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庇護安置大會現場直擊,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 Linda Wong 提到,性別暴力在香港,已經成為一種武器,呼籲國際注意。

第四屆世界婦女庇護安置大會的第一位短講講者,是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 Linda Wong,她談性別暴力在香港,正在發生,我們不能假裝不存在,不能閉眼不看。


圖片來源:現場拍攝

 

「性別暴力在香港,已經成為一種太有效的武器。」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 Linda Wong

Linda Wong 站上舞台沈痛分享,香港運動現場被激化的性別暴力。

她提到,政治引起的性別暴力(politically-motivated sexual violence),無論有意識或無意識,目的皆是為了鞏固政治權力,並且消除異議聲音,使其安靜。


圖片來源:現場拍攝

政治引起的性別暴力手段不只是為了羞辱個別受害者/抗爭者,更為了打擊整個社群;並且揭示舉凡關心政治或是反叛既有權力結構,可能帶來的負面後果;此類恫嚇、試圖弱化受害者/抗爭者等的性別暴力行為,都是為了達到重新鞏固政治權力的目的。

Linda Wong 提到,任何人都不應以性暴力作為威嚇手段,剝奪女性或任何性別人士參與政治活動的權利。而當警方本應扮演協助與支援的角色,卻反而成為性暴力的行為方,香港群眾,正在失去對於警方以及公權力的信任,並且處於身心不安全的環境。她對現場超過 1,400 位關心性別議題的倡議者呼籲,性別暴力不該成為恐嚇或噤聲的手段。

發生在香港的性別暴力,需要國際的共同關注、支持與聲援。她邀請眾人加入全球連署,呼籲聯合國審議香港暴力現況。(同場加映:脫內褲、逼全裸、磨陰蒂:香港#METOO 遊行,抗議警方性暴力

這不是個案,這只是冰山一角


圖片來源: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提供

Linda Wong 也帶來一段香港反送中運動現場的女性自白影片,提到在搜身過程的不公對待。

「我是反送中運動被拘捕的女性,我被帶到拘留室。拘留室的房間,三面都是牆壁,另一個是由鐵欄組成的門,面向走廊。男女警可以隨便進出,只要從旁邊經過,就能看到搜身的過程,毫無隱私可言。其中一名女警大聲吆喝,要我脫衣服,包含內衣褲,進行搜身。而另一名女警,我問他們為什麼要搜身,女警理直氣壯地回答,『這裡是法庭,要搜得嚴謹一點。』他們仗著我不懂法律和正確的程序,對我為所欲為。污辱我,剝奪我的人權為樂,他們沒有尊重過我。」

「女警把我的衣服搜完一遍後,沒有立刻返還衣服給我,而是要我做蹲下起立的動作三次。我為了快點穿回我的衣服,就按她的指示做,第一次蹲下起身,女警說我的動作做得不好,蹲得不夠低,要我重新做,我最後做了五次。我覺得這個動作沒有必要,因為他們已經搜過我全身,沒有任何攻擊性物品。我更不是犯下與毒品有關的罪名,不可能有體內藏毒。」


圖片|截圖自 Now News(此圖與內文所及非相同影片)

「整個過程,女警不斷罵我蟑螂,讓我感到污辱,我也感覺到自己沒被當做人看待。我從來沒有收到,也沒有簽署任何搜身同意書。這不是個案,只是這場運動的冰山一角。為了停止警察的濫爆,請大家一起促請香港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推薦閱讀:男警用力摸胸、女警看她如廁 香港中大學生吳傲雪:「如果我不站出來,還有誰會發聲」

我想起先前性別力採訪香港教授何式凝,她提到「我們對警察的信任已經沒有了。香港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但我相信有一天,香港會好起來。」

或許,當站在香港社運現場,眼見性暴力變成輕而易舉的武器,我們確實看到香港不會再和以前一樣;也或許,當我們發聲關注,當我們堅決說不,當我們共同採取行動,香港可以好起來,變得比從前更好。

Linda Wong 最後感謝現場參與,並邀請大家一起起身,舉起右手,表示我們與香港站在一起,拒絕性別暴力。stand with HongKong, No to sexual viol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