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看起來好好的,內心依然感到煩悶?女人迷為輕鬱症選書《雖然想死,但還是想吃辣炒年糕》,看韓國女生「白洗嬉」與心理諮商師對談。如果你總覺得自己不憂鬱,卻也不幸福,也許白洗嬉的文字能給你一點支持。

「若要幸福,就別害怕承認兩件事實:一是我們總是感到不幸,二是我們的悲傷、痛苦、害怕都有其存在的理由,這些情感是不能被拆開來單獨看待的。」

—— 摘自馬丁.佩奇(Martin Page)的《完美的一天》

上面這段文字,是我最喜歡也最有共鳴的文章之一。我承受著難以忍受的鬱悶,卻還是會因為朋友們的玩笑話而放聲大笑,在一陣嘻笑喧鬧過後,內心又會有一股說不上來的空虛,然後看著因為肚子餓而跑去吃辣炒年糕的自己,覺得十分可笑。(推薦閱讀:是不是不夠痛苦,我的憂鬱就不值得被關心?

我一直深受不怎麼憂鬱卻也不怎麼幸福的無力感所折磨,尤其因為之前從來不曉得,原來這兩種情感會同時產生,所以使我更加痛苦。

為什麼大家都不會把自己的內心狀態誠實地展現出來?難道是因為已經心力交瘁,所以連開誠布公的力氣都沒有?我總是感受到內心有一股莫名的飢渴,很需要有人可以對我的心境感同身受。因此,與其到處覓尋這種人,我決定不如自己先成為那個人,我奮力高舉搖晃著自己的手,告訴大家我在這裡。希望和我情況類似的朋友,可以因為看到我的案例而感到安心。


圖片|來源

這本書收錄著患有輕鬱症(指比較不嚴重的憂鬱症,但有持續性的輕微憂鬱)的我所接受的心理治療過程,雖然都是非常私人且瑣碎的內容,但是我把重點放在透過具體情境找出根本原因,然後往健康的方向邁進,而不是一昧地只有開導負面情感。

我很好奇那些跟我一樣外表看似正常,內心卻早已千瘡百孔、「強顏歡笑」成習慣的人,因為這個世界彷彿只關注極度陽光或極度黑暗的部分,鮮少有人會注意到像我這種人。這讓我想起過去周遭有許多人都不能理解我這種憂鬱,到底要糟糕到什麼地步,才能獲得他們的理解?還是這已經不在他們的理解範圍內?總之,我希望讀者朋友們看完這本書以後,能夠留下「原來不是只有我這樣」或者「原來世界上有這種人」的心得就好。

我認為藝術是可以撼動人心的,藝術也確實給了我信任,它讓我相信「就算今天不會是完美的一天,至少也會是不錯的一天」「就算憂鬱了一整天,也會因為一件小事而會心一笑,這就是人生」,以及「展現陰暗面就如同展現開朗面一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推薦閱讀: 《說來有點可笑》雖然我的憂鬱症人生,並不那麼 funny

我按照我的方式進行藝術創作,我想要不帶任何私心地走入某位讀者的內心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