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光綠、亮桃粉、陽光橘就這麼不著痕跡地闖入眼簾。由創意總監 Pierpaolo Piccioli 操刀,Valentino 近來營造出普世又不失大膽的風格。


圖片|voguerunway

遠看是一道彩虹,近看是一則童話,這是專屬於 Valentino 的魔力,揮舞著法杖的正是 Pierpaolo Piccioli。

雖然這麼說有點壞,在 Maria Grazia Chiuri 和 Piccioli 共同執掌品牌時,我只覺得 Valentino 是個「很美的牌子」,視覺張力夠、但設計的深度則是讓人半信半疑,後來 Chiuri 出走至 Dior、Piccioli 歷經了幾季的撞牆期,現在的 Valentino 比起以前來得自由、廣袤許多,Dior 則是讓人哈欠頻頻。

大秀登場前,Piccioli 先是在官方 IG 上 Po 了一則自己在 Place Vendôme 開心騎著電動車的黑白影片,上頭壓了一個大大的霓虹黃綠色 Logo,替即將登場的螢光盛宴埋下伏筆。除此之外,Valentino 更是大手筆直接打造了一個螢光綠線條的溫室秀場,隔靴搔著我們這群時尚迷的癢處,只有等待大秀降臨的餘地。(延伸閱讀:艾瑪華森、范冰冰演繹!Valentino 早春的叛逆復古


圖片|voguerunway

出乎意料的,Piccioli 選擇以 20 套全白的 Total Look 開場,我不禁在心裡驚呼,哇,原來一套「白衣」可以有這麼多種玩法,大翻領搭配蓬袖、深 V 和華美的摺襉裙擺,放大的荷葉領由完美剪裁的寬短褲收尾,時不時出現的蕾絲、羽毛、蝴蝶結增添了浪漫韻味,綁於腰際的繩結則是保有古典高級的氣息(讓我聯想到古堡裡固定超大窗簾的玩意,但是是美的)。


圖片|voguerunway

過不了多久,螢光綠、亮桃粉、陽光橘就這麼不著痕跡地闖入眼簾,府綢、薄紗縫製而成的三層洋裝、褶皺長裙、襯衫、百慕達短褲,用色明亮而飽和,當你以為眼前的大面積面料已經無法再更華美了,當你定神一看,Piccioli 用裝飾主義極強的金色耳飾、頸鍊、手環將高級度再次提升,吊燈、天使、飛鴿、長駒⋯⋯每個模特宛如凡爾賽宮的壁畫一般脫俗而高貴,生人勿近的非凡風骨盡現。


圖片|voguerunway

當然,少掉強烈的印花和刺繡就不是 Valentino 了,雖然我並不特別鍾意這些視覺效果強烈的元素,好似一段現代 Bridge 突兀地闖入了一譜高雅的老奏鳴曲,不過這正是可愛的 Piccioli 老兄習慣鋪陳的排秀手法——簡實,色彩,張狂,雅緻;起,承,轉,合。


圖片|voguerunway

“I wanted to work on something universal, to get back to the essence of shape and volume. Therefore, I worked on the idea of the white shirt, but treating it with a couture sensibility.”(我想要做出更普世、更具宇宙觀的作品,再帶回到我最自豪的服裝廓形和份量。因此,我試圖用做出一件「白襯衫」的技術,但是用縫合高級訂製服的美感和細膩度作為視角。)Piccioli 在下秀後如此表示。(延伸閱讀:只是簡單,真的很好:為什麼「極簡時尚」讓人們越來越買單?


圖片|voguerunway

Valentino SS20 的美感讓我想起文藝復興時代的繪畫風格,比如 Cangiante 換色法,或 Unione 統合法,就算 Piccioli 說自己沒有特別向哪個歷史或宗教取經,但是眼前的硬挺圍兜、浮華翻領、蓬鬆水袖還有無處不見的荷葉收邊,著實在在令人連結至中世紀的盛世美學。

或者說,一個義大利人在羅馬做衣服,浪漫地如此渾然天成、古典地那麼詩意獨具,只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