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吧談婚姻,在另一半出軌後,也許你該想的不是如何挽回感情,而是如何修復受傷的自己。

文|廖梓鈴

無論你是被坦承,或暗地裡發現另一半外遇的事實,得知一直愛著的他早已把對你的愛也分給了另個人,那是多麼心碎的事實。頓時間你的世界崩壞了—那你原先理解的世界、美好關係、美滿家庭,甚至是對自己能愛人與值得被愛的相信——都被他外遇的事實給擊碎了。

「我以為我們的關係沒問題,結果他其實暗中背叛了我這麼久!難道我的婚姻只是一場謊言?為什麼是我?這些年我都活在哪?我還能相信什麼?」

「那種迷失的感覺,就好像上次走在那條幾十年熟悉的路上卻迷了路,好像忘了回家的路,也忘了自己到底是誰? 還有,我接下來要走去哪?」

這是種很深層的背叛。習以為常的「我們」,被這突如其來事實將你打入黑暗深淵;你驚覺,原來「我們會一起到老」的童話故事不存在,這些年,全只剩下你一個人在演獨角戲,而如今你才發現,那有多痛心,有多孤單。

可能你會氣自己為什麼長期以來像個傻子般被蒙在鼓裡,也或許你會憶起曾經幾次另一半怪異言行令你懷疑,但因為你寵他、愛他最終選擇信任,沒想到這份信任卻被利用,而這深深的傷了你,也讓你決心不要再信任他,及相信自己值得被好好疼惜與愛護。

兩人過去共有的生活與故事在得知外遇那瞬間分崩離析,此時你可能正在經歷一段悲痛與自責的過程,這份痛苦相當主觀,恢復的歷程步調也因人而異。

外遇後受傷者的失落:連你都能拋棄我,那我還剩下什麼?

對被背叛的受傷者而言,面臨另一半外遇,失去的不只是伴侶,還有共同的生活與朋友、未來的目標與期待、自我價值感,更是失去了這些年對日常經歷的踏實相信。臨床心理師 Spring(2010)在《After the Affair》整理出外遇後受傷者的失落: 

  • 自我認同:我是被拋棄的那一個,我是破碎、無價值的人

  • 獨特感:我以為我對你而言是特別的人,結果我卻是可以被你隨意拋棄的人

  • 自尊:以自我貶抑與喪失基本價值來贏得另一半的回頭,既然你的背叛我都能原諒,我還有什麼能失去的? 

  • 自尊:因無法承認自己受到委屈而喪失了自尊,對於自己寵著對方、相信著對方感到相當納悶甚至羞愧,何以我完全信任他?何以這二十幾年我都沒發現?

  • 對於自己想法與行動的掌控:可能你開始老想著對方外遇的細節,以及反思造成外遇的原因,或許是你發誓自己再也不要像是傻瓜一樣被愚弄;有人可能持續周旋在到底要放下還是恢復關係的兩種極端中間

  • 世界秩序與正義的根本差異:你原先以為知道這世界大概是怎麼運作,但得知另一半外遇時這個秩序觀點瞬間粉碎

  • 宗教信心:為何上帝這樣對我?為什麼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 和他人的聯繫:我可以信任誰?還有誰會願意為我著想?你內在的羞愧感讓你以為身邊人的對你議論紛紛

  • 人生目標甚至是生存信念:你無法再相信自己能被愛與愛人,也失去珍視自己的能力

得知另一半背叛自己,有些人賠上的自己的價值,認為自己再也不值得被好好珍視與愛惜;有些人則覺得自己失去吸引力,透過貶抑自己的尊嚴,以不熟悉的美麗妝容、過多的整形手術、褪去過去強悍姿態轉為配合討好,低聲下氣來換取對方的回頭。(推薦閱讀:專訪筋肉媽媽:婚姻出軌時,我第一次聽見愛情碎掉的聲音

有些人則鬱鬱寡歡,喪失對自己的信心,取而代之的是深層的羞愧感,深信在三角關係裡自己才是不被愛、被丟掉的那一個;有些人可能會感到怨懟不甘心,對第三者有咬牙切齒的憤恨與嫉妒:也可能你會認定身邊人對自己「被拋下的身份」議論紛紛,於是你開始選擇孤立自己,退縮至只有你一人的世界,不想再相信這個世界與自己或任何人。

