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具荷拉的過去,不難發現她多次表示想要重新出發、想要再努力看看,甚至想要連雪莉的份努力活下去。那麼努力的人,為什麼一轉身又想離開?看起來好好的人,為什麼下一秒就改變心意了?

僅相隔 41 天,在雪莉之後,又一位韓國藝人選擇結束生命。她是女團 KARA 成員之一,具荷拉,得年 28 歲。讓我們先從她曾經歷的低潮來看起:

2018 年 10 月,具荷拉與男友爆出互毆事件、性愛影片外流事件,重挫演藝事業。

2019 年 5 月,具荷拉在家中嘗試自殺,被經紀人發現後獲救,經紀人隨後表示她患有憂鬱症,也會特別關心。

2019 年 6 月,具荷拉宣布將從日本重新出道,並在個人 IG 上寫下對粉絲的感謝:非常開心,今後我希望能夠更努力!請大家替我加油。

2019 年 10 月,好友雪莉逝世後,具荷拉也在個人 IG 上直播,邊哭邊說:姐姐會連你的份努力活下去。

回顧具荷拉的過去,不難發現她多次表示想要重新出發、想要再努力看看,甚至想要連雪莉的份努力活下去。那麼努力的人,為什麼一轉身又想離開?看起來好好的人,為什麼下一秒就自殺了?

看起來好好的,其實只是一個結果,要「看起來好好的」,需要經過多少努力,旁人不敢想像,也無法想像。


圖片|@koohara_

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努力克制自己想死的念頭

過去,女人迷讀者角落星,曾以鬱者角度書寫憂鬱,他提到:

「看起來還好好的」其實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雪莉是如此,其他殞落者是如此,而我自己也是如此。

每次,當我感覺到身體不明疼痛帶來的絕望,我想結束這受病痛綑綁的身軀;每次,當我意識到現實環境難以靠好好生活、好好努力來改變,我想離開這無奈且無力的日子;每次,當我意識到親友還是難以理解或認同在愛中的我,我便想對這個沒有人支持我的世界說再見;每次,每次,無數多個每次,都構成了有一天的承受不住⋯⋯

在殞落之前,旁人無法看見的是,原來我們是這麼地努力想拉回自己、這麼努力地找尋與理解自我、這麼努力地想讓自己更好也讓他人更好。我們如常上班處理事務,如常接起家人的電話關心彼此的生活,如常在接過熱咖啡後對便利超商的店員投以微笑,我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真的。


(看讀者說:「他看起來好好的,為什麼會自殺?」 或許,我們都忽略了求救訊號


圖片|@koohara_

對憂鬱症患者而言,活著的每分每秒,都在為「活下去」這件事努力。就算他們說過很想要好起來,也不一定能保證真的能夠好轉。我們在直播中看見,具荷拉曾說過要連雪莉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其實,也不過是多次努力中的其中一次罷了。而每一次的努力未果,都影響了憂鬱症患者,都讓他真的想離開世界。

所以,具荷拉的離世,其實不突然,回望上方時間軸所發生的事,我們知道,他也很努力想要「好起來」,可是單憑自己的力量做不到,因而才選擇離開。

記得,陪伴能代替任何話語

具荷拉傳出逝世消息當下,好友 IU 正在舉辦首爾演唱會,當觀眾喊著二次安可時,IU 再度現身舞台,收起方才還開心愉悅的神情,也示意舞群不需要上台,情緒明顯受到影響。

IU 最後選擇演唱安可曲〈Dear Name〉,並對全場歌迷表示「不知道會是在這樣的情況唱它,感覺會唱不下去,你們要幫我唱喔。」雖然對具荷拉死亡消息未直接回應,但也說道「我們都擁抱著愛活下去吧。」

而同為具荷拉好友的韓星金希澈也在昨日(11 月 24 日)將個人 IG 追蹤名單清除,並將帳號設為非公開。雖未直接回應,但他的行動也暗示心情受到影響。

作為被自殺者留下來的我們,無法讓已經發生的事回到過去,但絕對有能力預防更多悲劇發生。若你身邊有憂鬱症患者,請記得,別說「往好處想」或「想開點」這種話,用你的陪伴,給予他們最大的支持與安慰;若你就是憂鬱症患者,也請記得,你永遠不是自己一個人,我們願意陪你走過每一個失意、絕望的夜晚,我們都在一起。

無論要花多少時間

我一定會將你找回來

即使路途遙遠

也要一起走到那黎明的盡頭

數不盡的日子裡

是如此寒冷與嚴峻

你的名字漸漸被遺忘,但是我會記得


我不會停止的

我會不斷呼喚你的名字

—— IU〈Dear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