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過死亡的意義是什麼嗎?我們很少談失去,然而如何生命終究會消逝,我們可以如何開啟這個話題?如何開始去思考這件事?

如果死亡是人生的盡頭,那麼活著的意義又是什麼?

這是一個我曾經思考過無數次的問題,每當我對人生陷入徬徨時,總會感到特別迷茫。

有些人,會透過宗教信仰來找到答案,但即便有著深厚宗教信仰的人,也不代表他們不會感到迷茫。只要活著,我們必然都會面對「生命意義」的議題。


圖片|來源

一位逝去的女孩,改變一個人的世界

Jemery Camp,一位過去我未曾聽過的歌手,在看過《依然相信》這部電影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真的有這位歌手的存在。

他的歌曲,在美國有極大的影響力,至今為止,他已經發行了七張唱片,其中有四張唱片經美國唱片業協會(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 RIAA)認證為金唱片,而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與他生命早期的一位女性有關:一位短暫與他結褵,死於癌症的女孩 Melissa Lynn Henning-Camp。

喜愛音樂的 Jemery Camp,在一場演唱會中結識了 Melissa,兩人很快地陷入了相戀之中。然而,一見鍾情的彼此並沒有因此而天長地久,很快的,Melissa 被診斷出了癌症,雖然在治療的過程中,癌細胞曾經消失無蹤,也讓原本篤信上帝的兩人,相信這是上帝給予的恩賜,並如願舉辦了婚禮。

然而,Melissa 的癌症最終還是復發了,且病情惡化的極為嚴重,最終在 2001 年病逝。

因為愛妻病逝的 Jemery Camp,一度對生命失去了意義感,直到有一天,他氣憤地砸爛了自己的吉他,才發現吉他內藏著 Melissa 留給他的一封信。

在這封信內,Melissa 要 Jemery Camp 持續地演奏吉他,讓更多的人受他的音樂所影響,使得 Jemery Camp 最終重新站了起來,將他對 Melissa 的愛,以及對上帝的愛寫了進去,開啟了他的創作之路,直到今天成為一位知名的歌手。

留在世間的情感,是死亡無法帶走的

對我而言,這樣的電影劇情雖然俗套了一些,但卻是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中的故事。

就像我也未曾想過,在 25 歲這一年,母親就會離我而去。

2018 年 6 月 13 日,我從兼職實習回家的路上,我弟弟突然打來一通電話,要我回家幫我找媽媽的健保卡,他要搭救護車送媽媽去醫院。

在我回到家裡之後,只見滿地的嘔吐物,以及雜亂無章的桌椅。我急忙請朋友載我到醫院急診室,看到的卻是蓋著白布的媽媽,以及趴在她身上哭泣的弟弟。

我拿著一張寫著「到院前死亡」的批價單,到急診室的櫃檯繳費。那是我人生至今最徬徨的一天。

在那一周裡,我經歷了分手、母親心肌梗塞猝死、全職實習被取消三件大事,讓我一度沉迷在賭博當中。

因為我不想回家,不想回去看我爸跟我弟弟處理喪事,所以 2018 年的世足賽,我幾乎天天都在運彩店裡度過。

我和我母親的關係,在我生前並不好。自從我開始鑽研依附關係之後,時常對我媽媽提出批評,對我而言,母親的離開,代表著我永遠無法和她修復我們之間的依附關係,儘管這可能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已經活到 58 歲的媽媽,又要如何改變她這一生當中習慣的信念與處世模式呢?

然而,這不代表我對母親是沒有感情的。研究依附理論的我深知,即便是一段不溫暖的依附關係,其中的羈絆依然會存在著。

在我母親過世之後,我聽了許多我父親的描述:原來從來不曾在我面前誇讚過我的母親,在外面總是會和一同為圖書館服務的志工說她的兒子很厲害在外面演講,她覺得很驕傲。

漸漸地,從我父親的口中,我重新地認識了我的母親,即便她已經不在了;漸漸地,我也慢慢放下對母親的敵意,在去年母親節的那天,我到母親的墓前為她祈禱,也為我自己祈禱,儘管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還存在著。

即便是邁向死亡的存在,我們依然能為世界帶來意義

雖然到現在為止,我對於信仰這條路,依然並非那麼篤定,有些朋友帶我去認識耶穌,而我或許也算是半個基督徒,但對於不可知的事情,我依然沒有完全百分之百的信仰。

不過,我相信的是,我們的存在,對這個世界是具有意義的,但這個意義是什麼,有時候是需要透過別人的角度來告訴我們的,就好像 Melissa 留給 Jemery Camp 的那封信一般。

去年,國北教心諮所和我、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開了一次會,告知為何她們認定我不適合做諮商師的原因。當然,在那樣的過程中,我是十分煎熬的;但我的朋友N告訴我,我的文字裡面有一種力量,那種力量是可以幫助到很多很多人的,說真的,他根本不在乎我是否能夠成為諮商師,即便我無法成為諮商師,依然無法抹滅我的文字所能帶給世間的力量。

所以,即便無法成為諮商師,至今,我依然不斷地在閱讀、不斷地在寫作、不斷地和編輯討論,我的文章要如何更加精進,能夠讓我的文字激勵更多的人、陪伴更多的人。

即使我們都終將逝去,但我們依然能為周遭的人留下意義,那樣的意義,是死亡無法抹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