這件事情樂在其中,和朋友之間的聯繫不怎麼緊密,自己一個人找許多樂子來做,對他們而言是家常便飯。

雖然從依附理論的角度來看,或許會想要「矯正」他們,讓他們成為安全依附,能夠多與人有著心連心的交流,但如果他們一個人真能找到享受一個人的方法,比起冒著愛上一個人帶來的風險,何不就讓他們孤獨一人就好呢?

喜歡與人交流,也沒有什麼錯

有些人,在先天和後天的結合之下,就是喜歡與人交流。如果人際技巧好的,那正是如魚得水,能夠徜徉在其中,樂此不疲。

但是,像我這種人際技巧不好的人,就來得痛苦些了,一方面想要與人交流而不可得的時候,總會聽到內心響起「為什麼你就不能獨處」這樣的聲音。

這個聲音,很有可能是源自我母親,她生前就是一個很能獨處的人,到 58 歲過世之前,一直都是這樣子的人,即便是與父親或閨密,也都是少少聯絡。

但我卻沒辦法,我一直很渴望被愛,卻太常向喜歡獨處的人索取愛,想把他們拉出來,從逃避依附「矯治」成安全依附,然後再弄得自己一身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是我過去戀愛經驗裡痛苦的來源。

那麼,面對需要與人交際卻不可得的情況,到底該怎麼樣才比較好呢?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對的目標,以及使用對的交友方式。

一般人可能不會像我這麼辛苦,我的人際距離比較廣,是那種只見過一次面就和對方飛去美國玩兩週的人,但很少人能有這樣的人際距離。

所以慢慢的,我發展出了人際距離的雷達,能夠快速變親暱的對象,我才會快速地和對方交換聯絡方式或單獨約出門;需要慢慢來的人,我大多放著不管,免得自己再次踩雷。

在這樣的狀況底下,那些慢慢來的人,還是有會變成我朋友的對象,只是我放的感情就不再那麼重了,我不再想要去「矯正」他們的「創傷」,不再把想親近這些人合理化成「要去治療他們的逃避」。

所以說,找對對象很重要,可以讓自己慢慢脫離「沒朋友」的迴圈裡頭。

你會喜歡:「不在乎,就不會受傷」你也是逃避依附者嗎?

廣泛交友的人,也許還是要有個寄託

如果能夠慢慢區辨出哪些人是容易信任自己的,哪些人是不容易信任人的,那麼就可以開始找尋自己的心理寄託。

這個心理寄託不一定要是伴侶,好朋友也可以。

有些人懂得社交技巧,跟每個人表面上都很要好,在大場面能嗨得起來,總是能炒熱氣氛,大家都很喜歡他,但內心往往卻很孤獨,因為每個人都以為他朋友很多,反而不會去和他深交。

我不是這一種人,我不會炒熱氣氛,卻很需要與人連結,對於這些很能交際的人而言,我倒覺得在嗨起來的能力之外,也同樣需要偵測人際距離的雷達,去找尋能夠和自己講真話的朋友。

平時講話幽默好笑,確實能帶給他們不少的人氣,但對於內心的悲傷與痛苦,有一兩個能懂自己的人,在必要的時候能夠和他們交流,釋放歡樂之餘的真情,補充能量,倒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無論你用什麼型態活著,重要的是你如何找到適合的生活之道

莊子妻死,惠子弔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像是莊子這樣的人,確實存在這個世界上,當一個人能夠通達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之後,才有辦法去找尋與人相處的距離與方法。

喜愛孤獨的人,沉靜在正念冥想裡,生活處處是禪機,心靈豐富而美滿;喜愛與人交際的人,從與人對談、交流之中獲得飽滿的喜悅,又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近年來,正念冥想的論文很夯,許多疾病都能透過正念冥想來治癒,但我就是一個打坐會睡著的人,又何必要逼我打坐呢?

看看棒球,沉浸在球賽的刺激感當中、寫寫文章,把自己信奉的理念分享給懂我的讀者,比起正念冥想,更能讓我適應與安頓,找到自己適合活下去的方式,我覺得才是困難卻重要的事情。

推薦閱讀:「為什麼我特別依賴人?」關係最重要的課題,是覺察家庭對你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