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學生到養老院打工換宿,能碰撞出什麼火花?讓荷蘭的「跨代屋」告訴你!

文|蘇凡

近日朋友的 LINE 群組裡瘋傳一部影片,好多朋友還有阿姨、叔叔都說:「希望臺灣也能這樣。」點進去一看,原來是《文茜世界周報》的「世界最酷養老院 荷蘭推跨代屋」。

荷蘭跨代屋

故事從一個上 TED 年輕人 Jurrien Mentink 的演講開始,他說他不經意的一句話,卻改變了他的一生,那就是:「嗨,今天你好嗎?」

「我真的很驚訝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所能造成的重大影響。」當時還是大學生的他,開始了讓年輕學生到養老院打工換宿的計畫,意外地大受好評,無論是對於長者或年輕人而言,生命就此變得不同;而後也登上了英國泰唔士報的封面故事,排隊想要打工換宿的年輕學生更是兩年之後才輪得到。

難怪,許多人會瘋傳這一部影片,對照許多臺灣人對於養老院灰暗、沈重、悲苦的印象,荷蘭不一樣的養老院,翻轉了大部分人對養老院的認定,對於自己的老後生活也重燃起希望。(推薦閱讀:樹木希林教會我的事|徐譽庭:原來有一種老,可以如此讓人舒坦

當年輕人入住養老院後,長者們的話題改變了,變得八卦!

「他是不是有女朋友?」、「有留下來過夜嗎?」、「和上星期還是同一個嗎?」長者的生活不再是交替在醫療與病痛中,話題開始有各式各樣的新鮮事,同時也變得更有活力起來,年輕室友的出現,讓他們忘記歲月的沈重。

「你可能沒辦法給他們新的膝蓋,但是可以注射生命力。」

是的,我們稍微換位思考一下,誰不希望生活裡多些熱鬧呢?如同代間學習、BB醫生,快樂是可以感染的;長者的智慧、經驗也依舊存在,我們能藉由不同方式,去看見長者「能」的地方。而且會再次發現,原來快樂這麼簡單。

養老院的員工說:「我會陪伴老人15分鐘以上,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真正說到話,而不只是今天天氣如何、咖啡如何這些話題?」影片剪輯報導的荷蘭養老院,每一個地方都「打」到我們的內心裡,其實我們也很期待,有一天我們的社會也能如何融合、同理,養老院也不再悲情。(推薦閱讀:吳念真的老後哲學:我對生命想法很簡單,時間到了,就該離開了

目前許多機構、市政也有推出相似的服務,但推行不易,或許我們總是在讚賞其他國家的時候,也能來思考,如果在臺灣,到底要如何推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