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緣 2》上映,這一次,艾莎選擇面對自己的身世。然而沿途險境,即使她擁有魔法,但或許最能幫助到她的,是安娜給予的家人之愛。(內文微雷)


圖片|《冰雪奇緣 2》劇照

相隔六年,《冰雪奇緣 2》上映了。這次故事背景設定在眾人安逸生活三年後的艾倫戴爾王國。女主角艾莎從上一集歷經懷疑、害怕到接受自己,現在的她,過得如何了呢?

我們看到,如今她的確很享受眾人接納自己的自由,但她偶爾還是會沒來由地感到沮喪。並且,她會不斷聽到一道遠方傳來的歌聲。這道神秘聲響像是一種呼喚,讓她既擔心害怕,但內心又忍不住波動不已──如果跟隨它,我感覺我好像可以找到一些關於生命的答案。只是,我會不會因此而破壞眼前所有人的幸福?

然而,她知道自己始終會踏上那條路。但她還不知道的是,不論是面對恐懼或找尋自我的過程,她一直都不是獨自一人──她的妹妹安娜,一個沒有魔法的女孩,不斷地用自己愛人的方式,成為艾莎生命裡最大的魔法。(編輯推薦:《冰雪奇緣 2》勇氣語錄:如果看不清未來,就走好當下的路,做你此刻該去做的事

這次我害怕的是,我不夠強大,可以保護你

對於自我「特殊」的存在,艾莎一直心懷愧疚、擔心所愛之人因此受到傷害。

在第一集時,她曾經因為還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而誤傷了安娜,並就此將自己的能力封印了一段時間。但到了這一集,她反而不是怕魔法太大傷害到別人,而是害怕自己不夠強大,而無法保護到心愛的人。

在出發尋找神秘聲音之前,艾莎面對前方未知的一切,拒絕了安娜一同前往的要求。艾莎還搞不清楚自身身世、為什麼擁有特殊魔法;在還不能完全了解自己之前,她擔心別人會因為她而遭遇不幸。

其實和我們日常可能會有的情境很像──有時候,我們面對越多的愛,反而會越害怕。你總是擔心自己的行為、言語等會帶給身邊的人困擾;而在這背後,其實是不相信自己的緣故──你不認為自己值得他人為自我犧牲,你為自己的存在擁有一種莫名的愧疚感。而這樣的「存在罪惡」,也讓你很難感覺到幸福。


圖片|《冰雪奇緣 2》劇照

於是,艾莎的出發,除了是去找尋自我身份,真正步步引導她的,或許是那個與自我和解的聲音。

然而在那之前,她首先必須先理解的第一課或許是,你以為你需要保護的人,其實早已因為對你的愛,長成更堅強的人──當妹妹安娜在迷霧森林的入口前堅定地對她説,「我可是曾翻越北山,從冰凍之心起死回生」──而你必須相信,是你讓他擁有力量,練習成為更好的家人。

「妳何時,才能像我欣賞妳一樣地欣賞自己?」

石精靈長老佩比曾告訴安娜,魔法誘人迷失,若沒有妳,艾莎很可能迷路於此。

偌大的迷霧森林,裡頭有什麼?一切就像安娜小時候凝望著姊姊艾莎的視角;她曾被拒於門外,她不知道如何對姊姊特殊的魔力感到同理,或者予以幫助。她愛她,但同時這份愛,多少有點孤單。

然而到了第二集,你會看到安娜已經變為更堅定的手足。她和艾莎恰好是相反的性格──當艾莎越是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安娜就越不吝嗇給予;她越是知道自己很可能要失去艾莎,就越要去守護這份親情。

「我比任何人都相信妳,艾莎。」

「妳何時,才能像我欣賞妳一樣地欣賞自己?」

如果你還不肯定,如果你還總是擔心,那我會反覆地對你說明。是什麼,讓這樣的溝通與愛源源不絕,恣意地填滿另一個人的生命?其實回想我們自己的生命經驗,或許那是你的家人、姐妹手足、閨蜜,他們會在你懷疑自己的時候,不斷地提醒你,替你記下你忘記的愛。即使要一而再再而三,都唇槍舌爛,但還是願意如此地不厭其煩。


圖片|《冰雪奇緣 2》劇照

我沒有魔法,但我一直都有愛你的勇氣

於是,艾莎看似擁有巨大的力量,但在安娜面前,你總是可以看到她最脆弱的一面。

在擁有這項魔法背後,她有的所有恐懼、質疑、愧疚、悲傷、不知所措,都為安娜堅定地承接;到最後她為尋找自我而差點葬身森林時,安娜也成了解救她的關鍵。相比之下,安娜是一個毫無魔力的平凡女孩,但為什麼我們很少看見她的害怕?

回顧在初入森林時,他們遇到了火靈前來焚燒了四周。而當艾莎對安娜説,「妳不能這樣跟著我衝進火場」時,安娜回她「那妳就不要跑進火場」。

我沒有魔法,我知道我可能會因此受傷,然而比起這些,我更害怕的是我會失去你。當然,面對不斷把自己推開的姊姊,安娜更多時候有的情緒是憤怒。總是充滿能量的她,不斷想拉住站在懸涯邊的艾莎;她也為對方的拒絕而感到不悅,然而,她絕不會放棄跟上對方的人生。

這就很像我們身邊的好姐妹與家人般,他們總是認真對你生氣,甚至你們會吵得比任何人都兇;然而,你知道在任何重要的時刻,尤其你生命最艱困的時期,他們不曾放棄陪伴在側。

而這件事,的確不需要魔法──知道總是有很多很難的事,但只要,我一直都有愛你的勇氣。


圖片|《冰雪奇緣 2》劇照

所以,你不需要拒絕我啊,因為我有部分的愛,原就為你而生。《冰雪奇緣 2》教會我們的,是你不會因追求自我,讓愛你的人不幸;而你會在欣然地接受這些愛以後,讓所有人真正的幸福。

「沒有你我該怎麼辦?」

「你永遠擁有我啊。」

作為彼此的手足、姐妹,你們有時是前後地走,有時是並肩而行;有時是我仰望著你的背影,有時是你承接了我的軟弱。而不論如何,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的生命已經有過你了;從那一刻開始,你之於我的意義,就將永遠不會消逝。

而回到這對姐妹,艾莎與安娜,也因為更確認了彼此的愛,而可以真正地強壯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