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之間誰付帳單,考驗的不是面子或經濟能力,而是彼此間的互動,是否有達到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平衡關係?

前幾天,在主編 Audrey 的臉書上,看到了一篇探討 AA 制的文章,主編提出了一個我們對 AA 制的迷思:

「一個現代的情侶,就一定要採取 AA 制嗎?」

在關係中,我們有很多「大眾化」的觀念。譬如說,有男/女朋友就不該玩交友軟體、不該跟異性朋友出去、不該認識異性朋友,但這些觀念我是反對的,我不喜歡我的交友圈被管,同樣也不喜歡管我伴侶的交友圈,除非今天對方是做出了逾矩的行為,否則我覺得沒有必要互相限制誰不能去認識誰。

AA 制也是一樣。我交往過比我大的女生,她那時候出社會了,而我還在讀書,出去玩她總是會出的比較多。我也有結交過請我吃大餐的女友,因為她有在打工,收入比較穩定,所以也就願意多花一些錢。而我也交過我需要多付出的女友,因為她的家裡管很嚴,又不准我和她交往,不給她零用錢,所以我就在她身上花了比較多的錢。

AA 制,只是一個「相對流行」的交往制度,說真的,兩個人的關係只要彼此好就好,外人又憑什麼去說別人的關係是錯誤的交往模式呢?

延伸閱讀:戀愛經濟學:「這餐你請,下餐我出」背後的隱形成本


圖片|Photo by René Ranisch on Unsplash

被濫用的關係權力

但是,這並不代表兩個人交往,就可以用各種「新穎的」口號來強迫伴侶配合一些對方不願意的事情。

我聽過這樣的故事,兩個人在一起,男方要求女方讓自己能嘗試「開放式關係」,但卻不准女方能有開放式關係,女方認為既然身為一個「新時代」的伴侶,就應該要讓對方去嘗試新世代的關係形式。但是說實在的,那個男生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性伴侶而已,卻冠上了一個冠冕堂皇的「開放式關係」,卻沒有真正弄清楚,所謂開放式關係的意涵為何?

因此,無論是 AA 制也好,交往後與其他人的人際界線也好,裡面都存在著太多的可能性跟變異性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別讓自己強迫接受某種「主流」的價值觀,而是在關係之中,與對方討論彼此的界線,什麼時候要誰多付一些錢、什麼時候可以允許伴侶和異性友人出去玩,我覺得都沒有標準答案。

最重要的還是在於說,兩個人能不能在彼此平衡的情況下,找出屬於彼此的互動關係。

如何找出彼此都能接受的關係?

當然,讀者讀到這裡,肯定會想說,既然我們腦海中已經深植了普羅大眾認定的某些價值體系,那麼又要如何和伴侶討論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價值觀呢?對於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會是:

「把自己和一般人不一樣的想法寫下來,然後拿出來和伴侶做一個核對。」

活在這個世界上,難免會慢慢知道這個社會中,對於愛情中的規範和禁忌是什麼。那麼,你認同哪些感情中的規範呢?又不認同哪些感情中的價值觀呢?我覺得個人對於這些事情要很清楚。

在弄清楚了之後,重要的就是拿出來和伴侶核對確認,弄清楚彼此可以接受的點是什麼,不能接受的點又是什麼,可以妥協的點在哪邊。就好像前面提到的 AA 制,有些人就可以用「互相請客」的方式來實踐,有些人則是在逛夜市時,這一攤我先付錢,下一攤你再付錢,不必算得那麼仔細。

同樣的一個潛規則,在不同人實踐起來,也會有不同的結果,所以真正重要的是,找到你們認可的相處模式,而別完全順應這個社會認定應有的相處模式。

處理關係中敏感議題的三步驟

1. 陳列

對你而言,你在一段關係之中,有哪些議題是你認為敏感的呢?不妨用記事本寫下來吧。譬如說,你認為出去玩的時候,金錢分配很重要,那就把你認為合適的金錢分配方式列出來。

請記得,要多列幾種可能的方式,盡可能地想出幾種你能夠接受的方式,以便在討論時能有更多的彈性空間。

2. 討論

在討論問題時,請謹記「和平討論」的原則:不指責、不翻舊帳,依照 John Gottman 所說的,把情緒停留在中性盒子之中,然後如實地把你的想法講出來。

彼此可以就陳列的內容作一些修改,找到彼此可以嘗試看看的方式,可以保留不只一種方法,如果這種方法不行,還有其他方式可以做調整。

盡可能保持多種討論的結果,不要只保留一種結果照表操課,這樣會在實踐時變得很沒有彈性。

3.給予希望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談論討論時給予對方希望的重要性。在關係中的敏感議題也是如此,除非是完全不能接受的點,不然盡可能地保留一些希望感給對方,讓對方的需求有被實踐的可能,即便需要時間也沒關係。

可以讓對方知道,給你時間,你會嘗試看看對方提出來的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請記得,討論的態度,越是不把話說死,就越有可能達到雙方都能接受的平衡。

同場加映:「重點是讓我感覺你還愛我」,「希望感」是最重要的關係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