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柯佳嬿,談談她的新劇《想見你》。

2016 年,柯佳嬿憑電視劇《必娶女人》而成為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得主。在台灣觀眾的眼裡,「柯佳嬿」是一個活在偶像劇裡的女演員,她的工作就是談戀愛,聽起來簡直太幸福,其新劇《想見你》雖然也是蘊含滿滿愛情劇體質。

但吸引柯佳嬿接演的原因卻是一人分飾兩角的表演挑戰性,還有劇本所散發的、讓她著迷的科幻感與故事魔力。

她說:「我很喜歡表演,我只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其實只要是演戲都可以,不管電視、電影,不同的劇種、角色⋯⋯我都會很想嘗試,只是目前找上門的劇本,多數還是都會愛情劇類型居多。」這於是造就了一般觀眾對於這個「柯佳嬿是永遠的愛情劇女主角」演員的認知。


圖片|《想見你》劇照

金鐘視后不怕沒戲演,怕沒愛情戲以外的劇本可演

其實柯佳嬿並不戀棧偶像劇女王這個寶座王位,她會檢視自己,會不會待在偶像劇這個舒適圈久了,反而可能會限制自己的成長與進步?所以如果能有特別的劇本和角色找上門,她都樂於嘗試。像當初她在查案劇型電影《目擊者》中飾演一個車禍受傷、後來又被分屍的悲慘角色,就是一次印象深刻的另類片型演出。

柯佳嬿說自己能演到《目擊者》是很開心的:「老實說拍戲當下的恐怖氣氛、拍攝過程一定是不舒服的,但是對一個演員來說,能演到的當下真的是覺得『太好了』。這樣以後應該就會有人知道,柯佳嬿是一個願意嘗試各種劇種和角色的演員、然後有新的會來找我演吧?未來幾年,很希望自己能夠接觸到更多愛情戲之外的各種多元戲劇,嘗試去做自我突破。」

金鐘視后柯佳嬿,現在不是怕沒有戲演,而是怕沒有愛情戲以外的戲可以演。畢竟演員的人生使命就是演繹各種人生面貌,而人生從來不會只有談戀愛而已。

人生不是偶像劇,沒有配樂和濾鏡

拍攝新劇讓柯佳嬿哭掉了非常多眼淚。

演戲時,演員難免要跟著角色進出在各種喜怒哀樂裡頭,才能進一步渲染觀眾。觀眾看到的是有音樂,有剪輯和夢幻濾鏡處理過後的戲劇,當然會很好哭,但實際上真正的表演環境裡是沒有那些東西的。演員演戲聽不到配樂、看不到有氣氛的畫面,問柯佳嬿該如何專心入戲?

柯佳嬿笑言:「雖然觀眾看到的是有音樂、有後製的完美影音畫面呈現,它們可以讓戲盡量變豐富。對演員來說,演戲就是要演得像生活一樣,在生活中難過的時候,沒有音樂你還是會想哭。真實的人生本來就不會幫我們做配樂或加濾鏡,但我們並不會因為這樣,感觸就變少。」


圖片|《想見你》劇照

一語道出專業演員要把戲演好的秘訣,就是認真體會真實人生,然後在戲裡反應對人生的感觸。 

實際與柯佳嬿接觸的當下,有種不可思議的魔幻寫實。她在電視裡和在真實世界裡所給人的感覺是一樣的:身材瘦削而臉神立體,態度輕鬆誠懇,還帶有一點幽默感,其實就是鄰家友人,但也真像是小資女孩從電視機裡面直接走出來那樣,讓人沒什麼距離感。戲裡看柯佳嬿,和戲外看她,似乎印證了這個女子的樸質本色。(延伸閱讀:十年演員,三十女人!專訪柯佳嬿:演戲讓我踏出框住自己的舒適圈

人生要平淡,職涯再突破

這個女演員還真的不打算讓自己的生命如戲那般轟轟烈烈。演了那麼多偶像劇,柯佳嬿對自己的真實人生反而沒有刻意有什麼理想性的追逐或計畫:「沒拍戲的時候,我不是個會想太多的人,就把生活過好就好。我演過太多太戲劇性的東西,真實人生的話,我覺得還是平平淡淡,快樂就好。倒是在演戲工作上,我會期待最好能有更多變化。剛剛有提到,我目前拍過的戲是以愛情戲居多,接下來,我會非常想要拍別的。還是希望有機會讓大家看到我的其他面向。也許我不用每一次都是用這麼美好的樣子,出現在大家面前。」

細想柯佳嬿每次演戲,角色都是介於平凡以上、卓越未滿。而這次在《想見你》裡卻分別飾演了真正平凡和真正優秀的兩個角色,其實已經有著漸進式的自我突破。


​​​​​​​圖片|《想見你》劇照

接演《想見你》也是柯佳嬿磨練自身演技的一大試煉。劇中柯佳嬿所飾演的台北上班族黃雨萱是個獨立自主新女性,另外她還分飾第二個角色是來自於台南的女高中生陳韻如。陳韻如則是個害羞內向、沒自信的女孩子。

柯佳嬿變換在兩個角色之間,需跨越非常大的表演幅度:陳韻如要怯懦、黃雨萱要囂張,若她演得太收或太放,可能都會招致被厭女的風險。

但身為一個偶像劇女主角,可不能討人厭啊。掌握之間的份際,本來對柯佳嬿就不難,看她把「必取女人」演成《必娶女人》就知道,柯佳嬿就是有辦法,讓一個擁有被討厭的勇氣的女人,演到最後討人喜歡。

