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你的伴侶,也是到了床上就會化為女王、奴隸、野獸的人嗎?究竟在什麼情況下,Dirty Talk 會增進情趣呢?

前幾天,我們在後台收到這樣一條留言:

「KY小姐姐好啊,最近我和談了大半年的男友同居了,有件事讓我很困惑。男友平時很有禮貌,文質彬彬,但在性生活時好像變了個人,飆髒話、爆粗口。我上網查了查,有人說這算 Dirty Talk,是正常情況,但都沒怎麼講清楚,不知道 KY 能不能寫寫。」

髒話、帶有攻擊性的語言,通常會破壞人際關係,但事情總有特例。要更準確地理解它們,還是要放在特定的情境下去考察。所以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親密關係中的「污言穢語」——

什麼是 Dirty talk?

Dirty talk 可譯作下流話、髒話、污話等,但似乎就沒了這個詞本身帶有的性愛意味,就像「老司機」被譯作 an experienced driver 同樣沒有了神韻⋯⋯所以在今天的文章中,我們就把它稱為 DT 吧。

有時候,DT 並不發生在性活動的過程中,可能是對快要追到的人的一種「撩」。


圖片|作者提供

可能是黃色笑話,可能是帶有性意味的暱稱,也可能是尺度大一些的土味情話。比如充滿生活氣息的:


圖片|作者提供

比如極具文藝範兒的:


圖片|作者提供

研究發現,這類語言表達對關係的發展有所促進。它能讓關係變得輕鬆調皮,拉進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推薦閱讀:「和你在一起的時光都在大笑」研究:情侶之間相處愈幼稚,感情會越好

比如在一對男女在剛開始接觸對方的前期,互有好感。這時恰當地開個車、調個情,能夠不魯莽地傳遞自己對對方的性趣,還能迅速拉近彼此的距離。據說,在約會前期,這樣的互撩是令人感到享受和浪漫的。


圖片|作者提供

當然,是否對關係有幫助的關鍵在於:這種好感和性吸引是雙向的。如果只有一方對另一方表達了性好感,可能就變成性騷擾了。延伸閱讀:言論審查、性侵笑梗、男性受害者現身:寫在《博恩站起來》引起正反討論之後
 
同時,使用時一定要注意尺度,尊重對方。不然,可能就「翻車了」⋯⋯。

「撩騷話」,算是 DT 最不「污」的一種形式了。更多情況下,DT 是在性互動的過程中說出來的。
 
在這種情形下,DT 有不少近義詞,比如 Erotic Talk、Sex Talk、Pillow Talk 等。

求知欲極強的學者們,沒有放過對這一類人類最私密的語言的研究。
 
來自西雪梨大學的研究者從社交媒體上招募了 95 位參與者,邀請他們寫出自己和伴侶在性愛過程中會說的話,再請他們自由提供他們覺得其他人在性愛過程中可能說出的話,最後搜集到了 569 種性過程中的語言表達內容。

研究者將其分類總結,得出了下面兩種類型的 DT(Jonason,Betteridge, & Kneebone, 2016):

第一類 DT:性行為過程中,雙方對性愛互動狀態的表達

這類 DT 被稱為「互利式」的(mutualistic),是雙方為了讓性活動開展地更好而共同作出的努力。
 
這一類又被劃分為了 4 個子類型,下面來看看具體例子(保留著原句,大家自己品味吧⋯⋯。)


圖片|作者提供

有些人覺得這哪算是 DT,只是性生活中必要的交流,說起來自然流暢;但也有一些人覺得這些話太過令人害羞,怎麼也說不出口⋯⋯。

實際上,肯定自身的性需求,與伴侶開展積極的性溝通,有助於個人的心理健康和關係的發展。研究表明,伴侶在性活動中進行語言溝通的程度與性滿意度成正向相關(Brogan, Fiore, &Wrench, 2009)。

也就是說,性活動過程中,說得越多,滿意度越高哦(蓋著棉被純聊天是不行的)!

不過,在傳統觀念裡,性是私密的、不潔的,有些人常常壓抑自己的性需求;在這樣談性色變的環境下,表達性、享受性甚至成了道德敗壞的表現⋯⋯所以,很多人因為自己的性欲而感到羞恥,這自然有礙於兩個人在性活動中正常地交流和溝通。同場加映:喜歡面對面姿勢、做愛完要抱抱我!性愛人格有 11 種,你是哪一個?


圖片|作者提供

在這裡,KY 君鼓勵大家放下性羞恥:

性可以是一個人的,也可以是兩個人的。

當兩個人參與其中,想要收獲美好的體驗,良好溝通和共同努力是少不了的。

所以,再回頭品品這類 DT⋯⋯其中是不是有自我感受和欲望的直接表達,有給對方的積極回應,有加強親密感的肯定,這些話自然對性生活質量有積極影響。

前方快車預警

下面請大家繫好安全帶,來看下一類內容:

第二類 DT:性行為過程中,對個人特殊慾望的表達

這類 DT 被稱為個人主義的(individualistic),偏重表達個人內心的某些特殊想法和欲望,又被劃分為 4 個子類,下面看具體例子(同樣保留著原句,大家自己品味吧⋯⋯。)


圖片|作者提供

這些內容無疑是 DT 中最 dirty 的部分:有禁語,有貶低和辱罵,有攻擊性的暴力表達,有難以被常人接受的扭曲想像,等等。

這類話語在通常的語境中算是暴力言行,但 DT 中的這一類語言內容與性暴力是有著明確的區別的。

在性暴力中,承受暴力的人被剝奪了自己的自主決定權,在沒有知情同意、不是自主自願的情況下被施暴,並沒有權利喊停——在發出抗議和抗爭後仍會被被繼續施暴;而 DT 的參與者是在雙方都認為這種行動可以增強性快感,雙方都自主自願、共同作出選擇。是知情同意的前提下開展的,並且在自己感到不適的時候,隨時有權利喊停。

在坦誠溝通之後,在互相尊重之中,伴侶之間說 DT 完全可以成為平等互惠的互動方式,給雙方帶來快感和增益。

那有人會疑惑了:為什麼有人要通過這類 DT 獲得快感?

細看這類 DT,你會發現這些內容包含著強烈的權力意味。生活中有許多不同的權力關係,會對人的心理造成不同的影響。通過這類 DT,有些人可以調節現實的權力關係對自身造成的心理影響,從而感到某些快感和隱秘的價值感。

這一類的 DT 存在也是因為有用戶需求存在。在知情同意的前提下,DT 只是人的一種性偏好而已。

說到這裡,你是否對 DT 有了新的認識,是否想要嘗試一下?你會喜歡:誰說女人不能掌握愛的節奏!我想戀愛,也想做愛
 
不要急,大家嘗試之前請仔細閱讀以下這些注意點(Amor,2016):


圖片|作者提供

今晚的車程就到此結束了。
 
希望大家能更開放地看待 DT,在實踐中一定記得:真誠的溝通和知情同意的原則。
 
只有這樣,Dirty Talk 才會是兩人之間的真正的「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