我想對那些剛發覺另一半外遇深感痛徹心扉,或知道事實一段時間已關閉心門的你喊話:你並不孤單,許多遭受背叛者經驗與你相似,那種失落與痛苦也都會經歷,也都是合理正常的。若你有上述感受需要被指認且被你允許接受,練習告訴自己:「嘿,沒關係,就哭吧,真的沒關係,這真的好傷害我。」

那種不被愛、被拋下的痛苦,或許需要好多夜晚、好多眼淚,才換得回理性;而這份對自己情緒的允許,才能陪著你真正走上療傷的歷程。


圖片|《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劇照

發現另一半外遇,覺得自己「不值得」才是傷痛的核心

遭受最重要的人背叛會讓人的自我價值感到動搖,因為婚姻(愛情)是兩人互相認同雙方是值得被愛的人(引自 Marneffe, 2019),所以在發現另一半外遇時,那種自己原來「不值得」的感受,才是傷痛的核心。

但親愛的你要知道,「你」不等同於「被背叛」,「你」只是遇上了「被背叛」這個問題。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才是這個階段重要的問題。

就算你遇上了被背叛這個問題,你依然要相信,任何事件,包含伴侶外遇的女人或男人,都無法替代你這份獨一無二、如此珍貴的存在。

外遇的發生,原因複雜到令你難以想像,不只是你值不值得的問題(個人因素),可能是關係或整個家庭出了問題(關係因素、家庭系統因素)、對方的童年創傷(他人因素)、情境因素(如遭逢重大失落後,例如重要他人或孩子的逝世)等(許皓宜、李御儂, 2015 ; Marneffe, 2019)。

無論如何,你還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一旦我們能相信自己仍是一個有價值的人,只是在親密關係裡遇上了這份難解的問題,你才能停止責怪自己與對方,重新檢視自己的情感,睜大眼睛去看原先在你們的關係中即存在而被長期忽視的問題,如何滋養出背叛的病菌,並進一步重新思索對自己與關係而言最好的決定。

儘管得知這項事實相當痛苦與難受,但用另外一面來看,這也意味著你跟他正一同看見並放下「過去」那段早已停止彼此滋養的關係,不再獨留你一人;現在開始,誰也不需再欺騙誰,誰也不需再隱瞞誰。也給自己一些時間,來哀悼過去那段兩人早已不再積極參與的親密關係將逝去的感傷。

你要相信,放下過去的,才能迎接新的;無論那份新的,是與他一起重建,還是由你獨自搭建,你都需要放聲大哭、擦乾淚水浸潤的雙眼,看清眼前的現實與所有選項,為你與關係作出決定。記得這段路途中,不要只是一人孤軍奮戰,你需要懂你的人來支持你破碎的心,而這條修復的路途,可能走上幾年,甚至需要走一輩子。

外遇後的療傷歷程

受傷者發現外遇後,該如何經歷療傷的階段?我整理了 Spring(2010)、Marneffe(2019)的觀點,提出以下療傷三階段供你參考:

第一階段:正常看待你的感覺

受傷者發現被背叛後被深層的悲傷、失落、挫折、沮喪給籠罩;不忠的伴侶在兩種選擇間徬徨擺盪,或許會感到罪惡、擔心無法被原諒。這些感受都相當正常合理、並不奇怪,這些感受需要被允許與被接受。

第二階段:共同決定

在雙方情緒穩定下來後,受傷者與不忠方須共同思考兩個問題:

  1. 兩人都想恢復關係嗎?

兩人都想重建嗎?還是只有一個人?釐清這件事相當重要。而這需要根據自己對關係的期望、價值觀,對未來人生的想像重新做出決定,亦要清楚知道決定後的代價。(推薦閱讀:出軌如何影響關係中的每個人,又該如何重建關係?

例如分手或離婚,生活會有怎樣的變動?關於經濟、居住、孩子的監護權,以及來自家人朋友等來自外界的聲音該如何回應?還有,沒有他之後生活該如何重建?目前你擁有的資源有什麼?還需要什麼幫忙?透過省思決定的後果,幫助你做出符合你現狀最好的決定。

  1. 若決定復合,各自想恢復的是什麼?

受傷者是不甘心而驅動了原諒?不忠方是因罪惡而伸出歉疚的手?還是兩人因為認清自己的情感而決心修復這段傷痕累累的關係,給出彼此另一份新的承諾與真正的原諒?不同意圖將會影響後續修復的歷程。

若兩人不是真心地給出原諒、重新看懂外遇的意義並嘗試解決,將會使你們會不自覺再度進入相互埋怨、怪罪的惡性循環中,這是「假性寬恕」(王慧琦, 2014),若要從假性寬恕走向真實的寬恕,或許可以試著去思考,這次背叛的意義對我而言是什麼?以及對婚姻或我們的愛情而言是什麼?

