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時間會帶來磨合,使得一些問題會獲得解決。但總有一兩個問題懸而未解,像個地雷存在在伴侶之間。

我曾在文章裡寫過,根據婚姻專家 John Gottman 的觀察,有 69% 的情侶間,存在著無法解決的問題。

在女人迷主編 Audrey 的邀請之下,我今天想和大家來聊聊,面對情侶之間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們可以怎麼做呢?

那些,不能 100% 滿足的愛

村上春樹寫過一篇極短篇的小說,《遇見 100% 的女孩》,但在這世界上,何曾存在過 100% 讓人滿意的人呢?佛家總是說要修練,要練到無我、練到無欲無求,但對凡夫俗子而言,一句「你的慾望應該要少一點」似乎太過空泛而不切實際了。

情侶之間,有太多事情是可以吵的了:金錢的價值觀、穿搭的風格、對於居家乾淨的程度,乃至於更為隱私的床事,甚至是當伴侶罹患了重病,你還有沒有那份心,可以陪伴在對方身旁走下去?對於愛情的忠誠、誓言,往往會隨著時移境遷,留下一種國破山河在的感慨。

同場加映:關係心理學:這 12 種過度期待,最容易破壞親密關係

有人說,交往就是要尊重對方原本的樣子,彼此都不能改變對方,那這樣的關係就會長久;但不知這麼說的人可曾想過,從交往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在改變對方了:原本起床不會特別和某個人說早安的,交往後便漸漸有了這個習慣;本來吃飯總是一個人吃的,卻因為對方而開始兩個人一起用餐。這些何嘗不是改變呢?

然而,我喜歡的對方不一定喜歡,對方喜歡的我不一定喜歡,那些不能互相 100% 滿足的愛,即便許多人都說「各退一步」就好,但若是如此簡單,那何須這麼多文章、書籍、感情諮詢存在這世上呢?

那 69% 中能夠存活下去的愛,是什麼模樣

在讀 John Gottman 的書籍時,最讓我感興趣的點,莫過於關係良好的伴侶吵架時的樣子。Gottman 把情侶吵架時的情緒分乘三種:正向盒子、中性盒子、負向盒子。Gottman 說,他從來沒看過有情侶在爭執時,能夠停留在正向盒子裡的,試著想想看,當你在和你的伴侶吵架時,你有可能說出「哇,你行程規劃的真的太好了,要是事先檢查輪胎胎壓夠不夠,沒有爆胎的話那就更棒了。」這樣的話嗎?這聽起來反而比較像是嘲諷吧。

什麼是正向盒子、中性盒子、負向盒子呢?舉一個例子來說好了。許多情侶都會對於馬桶蓋要不要蓋這件事情起爭執,正向盒子的伴侶會說「你好棒,有想到蓋著可能會有灰塵卡在上面,但我還是不同意你的說法。」Gottman 說,這是在爭執時不太可能出現的對話。但是關係好的伴侶,卻能夠在爭執時,把情緒停留在中性盒子裡。什麼是中性盒子?那就是彼此能夠說出一些不正面也不負面的話,譬如說:「我的想法是,我會希望上完廁所之後馬桶蓋可以掀起來,我覺得這樣灰塵才不會掉在上面。」而負向盒子的伴侶則會說出負面的話語:「幹,我說過多少次了,馬桶蓋要記得先起來,為什麼你就是聽不懂?」這樣的伴侶,往往都會劍拔弩張,吵得一發不可收拾。

事實上,在依附的研究當中,也得到了類似的結果。有安全感的伴侶在爭執時,他們的腎上腺素並不會因為爭執而飆高,能夠心平氣和地說話;反之,沒有安全感的伴侶,則會陷入戰或逃的狀態:腎上腺素標高,開啟戰鬥或防禦的模式。

同場加映:溫柔,是一種長期被忽視的人際技巧

那麼,到底為什麼有些人可以維持在平靜的模式裡,有些人卻會陷入戰鬥模式呢?這是因為,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有些人沒有得到充分的安全感,也就是遇到危機時,照顧者無法適時出現、敏感察覺他們的需求、給予他們所需要的支持,也因此,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便無法獲得充足的安全感,使得自己不斷身陷危機當中,下丘腦-垂體-腎上腺軸(HPA 軸)不斷處於戰或逃的狀態,沒能獲得舒緩。也因此,在長大之後,他們一旦遇到關係之間有可能起爭執的事情,便很容易打開他們的 HPA 軸線、腎上腺素飆高,進而進入戰鬥狀態,要不是開始吵了起來,就是封起心牆躲起來不願多談。


圖片|來源

在爭執當中,希望感很重要

那麼,面對感情中那些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經歷了這麼多段感情之後,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一個「我期望的改變,有可能被實現」的希望感。

在兩個人劍拔弩張的時候,要彼此各退一步,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往往是有一方越是焦慮於另一方不願意妥協,湧起許多激烈的情緒,希望對方藉此讓對方退縮,但反而使得被勒得很緊的那一方,努力想要掙脫掌控,拒絕與對方妥協;又或者是,彼此都在互相談條件,你要這個我要那個,你不答應我我就也不答應你,無論是金錢、旅行、購物、用餐、同居、雙方父母等等的問題,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當雙方都看不到改變的可能性時,就會讓彼此的關係變得越是緊繃,也越不可能談出一個妥協的結局。

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的腎上腺素大量的分泌,彼此也處在負向盒子裡,要如何解套?需要的就是讓彼此回到中性盒子裡。

試著想想看,在你對一件事情近乎絕望的時候,你會怎麼做?要嘛就是大聲怒吼、努力爭執,要嘛就是放棄不管、擺爛無視,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談出好的結論呢?但那些關係好的伴侶,之所以能夠關係好,之所以能夠待在中性盒子裡,那似乎也代表著,他們的回應不會讓伴侶感到絕望,而是有一些商量、轉圜的空間,對我而言,那就是希望,一段關係要走下去,最重要的就是對這段關係還懷抱著希望。

那麼,具體而言,要如何給出伴侶希望感呢?就是讓伴侶知道,我之所以這樣說,有我的原因跟道理;而你之所以這樣說,我可以理解你也有你的原因跟道理,因此,我尊重你的想法,也試著讓你的願望有可能被達成。就以接送上下班這件例子來說好了,有些女生可能喜歡被呵護的感覺,希望下班的時候男朋友能夠來接她;但對男生來說,男生下班後也已經很累了,要特地去接女生不但不順路,而且很花體力。

你會喜歡:塔羅占卜|想走得更久一點:我和他,有哪些地方需要磨合?

這時候,斷然拒絕對方的要求,可能會讓對方感受到不被愛,但完全接受對方的要求,又會讓自己的感受被犧牲,這時候,給出希望感的話,或許就是「我了解你想被照顧的感覺,但同時我下班的時候很累,特地去接你可能也會很危險,不然這樣好了,有時候我上班沒那麼累的話,我可以去接你下班,然後一起去吃晚餐、去兜風,但可能沒有辦法常常去接你下班,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感受。」說明自己了解對方的感受、讓對方的需求有可能被滿足、但也讓對方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滿足對方 100% 的需求,比起完全拒絕對方的需求、責怪對方根本在無理取鬧,更能讓彼此的爭端有可能不被觸發,讓對方獲得需求被滿足的希望與可能性。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粉專 Psydetective-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