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炮的動機百百種,而其中的一個變因,是你的依附關係。然而不同種類的依附者,會有什麼樣的約炮模式呢?

關於約炮,對於很少接觸過這個議題的人來說,或許會很難理解,為什麼有些人可以性愛分離呢?難道和陌生人上床不會覺得怪怪的嗎?今天,我就要從我熟知的依附研究,來談談約砲的人的動機是什麼。

在 Helen Fisher 的 TED 演講中有提到,我們大腦中戀愛、性慾、依附的三個腦區,並非緊緊相連的,如果從她的觀點來看,會去約炮的人,或許就是這三個腦區比較不相連的那些人,這是先天的部分;然而,我們知道,後天的社會對我們的影響也是很大的,除了社會價值觀之外,一個人的依附類型,也會影響到一個人是否會去約炮的可能性。

在過去的研究中,並沒有任何研究提出哪種依附類型比較容易去約炮,僅僅針對約炮者所屬的類型與約炮者去約炮的動機作出研究,因此千萬不要覺得某某人是什麼類型,就一定比較會或不會約炮喔。

害怕孤寂的焦慮依附者

對於焦慮依附者而言,他們會選擇約炮,是因為透過肉體的接觸,可以讓他們達到親密的感覺。焦慮依附者是所有類型依附者當中,最容易把壓力放大的一群人,正因為他們的壓力比較大,而擁抱、愛撫等,又可以分泌催產素(oxytocin),減少他們的壓力,因此,對於會約砲的焦慮依附者而言,他們約炮的動機之一,可能是為了降低壓力、得到舒適感。

推薦閱讀:天冷想抱抱!調情心理學:為什麼「抱睡」比做愛更有幸福感?

有一份研究是這樣的,他們要測量分手後不同依附類型的調適情況,結果發現,焦慮依附的人比較容易不斷反芻(ruminate)失戀的傷痕,比較難走出失戀傷痛,因此,他們會透過許多短暫的籃板球式戀愛(rebound,剛跟前任分手馬上找的備胎情人)來讓自己暫時好過一些;另一份研究則提到,焦慮依附者當中的女性比較容易出現用性換愛的情況,她們認為將肉體獻給男方,就能夠獲得被愛的回報。而這個研究也證實了,焦慮依附約炮的可能原因,是來自於「依附系統的警鈴大響,使得他們必須要透過這些暫時的關係找到暫時的安全避風港」。

就焦慮依附的約炮者而言,我會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裡面的郭曉奇為例,她是一個被李國華拋棄的女生,在她被李國華拋棄了之後,她開始去約炮,為什麼會如此呢?書中說到,她希望從肉體的交纏中得到關愛,這就是上面提到的籃板球式戀愛,曉奇失去自己所愛的人,因而感到非常痛苦,她希望能有個暫時棲身之處,所以不斷地透過肉體關係來換取暫時停靠的地方。就我自己聽過的約炮者的故事,比較偏向「找人取暖」的人,通常也是焦慮依附者,儘管沒有在一起,但透過身體的交纏,確實會讓他們在分手調適上過得比較好一些。

事實上,這份研究並不是到此為止而已。焦慮依附者雖然比較有可能需要籃板球式戀愛,而且也得花很長的時間走出分手,但他們卻是在所有依附類型(包含安全依附)當中,在經歷分手兩年後,最能從分手當中獲得意義感的人,也許這就是因為他們能夠不斷地找到暫時的避風港,讓他們避免長期處在壓力當中,因而能夠從分手中成長吧。


圖片|來源

喜歡蜻蜓點水的逃避依附

在過去的研究中發現,有一些逃避依附的人,確實會常常出現在約炮市場上,但她們之所以選擇約炮,和焦慮依附是不同的。她們要的不是暫時的止痛劑,而是單純想要享受暫時性的關係(casual sex)帶來的性愛歡愉。

對逃避依附者而言,她們不喜歡和別人深交,因此也比較難進入一段關係,再與伴侶發生性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約炮就成了她們的一個選項了。事實上,就過去的研究發現,其實逃避依附發生性行為的比例,比其他依附類型來的低,一來是她們比較喜歡自己來,因為自己來比較能帶來控制感——逃避依附行事一向獨立,對於性也是如此—而逃避依附在有伴侶的時候,依然比其他依附類型容易約炮,這是因為他們傾向和其他人保持距離,和伴侶做愛有可能會讓她們與伴侶變得更加親近,因此,她們寧願選擇一夜情,還好過於跟伴侶做愛。

推薦閱讀:交友軟體心理學:為什麼我們想被 like,又不想呈現真實自我?

在電影《夏戀 500 日》當中,女主角 Summer 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她和男主角雖然看似曖昧,也會上床,但卻從來沒有和男主角走入正式的關係之中。其實,Summer 就是一個偏向逃避依附的人,逃避依附者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和一個人建立長期穩定的關係,對他們來說是令人懼怕的。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他們學到了,唯有保護好自己、不要輕易相信別人,所以他們比較容易與人維持在曖昧不明的狀態之下,就像 Summer 在電影中表現出來的樣貌一般,始終都和男主角維持著這樣的關係。事實上,還有一個比較有趣的研究結果發現,逃避依附者在做愛之前,比較少會做出愛撫等前戲,這也是因為前戲會讓彼此的感情變得更緊密,但逃避依附者對於與他人靠近是害怕的,因此也就比較少做出前戲了。

善於拿捏界線的安全依附

上述關於焦慮依附和逃避依附的研究結果,我大多是參考《Attachment in Adulthood, Second Edition : Structure, Dynamics, and Change》這本書當中的研究成果;然而,這本書裡面並未提到安全依附,而事實上,因為安全依附過得太好了,單純只是想約就約、可以接受約炮就約,所以在依附研究中很少被拿出來討論,因此,在這裡,我將用安全依附的本質來推論安全依附者選擇約炮的原因。

安全依附者很能和別人維持界線,當她們想和某個人靠近時,她們可以很自在地靠近那個人;當他們想要切斷某段關係時,也能夠用較少的壓力離開一段關係。因此,如果一個安全依附者想要約炮的話,有可能是她們有一些情感或性方面的需求,但卻不能找到合適的人建立關係:例如還沒遇到合適的人、短期內要出國讀書、單純因為好奇想嘗試看看等等,比較不會是為了抓住浮木式,或是想要蜻蜓點水來單純解決慾望而已。

事實上,在美國的大學生當中,約炮是很常見的事情,光是和朋友發生性關係(Friend with Benefit)就高達 50% 了,更別說約炮的比例有多高了,許多電影裡面出現的場景,例如《雨天.紐約》當中的艾希莉,遇到了崇拜的男星就自然而然地和對方上床,就可以看出美國對於性開放的程度是非常廣的,電影呈現的正是他們的日常生活。既然焦慮依附和逃避依附分別只佔世界上的 20%~25%,那麼剩下的 50% 左右,屬於安全依附的人,他們之所以選擇約炮,就只是他們單純想約而約而已,就好像我曾聽過某個安全依附的朋友說的:「既然我和她都單身,我也還沒遇到想交往的對象,那麼透過固炮享受性愛,不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由此可知,善於拿捏人際界線的安全型依附,他們約砲的動機就是如此的簡單易懂了。

同場加映:《雨天.紐約》劈腿心理學:最傷害關係的,是再也無法彼此信任

無論你是不是一個會約砲的人,對於約炮又抱持什麼樣的看法,那都是個人的自由選擇,但透過了解不同依附型態者當中選擇去約炮的可能動機,將能讓我們對於依附型態和性這件事情,能夠有著多一層的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