由這份意義來指引作為選擇要走來留的依據,並誠實面對自己的情感,為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

第三階段:重建關係

若兩人皆決定要復合,最重要的是兩人都需要恢復值得被愛的身份,也要有心理準備,修復的歷程可能要花上幾個月、幾年,甚至是一輩子的時間。所以儘管決定要重建,但在這條路上時,或許仍會對自己的決定感到猶豫徬徨,舊的創傷可能仍會再度發起。

兩人在走這段路程時,需要手牽著手,你們為自己許了願要修復,所以你們現在是共同作戰的夥伴:你們站在一塊,拋下過去不再滋養的關係,並扶著彼此指認出會傷害關係的因素,透過持續的分享與了解重建一段滋養與坦誠的關係。

這是條漫長且艱辛的路途,但外遇事件發生有助於讓你重新去了解自己,甚至是了解另一半在關係裡的樣子。無論如何,不是去怪罪、不是冠上歸咎對錯,而是開始對話、坦誠分享、給出信任,是開啟修復之路最重要的一把鑰匙。


圖片|《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劇照

重建關係的幾項任務,包含:

  1. 兩人共同承擔責任,恢復情感連結:

  • 不忠方需要為自己的不忠行為給出真實的歉疚,也需要了解,受傷方內在的動盪,以及對外遇線索的警覺與焦躁是合理正常的,他也可能會想瞭解外遇的細節、需要獲得許多的再保證,此時都應接納並嘗試配合,這是讓兩人恢復信任重要的第一步。儘管受傷方聽見這些秘密會感到悲傷或憤怒,但這份坦承最重要的意義在於你們不再隱瞞,而是選擇透明。

  • 受傷者需要接受道歉、給出信任,給予不忠伴侶修復關係的時間與機會,相信他在改變。儘管你內在對於再次信任感到懷疑,或是過度執著某些線索,執意地認為對方又騙了你、傷害你。但選擇復合,也是你作為一名成年人的自我決定,所以或許要漸漸懂得體察自己的緊張,不再以全然批評、責備的語氣來推開對方,而是練習說出你真實的害怕,讓對方能懂得你的苦,也給他機會正確回應你,給你你心底最需要的保證。

  1. 探索外遇的意義,也是重建關係重要的一步。

背叛是一個警訊,提醒著這段關係無法再提供彼此滋養,或是你們早已不再坦承分享自己的真實情感。

這階段兩人能重新瞭解外遇的意義,去打開眼睛去看到在外遇前原本就存在的問題,去溝通兩人關係中的真實經驗與未滿足的需要,共同討論後續如何回應彼此,加深兩人間親密的連結,而非如過往般把對方推開,亦是修復關係重要的任務。

例如發生外遇很關鍵的原因是丈夫或太太在婚姻或家庭裡感到不被需要,那兩人得知這意義後,如何在關係中透過互動上的調整讓對方感到被需要?這是兩人可以透過行動上的改變來達到的修復。

  1. 若外遇是重複性的事件,可能是不忠方在原生家庭中遇到壓力時學會用來解決問題的方法,或是與童年時期未滿足的需求所發展的情節有關。此或許能透過心理諮商專業的協助來早年經驗如何傷害你、覺察自己渴望追求三角戀情背後的動力為何。這歷程若可以,也讓另一半共同參與。一旦源自童年未滿足的期待獲得修通,才能知道如何避免早年的創傷重複於現在,不讓這個解決壓力的方法也同樣侵蝕了現在的關係。

外遇事件發生,不要陷入誰對誰錯的爭論,焦點應放在如何修復:修復自己的傷痛,修復這段破碎不堪的關係。

受傷者需要好好療傷、經歷痛苦,亦要持續相信自己仍值得被好好對待;不忠方需要坦承自己的錯誤,帶著歉疚來反省自己以錯誤的方式來回應關係中的不滿足。

若兩人能共同承擔修復關係的任務,並且為自己想要的關係負起責任時,或許漸漸地,你們能開始嘗試以彼此好奇、關心、坦承、接納的姿態,來取代過去如死水般、只剩下身份卻不再對話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