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年影響力作家李愛玲,歷經無數次苦痛卻依然屹立,將其處世的心得梳以文字,鼓舞每位陷於困境的女性。

文|李愛玲

我算不上一個特別勤奮的寫作者。

一年寫十幾萬字,有興之所至時的一揮而就,也有看過讀者留言後的傾心而談。我在一段段傾訴裡感知,在一個個故事裡反觀,自有輕吟淺唱般的共鳴,也有江河奔流般的震撼。

這是我,作為一個寫作者的幸運。

這是我的第四本書。寫下這些字的此刻,我剛完成一場青島與上海間的往返,一天之內,朝往暮歸。當飛機盤旋在我所定居的這座海濱城市的夜空,明月清冷,星光寂寥,那一刻,有一種孤寂靜默的富足感。

想起曾被人問:「你把自己搞那麼忙,累不累?」當然累。累過之後依然攻堅克難甘之如飴,這背後,一定附帶著更物超所值的收穫。(同場加映:致拼命努力後的你:就算最終平凡,也要讓自己瘋狂過

人生不就是三件事嗎——你要什麼、如何得到、願為此承擔什麼代價。

今年上半年,我也經歷過一個很焦慮的階段。每日惶惶,上緊發條往前衝。卻又不知去向哪裡,終點何處。那個階段讓我承受了史無前例的壓力,卻也讓我更加理解了那些在某個凌晨、某個風天、某個雨夜,隔著屏幕對我寫下幾百字留言的人。

有人在情愛路上跌跌撞撞,終究夙願難償。有人在不惑之年四面楚歌,不知路在何方。有人在勞勞塵夢裡左奔右突,依舊慌恐惶惑。焦慮深處,都是恐懼。恐懼背後,皆有傷痕。當你明白這傷痕的來處,便理解這恐懼的源起。當你瞭解這恐懼的所在,便知曉了心安的去處。


圖片|來源

以前有讀者問我怎麼理解「幸福」,我會脫口而出喜寶名句:「要有很多愛,也有很多錢。」如今若再問,我的答案會是:「能與自我和解,接納,以及負責。」因為世間幸福本無標準答案,那只是一種極其個人化的感受。它私密,隱蔽,心照不宣,你情我願。

能讓自己幸福的人,並不僅靠自我的獨立和經濟的強大來成就,而是一份全然負責的擔當和勇敢。

人人都曾喟嘆際遇,感慨飄零,厭倦重複,抱怨不公。你我也曾跌跌撞撞,上下求索,辛苦營役,愛而不得。我們以為,不幸福是因為搞不定一個問題、一段關係。卻不知,那只是因為我們搞不定自己。不敢面對自己的脆弱與缺憾,不敢正視自己的虛妄與不安。

我一度很迷信「能力」、「強大」這種詞,堅信凡是問題,必有方法解決。而這一年我最大的成長在於,明白有些事不需要解決,只需要接納與共存。與問題共存。與困難共存。與孤獨共存。與痛苦共存。

人生就是一場進行式,能量守恆,得失各半。任何事,任何感情,無論對錯輸贏,都是一種無可替代的獨家體驗。

我們來這世上,就為飽經風霜。只管去開天闢地,勇闖世間。哪怕是孜孜矻矻,篳路藍縷。你敢愛,就敢當。愛過的人,終究是賺了。即使曲終人散,也值得流連再三。

我會陪你走到渡口,看你勇敢泅渡,然後揮手作別,江湖聚散。

願你有愛,也有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