接受與擁抱自己的黑暗面,反而更懂美好的可貴

柯佳嬿年輕時當過幼稚園老師,陪著孩子度過童年,如今成為一個女演員,也拍了許多讓觀眾少女心噴發的戲。似乎打從進入職場開始,柯佳嬿所呈現出來的、所觸碰到的,都是人性裡面最至情至性的真善美部分,難怪會被當成美好戲劇的守護者。

但柯佳嬿卻一直都瞭解,人是會有黑暗面的:「我其實蠻能夠坦然接受我自己的優點或缺點,他們都是我的一部份,這就是我。我不會覺得柯佳嬿呈現出來的,一定都要事事完美、幸福美滿。完全的美好聽起來太假了,反而我覺得就是因為真的坦然接受自己不完美的部分,才更能夠珍惜跟瞭解美好的部分。這讓我在演戲的時候更懂得要怎麼把它們呈現出來、也更懂得享受它們。」沒有人能光明正面的過一輩子,柯佳嬿深諳此道,透過平等正視自身黑暗與光明面,從中取得人生的平衡。 

新劇《想見你》就不是一齣一直陽光普照的偶像劇。拍攝期間柯佳嬿也得跟飾演角色的陰暗面相處,悲傷的情緒也多。回憶起來,柯佳嬿說這真的是她最多哭戲的一齣戲:「我光是看劇本的時候就已經很有感覺、會掉眼淚了,何況是當下在演的時候,情緒一定是比單看劇本的時候更多、更滿、更重。很多是我原本沒想到會那麼痛的地方,拍的當下演起來好有共鳴、被扎得哭得很慘,情緒之重,是到連導演都驚訝的地步。」

接受與擁抱他人的黑暗面,成為反饋給觀眾的職人使命

尤其是柯佳嬿這次挑戰演出一個怯懦的厭世少女,柯佳嬿坦言演繹這個角色,連結感在於她知道必須慎重看待角色的心情:

「長大以後。我們都會覺得學生時期的人生煩惱沒什麼,可是對一個高中生來說,校園和家庭生活就是他的全世界。當她的全世界這麼不快樂、讓她找不到出口的時候。我覺得它會變成長期累積的一種累,甚至是會有想要放棄的念頭,那都是很有可能的。」擺盪在希望與失望之間,一個人最後會變得正面或負面?其實永遠說不得準。

這份瞭解,來自於個人的生命經驗:「我覺得自己高中的時候,個性或想法算是比較晦暗的,我可以理解陳韻如,那種感覺自己格格不入、找不到容身之處,又沒法排解的心情。那種大人聽了可能都會說『那又沒什麼』的心情,其實我們不能去覺得它沒什麼,因為那可能對一個人來說,是世界就要崩毀一樣的嚴重的。」

柯佳嬿分析自己,現在之所以比較知道該怎麼面對人群,甚至懂得開玩笑,活得比較自在了,都是拜演戲職業所賜:「演戲讓我接觸了很多人,給我很多力量。慢慢透過職場環境給我機會,我才能去學到這麼多。」也因為這樣,她更想透過演戲,把所得到的勇氣,反饋給觀眾。


​​​​​​​圖片|《想見你》劇照

入戲出戲沒有開關,造型、音樂與味道都是幫助

《想見你》時空交錯敘事很多線,大跨距的情節跳接、勢必造成劇組演員在一天之內可能會需要演員變換不同的造型,演出同一個場景、同一個時空的不同的戲。柯佳嬿說遇到這種情況,她就當作一天要演兩部戲,演兩個不同的角色:「除了上戲會有不一樣的造型之外,我當時有幫這兩個角色準備兩種不一樣的香水。黃雨萱有一個味道,陳韻如有另一個味道。那天誰的戲份多,我就噴誰的香水出門,也會把另一個人的香水戴在身上。中間如果要換演另一個人,就可以噴。」

味道幫助她進入不同角色狀態:「我覺得香味跟音樂一樣,都是一個對於情感和記憶的連結,當你聽到這個音樂或聞到那個味道的時候,你是在這樣的狀態跟模式裡面,會幫助你更快速的進到角色狀態裡面。嗅覺記憶對我來說是有用的。比如說你可能大學時期常洗哪個牌子的沐浴乳或洗髮精,多年以後再聞到,會立刻想到大學時期的各種回憶。味道和音樂是幫助我演戲的小方法。」 

能夠入戲通常也是來自於對角色的理解,但柯佳嬿坦言自己不是那種上班入戲、下班就出戲的人:「其實我不知道其他演員是怎麼做到入戲和出戲可以有一個明確的開關的?偶然聽到有人可以開關自如的時候都蠻佩服,但是我沒有辦法。所以拍《想見你》的那近半年以來,我是扛著黃雨萱和陳韻如,和自己,背著三個人的靈魂,在過日子的。」


​​​​​​​圖片|《想見你》劇照

這樣當然辛苦,但柯佳嬿解釋自己不是故意要如此,她反而還會往好處想:「這份全新的生命體驗也是讓我驚喜,啊,原來表演是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的啊。」

這也就是柯佳嬿成為女演員以後,覺得表演好玩的地方:「當演員帶我經歷過那麼多不曾體驗過的心理狀態,還有到達過那麼多我不曾到達的境界,而且還讓我知道,人生還有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

人生是一段旅程,演戲也是。在柯佳嬿陪著觀眾走過十年來的偶像劇女主角的日子以來,隱隱可以看見她想要從都會愛情劇畢業的心意。我們都是需要前進的,柯佳嬿透過她演的戲,告訴了觀眾,她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