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騷擾反遭責怪,為了生兒育女而職涯受到阻礙。現在的社會已經相較平等,但這些看似是化石的歧視真的滅絕了嗎?

文| Psydetective──貓心

《82 年的金智英》在上映之前,就已經造成韓國社會不少的反彈,誠如當年書籍出版時,許多流言蜚語批評推崇這本書籍的公眾人物們一般。

確實,這部片子裡面,呈現了許多社會上對於女性的歧視與偏見,例如金智英小時候補習,被男孩子跟蹤騷擾,卻遭受父親責怪「裙子穿太短」、「不該隨便對別人笑」。發現廁所有針孔錄影的男同事,未能揭發這件事情,僅僅是警告女同事不要再去三樓上廁所。

小女孩們抓到遛鳥俠報警,卻被老師責怪說為什麼要去面對暴露狂。或是老闆不希望其他人也和自己一樣累,「貼心考量」女同事要生養小孩,只安排男同事進入企劃組,卻讓智英非常難受的片段。延伸閱讀:為什麼會有約會強暴?咎責被害者,其實就是默許強暴文化

這些對於女性的不公義,確實是片中穿插的曲目。然而,在我的這篇文章裡,我想要談的並不是這部劇造成社會多大的反彈,也不是這些細部對於女性不公平的氛圍,而是「從藉由她人之口說話,到不再逃避勇敢表達」,以及「一個對傳統社會展開對話的開展」。

從藉由她人之口說話,到不再逃避勇敢表達

在片子的一開始,智英在公園裡聽到三個人暗中議論著她,說她只會拿老公的錢去喝咖啡,智英選擇離開現場,到片尾她直接面質那三位議論她是「媽蟲」的閒人,讓這部片有一個智英成長的呼應。然而,智英在中間卻經歷了許許多多的「化身」。推薦閱讀:家庭主婦心聲:家是工作場所,不是放鬆的地方

在她能夠勇敢質疑她人的聲浪之前,她只能透過別人的嘴巴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如果要從精神疾病診斷來看的話,或許可以說金智英罹患了多重人格疾患。雖然心理學界對於多重人格疾患的病因尚無定論,但普遍認為說是為了保護主要的人格,因而出現各種不同的角色,來代替主要人格和世界對話。


圖片|來源

智英在片中,曾經變成「自己的母親」,對著先生代賢的母親說著:「親家母啊!我也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兒啊!」藉此表達對於回夫家、被頤指氣使的不滿。

在後來智英尋找兼職打工,卻被先生阻止了之後,她又化身成為已故學姊車勝蓮的身分,對著先生說:「你還把我當作那個 20 歲告白的車勝蓮啊!」藉此對先生表達自己已經長大了,有權為自己做決定的態度。

而在面對媽媽知道智英的病情,決定要收掉自己的店,把心力放在照顧智英的女兒身上時,智英又化身成為奶奶,對自己的媽媽說,年輕的時候你已經為了哥哥們放棄自己的未來了,不要再為孫女放棄自己的人生了。

這些場景,都是智英的多重人格,為了自己,或者說為了所有的女性,在為自己的人生向他人對話,而嶄露出來的樣貌。

然而,在經歷了心理治療之後,智英原先的人格終於有所成長,突破了一路受到父親影響的框架,勇敢地為自己發聲,正是這部片子前後呼應與對照的一個高潮。而那位做父親的,直到最後依然忽略了智英,忘了她喜歡吃的是奶油麵包,而不是紅豆麵包。

一個對傳統社會展開對話的開展

除了智英這個角色之外,她的丈夫代賢與她的母親美淑,也都紛紛對智英,或者說整個社會,進行一個反動式的對話。從故意潑同事咖啡,到不顧育嬰假可能會造成自己「只能看別人臉色吃飯、升遷速度變慢」,代賢願意為了自己的太太努力。

在許多影評都寫到,智英是 1982 年生的那一個世代的女性代名詞,就如同雅婷、怡君一樣;而電影裡面提到北京奧運,可以推知這部片的年代是以 2008 年左右為背景,也就是這些智英們長到 26 歲左右,結婚生子的年代。推薦閱讀:「沒有哪個人,真正了解自己的父親」但爸爸的親職參與有這些重要性

在這個年代裡,或者說一直到現在,韓國社會,甚至台灣這個相較韓國更為開放的社會,都依然有許多女性受到不公義的壓迫。我的朋友就有人看了片中的片段感同身受而大哭出來。

代賢勇敢地要扮演全職父親,要讓智英重返職場的角色,正是對這一個世代的對話與反動;而母親得知女兒的病情後,痛摔父親要買給兒子的補品,那個「眼中不存在女兒的父親」,被母親狠狠地打醒了過來。這一摔,正是對這個社會的反擊,用盡全力地向社會表示,請不要再忽略自己的女兒了!


圖片|來源

無論是代賢或是美淑,她們在做的事情都是,扮演起反動的角色,對整個真實社會中,所有的女性、所有的智英發聲,原作者之所以選定這樣的時代背景,以及採用通俗的名字為主角命名,就是要讓傳統社會能夠聽到新的聲音、新的力量,從而展開一個可以對話的空間,值得反思的一條路。

而這個傳統社會的框架,影響著我們到底有多深?它早已深入社會中的每一個角落,扎根在那裡,讓醫生可以輕易地說出:「飯是電鍋在煮的,衣服是洗衣機在洗的,為什麼你的手腕會痛?」

當傳統框架深入社會當中時,候選人可以輕易地說出:「瑪麗亞成為你的英文老師」、「男人的生命是下半,女人的生命是上半」,在場的人卻歡呼不已的時候,深根在社會中的性別刻板印象,就不言而喻了。

我沒看見,不代表這些事情不存在

最後,我想談談自己作為一個男性,在觀看這部片的時候的感覺。其實說實在的,雖然身旁有一些女性朋友為了這部片落淚,但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彷彿是在看上一代的台灣,只有上一代的那些候選人才會說出這些充滿刻板印象的話。

男女都可以主外或主內、女生收入可以比男生高、男生女生交往是 AA 制的,這些是我既有的觀念,也是在成長路上,從性別平等教育裡學到的觀念,我以為這個社會已經夠進步了,但有沒有可能,我看到的只是身為一個年輕男性的視角呢?延伸閱讀:和伴侶談錢傷感情?如何與對方公平分帳

在這個社會裡,對於女性要司職家庭主婦,必須要放棄許多自己理想的情況,或是責怪女性被強暴是裙子穿太短的情況,似乎還是真實的存在著。

也許是台大的環境讓我看不見同溫層外面的溫度,也讓我忽略了這些真實存在的事情。

最近在看港警性侵女生的案例,覺得他們彷彿是次一等的地方。然而,從身邊一些朋友看完落淚的例子,或許正提醒著年輕的男性們,或是在同溫層裡的我們,這些事情依然在發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