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年日本で始まった#Kutoo運動は、2020年4月までに別の進歩を遂げました:日本航空は、長ズボンとハイヒールの着用を強制しない女性客室乗務員をオープンしました。

「日本企業必須改掉要求女性穿高跟鞋和裙子上班的習慣! 」

2019 年,演員石川優實在 Twitter 上的一則貼文,讓近 29 萬名網友認同轉發,她號召女性響應 #Kutoo 運動(結合性騷擾的 #Metoo 與日文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的發音),要求日本企業廢止要求女性穿高跟鞋。 這場宣示女性意識的活動,卻得到日本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的回應:不會禁止企業的服裝規定,但若讓受傷員工穿高跟鞋上班,則是濫用職權。 同時,他也提到,目前社會上還是認為女性在工作場合穿高跟鞋是必要且恰當的。 延伸閱讀:性別快訊|日本女性發起 #KuToo 運動:抵制穿高跟鞋上班限制

看似沒有獲得企業響應支持的活動,到 2020 年四月有了另一進展。

日本航空公司在 3 月 26 日宣布,將於 4 月 1 日開放女性空服員穿著長褲上班,也不強制穿著高跟鞋,日本航空成為日本首家響應 #Kutoo 運動的企業,近 6,000 名女性員工得以自由選擇穿著。

這項改變,不僅僅是為了回應 #Kutoo 運動,更是為了創造多元的工作環境。

航空業服裝解禁背後的意義

在日本航空以前,其他國家航空公司的服裝規定早已紛紛解禁。

2014 年,維珍航空就設計出女式長褲,並且無強制規定女性化妝;英國航空及意大利航空也開放女性空服員穿著褲裝;而在2020 年,愛爾蘭航空公司推出新制服,首度加入褲裝的選項,空服員也能選擇要穿高跟鞋或平底鞋。

諸多航空公司開放女性穿搭的舉動,不只意味女性的自主權前進了一步,更意味「女性空服員」的角色,不再以「引人遐想」「服務大眾眼光」為目的,亦拒絕將女性身體與性感掛鉤,讓空服員都專注在他們的工作,用行動體現專業。

然而「增加褲裝選項」這樣就夠了嗎?

事實上除了航空業,許多以服務餐飲業仍舊將各種情感勞動,強行加諸在女性員工身上,用各種服儀規定要求女性做額外的工作,要求女性必須化妝、如果有近視還必須戴隱形眼鏡,禁止戴眼鏡。

日本就有在餐飲業工作的女性表示,自己就曾被告知不能戴眼鏡,因為看起來很沒有禮貌。


圖片|愛爾蘭航空

開放女性穿著褲裝,日本 #Kutoo 的一大進步?

好了,那接下來我們可以持續期待,日本企業紛紛跟進,讓女性自由選擇穿著嗎? 根據英國衛報報導,其實日本航空的舉動,並沒有掀起太多漣漪,日本多家銀行或航空業,還是要求女性穿著高跟鞋。

#Kutoo 運動後,另一項去年的調查表示,仍舊有 60% 的女性曾經被告知要穿高跟鞋,或者目睹其他女性員工被要求穿上高跟鞋。 而超過 80% 的人表示,鞋子曾經造成他們身體上的傷害。

航空業服裝解禁的意義,除了自由、多元,還有更重要的,是停止讓女性肩負情感勞動的工作,讓職場回歸專業。 真正多元的職場,理當是讓每個人都能發展個人潛能,運用在不同工作項目上,但不是用性別去區分,歸納哪一種性別比較細心、哪一種性別比較外向,然後將不恰當的規定與需求強加在他人身上。

我們可以對日本航空公司的新制表示樂觀,但是持續對不同行業女性的現況保持關注,鬆綁加諸於女性身上的刻板印象:必須溫柔、必須透過化妝與高跟鞋來呈現禮貌。 同時下一步,我們可以更積極想像一個多元共融的職場,是不以性別劃分,而是尊重每個人的認同與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