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品格教育總是會教育我們不能說謊。但說謊一定是黑,誠實一定是白嗎?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發現自己沒有辦法說謊話,內心的話如洪水般滾滾而出,那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你也許會很直白的跟別人說,對,我就是討厭你,你長相那麼奇怪;也可能很坦誠的跟別人說,我很相信你,我真實了解你對我的一切關懷,都是為了我好。

《政客誠實中》,正是一部這樣的電影,故事裡面描述了一名政客朱尚淑,原先因為善於偽裝與表演,吸引了許多選民的支持,為了選票,謊造奶奶已經過世了,用奶奶的名義蓋了棟學校、為了表現出親民的樣子,故意把鞋子弄髒,住在破舊的公寓裡,實際上住的是隱藏起來的豪宅,過著奢華的生活。

然而,她最初出來參選的初衷,其實是為了選民服務的,她卻漸漸忘了這個初衷,直到某一天,她那個被她藏在深山裡頭,偽裝成已經過世的奶奶,終於看不下去了,對上天許了一個願望,從此之後,她變成了一個無法說謊的人:「國民變聰明的話,我會很頭痛呢!」「明知道要成為人民的左右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推薦閱讀:吞下誠實豆沙包的 IG 帳號:我其實有時間,但想到要跟你出去就很忙


圖片|車庫娛樂 提供

說實話,真的會讓世界變得更好嗎?

然而,看完這部電影之後,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如果人們都說實話的話,這個世界真的會變得更好嗎?

雖然片中透過讓朱尚淑不斷地說實話來製造搞笑的橋段,也讓觀眾一面大笑,一面把對政客的不滿投射到電影裡面,而這部電影,也確實提到了誠實的一些好處:「勇敢坦承自己曾經收賄並退還給對方」、「坦白自己確實不知道,自己做的一些決策,到底是不是為人民好」,但如果在任何場合,我們都只能說實話,真的會是一件好事嗎?

朱尚淑把那個口中「要媳婦嫁進門就該聽婆婆的話」的婆婆罵出門的畫面確實很療癒,也狠狠的打臉父權主義一巴掌,但對於丈夫不斷用嫌惡的口氣說話,這樣真的會帶來好的夫妻關係嗎?

在這裡,電影也讓我們看到了,其實誠實是很一體兩面,需要看情況決定的事情。

而事實上,世界上就存在著一種天生無法說謊的人,也就是和我一樣的亞斯伯格症患者們,必須很努力的學習,才能學會一些一般人認為很基礎的「謊言」。

記得在我小時候,我就是那個會不斷說出實話的人:搭計程車的時候,司機闖紅燈,我會對媽媽說:「媽媽,你不是說不能闖紅燈,司機怎麼可以闖?」覺得媽媽嘴巴很臭,就會忍不住跟媽媽說:「媽媽,你的嘴巴好臭喔!」甚至因為媽媽私下說親戚壞話,表面上卻又只跟親戚說客套話,而直接把親戚拉過來跟媽媽對峙,要她們把事情講清楚。

小時候的我,就是無法容忍不誠實的事情發生。

確實,有時候我們需要誠實,像是以計程車司機的例子為例,如果大家都在闖紅燈的話,這個世界確實會變得很危險;但說話也有說話的技巧,可以善意提醒司機說「我們不急,請你慢慢來就好。」

然而面對他人的口臭、禿頭、肥胖等等,雖然可能就社會主流價值而言不美觀,但直接說出來就是一件很傷人的事情,在這樣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要忽略這些事實,如果非要提不可,可能也是在對方可以改變的前提下,委婉告訴對方。

推薦閱讀:52 赫茲的孤獨!讀《我與我的隱形魔物》:你願意接受我的不同嗎


圖片|車庫娛樂 提供

善良,其實是一種選擇

經歷了無法說謊的朱尚淑,在奶奶過世的那一刻,她又恢復了可以說謊的能力了,只是她並沒有讓周遭的人知道。她想起了奶奶在生前告訴她的,當初要她從政的目的是良善的,而她在政界飄盪已久,逐漸忘卻了自己的初衷。

於是她,開始選擇了善良。她偽裝著自己其實仍然沒有恢復的事實,一方面保住了她奶奶的遺體被懷疑者破壞的可能,或許也讓自己逃過了以奶奶早已亡故、詐欺選民騙票的事實;但她同時也決定,要重拾她從政的初衷。

她來到了以奶奶名義所蓋的大學,見了那位因為體制而跳樓自殺昏迷不醒的孩子的母親,並答應要終生支付她孩子善款;同時也為了自己做過的一些事情入監服刑,從此之後改頭換面,出獄後參選首爾市長;也讓丈夫與兒子在被蒙在鼓裡的情況下,被迫聽她的「誠實話」,要讓自己前進,讓自己不再飯來張口衣來伸手。

身為一個亞斯伯格症患者,看了這部電影之後,格外的有感觸,也讓我看見了許多自己小時候的影子:完全的真實,並不等於完全的善良。儘管真正的善是什麼,哲學家一直沒有答案,而「絕對的善」或許也不存在於世界上;但是在謊言與誠實之間,有許多論述的可能,要怎麼拿捏這一把尺,對每個人來說都不一樣,而這或許正是這部電影要我們去思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