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 McQueen 的摯友與得意門生,設計師 Sarah Burton 成功延續了他當年的暗黑前衛,並加入女性獨有的現代溫柔。

時尚圈裡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惹誰都好,就是不要惹身穿 Alexander McQueen 的女人。

開玩笑的,這只是我的心聲,一季接著一季,依然沒變。

期待了老半天,Alexander McQueen SS20 終於在巴黎時裝週的尾聲揭開了序幕,守在電腦前全程看完直播的我,眼看一件件強而有力的設計踩著倫敦現代交響樂團現場演奏的重節拍,42 個 Look 不多不少卻缺一不可。

而在設計師 Sarah Burton 走出來謝幕時,後面跟著一群似乎看不到隊伍尾巴的「McQueen Staff」,似乎在向觀眾謙虛地說道,沒有這些幕後員工(不只是設計團隊,甚至連品牌的 HR 都走上台了)的共同努力,McQueen 絕對不會有如今成績的。(延伸閱讀:哥德美學的淋漓盡致!時尚界鬼才:亞歷山大・麥昆

「I love the idea of people having the time to make things together, the time to meet and talk together, the time to reconnect to the world. I personally can do nothing without a team.(我喜歡人們一起完成一件事的感覺,在這段時間裡我們相遇、交談,然後和世界接軌,沒有團隊,我什麼也完成不了。)」Burton 在秀後如是說明。

談回設計本身,Alexander McQueen 本季將前幾季使用過的蕾絲、薄紗與烏干紗「升級再造」,Burton 重新設計自己和 McQueen(偶像)本人的 Pattern,幻化為伸展台上的精彩作品,從開場的白色公主袖褶皺長裙搭配皮革腰封,到隨後的黑色 V 領西裝、U 領挖空洋裝,在在展現強烈且時髦的中性風範。

看完基本款,隨後是每季必備的蕾絲和布料拼接,悄悄的混進剪裁極致完美的套裝和裙裝,接著是幾套印象派圖騰穿插在其中。而當 Look 15 和 16 一走上場,我毫不誇張地屏住呼吸,模特兒單穿截半的西裝外套,套上高腰西裝褲與連身風衣,硬朗挺拔的肩線頗有軍裝的霸氣,而用以飾邊和增加層次的蕾絲則是吐露了一言半句的女人味,能把 Androgynus Warriors 風格傳遞得如此到位,現代大概無人能出 Burton 其右。

來到秀的後半,皮革開始同時混用起蕾絲與環扣,魔鬼藏在細節中,收腰處的飾扣讓腰際線若隱若現,爾後彩色印花開始出現,潑灑在看似浪漫、實則俐落的褲裝上,金色的刺繡緊接著巧妙點綴在透視烏干紗上頭,斜裁加上西裝外套肩線的突起,有二零的婉約,卻又不失八零的稜角。

秀的尾巴,出現的是我個人沒特別愛,但瘋狂洗版 IG 和 Twitter 的「繡球花洋裝」,或許是因為 Kaia 穿的關係?(至少比 Versace 的綠洋裝合理許多,Donatella 大姊拜託先饒了我。)

有人說 Sarah Burton 肩負著 McQueen 無法被超越的傳奇事蹟,也有人說她在 McQueen 逝世後終於得以突破框架。不過我想,身為 McQueen 的摯友與得意門生,Burton 成功延續了他當年的暗黑前衛,並加入女性獨有的現代溫柔。

一點性感,一點英俊,一點優柔寡斷,一點擇善固執,拼湊成 Alexander McQu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