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事件中,我們將目光投注到了高以翔身上,但卻忽略了可能一樣正在承受過勞痛苦的其他人們,僅因為他們尚未失去生命。

2019 年 11 月 27 日,有台灣最帥的男藝人之稱的高以翔,在高強度運動節目錄影的途中,休克死亡。據稱,連續 17 小時的高強度運動、夜半天冷、長期積勞、空氣狀況惡劣,這些原因可能都間接或直接地促發猝死的產生。35 歲之齡、正值人生巔峰、外表帥氣的青年驟逝,不禁令人唏噓。(延伸閱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接受你不在了」寫在高以翔過世後:如何面對家人愛人的離開?

情緒宣洩,除了宣洩,過勞現象無法解決

而,在網路上,充滿了替高以翔之死發聲的文章與新聞,大多數內容不是將責任歸咎給浙江衛視,就是檢討演藝圈過勞的現象。但,咎責後,憤慨情緒宣洩完畢,日子過了兩週,即又故態復萌,眾人逐漸淡忘此事,而高以翔也無法因此重回我們眼前。最真切個人健康問題的問題,實際上一點也不見解決。

在此,我認為更加重要的是,人人皆為自己的健康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不是父母的、不是公司的、不是大環境的,更不是照顧自己的親近愛人的。將身體健康的責任攬至自己身上,才是免於過勞、免於消耗身體的徹底方針,尤其在這個快速發展、人們往往犧牲身體健康換取財富與發展的時代。在一般的社會中,我們的意願是難以被真實左右的,換句話說,表示我們每個選擇都是自願的,縱使有些選擇看起來是如此的像是遭受脅迫、無能為力的行為。

全然負起自身健康的責任,才是改善過勞的根本

以高以翔的例子,有人會說浙江衛視要負起全責,提供藝人的錄製契約彷彿就是一張死亡契約,契約內容是將藝人的健康的責任全推給藝人承擔,是噁心至極的。但,這個契約的生效是在藝人本人親自簽名後才具效力,也才有了節目的錄製,不論報酬如何,我們可以推論在意外發生前,關係人們皆是你情我願的。然而,有人會說,不論怎樣、縱使藝人自願,浙江衛視還是難辭其咎。浙江衛視需要檢討節目設計的合理性,也要檢討極限運動的醫療配套措施,但,這都是針對微觀的單一事件的檢討,我還是要強調,一個人要負起對自己身體的全然責任,並勇敢地對有害自己身體健康的人事物說不。

對於身體健康有如此保護概念的人越是多,如此悲劇的發生可能性越是降低,社會整體現象也會隨之改善。


高以翔的粉絲在拍攝現場舉辦追思會。圖片|達志影像

誰才是加害者?或許人人都是自己健康危機的始作俑者

再來,我要邀請讀者換個位,思考思考,讓我們更加理解個人負擔起自己身體健康的責任,是多麽重要的。

倘若我們想要將責任歸咎給浙江衛視,那要由浙江衛視的哪些人承擔呢?劇組人員嗎?劇組跟著藝人長時間的錄影,是否也跟著藝人一起過勞工作呢?要求電視台高層負責嗎?管理層相信也同時蒙受很多壓力,需要維持高收視率的壓力,而背後可能與劇組人員一樣,還有家庭的負擔,可能是房屋貸款、提供兒女出國深造、養老儲蓄等社會灌輸、人人皆有的既定責任,不論心理身理,電視台高層可能也承受了不亞於其他人的壓力,僅僅是型態不同罷了。

要這個產業鏈上的任何單一人物在意外發生前,有意識的覺知到這個節目有所問題,我想是強人所難的,事情安排時,人們可能都為了因應壓力而盡可盡之力,推動著工作。我們把情緒標的放到了浙江衛視上,讓我們對這個過勞積累的怒氣有了宣洩的出口。實際上我們也把我們平常身體承受過量的壓力,藉由此意外,順帶發洩了出去。

我們一樣容易為了眼前的目標、生存的焦慮、慾望的維持,而透支我們的健康,在看似光明的未來即將到來前,罔顧我們身體發出的警告。同時我們更可能將自己亮起紅燈的健康責任,推諉給外在的因素,合理化了自己忽視健康的自願行為,也同時自願將健康拱手交換自己當下認為更加重要的事物。(延伸閱讀:現代人的身體課|有沒有說真話?身體都知道

在這個事件中,我們將目光投注到了高以翔身上,但卻忽略了可能一樣正在承受過勞痛苦的其他人們,僅因為他們尚未失去生命。

我們將責任追溯到最後,我們會發現,這個社會上的每個大大小小螺絲釘,都多少承受著過勞的痛苦,包括我們自身。人人皆承受著痛苦,該由誰來為眾人的痛苦負責呢?到頭來,責任無處可去,沒有任何外人可以替自己的健康負起責任,我們將責任歸咎給外在以合理化自願的行為,遲早將反向吞噬自己的身心健康,類似的事件只會持續發生而不會停止。

我們可以繼續因這個事件感到悲傷惋惜,但別忘了將自己的責任重拾起來。工作誤餐,是自願的;熬夜不眠,是自願的;加班無數,是自願的;疏忽飲食,是自願的。

我們對於自己的工作與生活有絕對的選擇權,而對責任視而不見,則是一種近似自欺的行為。我認為,負起避免自己陷入過勞危機中的責任,是對高以翔最好的緬懷,也是避免悲劇重演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