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情人不只男人,也有女人。當「掌控型」情人控制你的一舉一動,包括手機電腦,該怎麼辦?

文|麗莎.馮特思

一旦掌控型男人發現伴侶的生活沒有以他為中心時,他便感覺備受威脅。他會想方設法控制她的一舉一動、她的成就、與其他人的連結和互動。

且不論他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與動機,也許他以為那是理所當然的權利意識,或因為沒有安全感或兩者兼具,掌控型的男人通常會竭盡所能,將伴侶對外接觸各種資源的管道,例如有意義的關係連結與金錢,都一一切斷與封鎖,藉此削弱伴侶獨立自主的可能性。這些孤立與依賴,迫使女性無計可施,只能遂其男人所願,一切以男人為生命的中心,同時忽略她自己的個人需要。(延伸閱讀:關係心理學:如果不會更快樂,憑什麼捨棄單身?

一個掌控型男人會在女人與外界的聯絡管道上,扮演過濾的角色,迫使她逐步失去來自家人、朋友與同事的援助與支持。一名被孤立的女性,漸漸失去主體性,她的認同與身分轉由她的男人定義,除此以外,她沒有屬於自己的認同意識。她也同時失去任何自我表達的途徑。當一個女人在這樣的處境下生活長達數月或數年之後,她對自己曾經一度的想法、感受以及她向來所相信的東西,越來越不復記憶。(延伸閱讀:【丁菱娟專欄】以愛為綁架之名的恐怖情人


圖片|來源

封鎖聯繫管道

男人或許會在不動神色、心平氣和之下從許多方面下手,刻意孤立他的伴侶。但他想辦法要完全將她占為己有的過程,那些努力與付出,一開始會令人感覺像是愛。掌控型的男人通常傾向選擇年紀較輕、較不社會化、同時接受「以保護之名行限制之實」等掩護行為的女性,作為他們的伴侶,但這樣的孤立行為卻讓她陷於岌岌可危的處境中。

掌控型的男人經常孤立女人,刻意使她越來越難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他可能會堅持參與她所有的活動,這些原是她享受獨自來去的日常活動,譬如到賣場購物、逛街買衣服或與朋友小聚。

他也可能想方設法,堅持不讓她報名上任何課程,因為他不喜歡她和異性同學比鄰而坐。如果他不能緊跟著她往任何地方去,他可能會向自己的媽媽求助,請媽媽或其他家人代他完成緊迫盯人的任務。

有時候,為了說服女人不該在他無法陪伴時獨自參加任何活動,掌控型男人會提出一些牽強的理由。比方說,如果她習慣與朋友一起去跑步,那麼,他可能會制止她繼續跑步,理由是,跑步會影響她的受孕。也或許他什麼理由也不說,就是一昧執意要女人終止所有樂在其中的事物,沒什麼緣由,「我就是不要你做。」

即便在外頭工作,也扭轉不了高壓型控制下的女性命運,雖然出外工作確實使她免於澈底被孤立。就算她在工作,掌控型男人仍能無所不用其極──透過電話或簡訊、電腦訊息或出其不意地出現在她的工作場域中,來行使他無孔不入的掌控行為。施虐者會迫使伴侶下班後直接返家,不讓她與其他同事互動。面對被高壓型控制的女性,不論她是否在外頭工作,最起碼的底線是:她不能選擇在什麼地方、以何種方式與其他人建立關係與維持互動。(延伸閱讀:離開恐怖情人的復原之路:別讓他以愛之名綁架你

掌控型的男人常常私下破壞伴侶的所有支援系統。他可能背著她,故意在她朋友面前建立她的負面形象。他知道如何若無其事、不著痕跡地以話語來製造她與他人的緊張與矛盾。他會威脅或恐嚇她的朋友,甚至與她的其中一位朋友打情罵俏甚至搞曖昧或誘惑閨蜜,或藉此告知自己的女人她的閨蜜和他調情。他千方百計、竭盡所能要說服他的伴侶,將她過去曾經信任有加的人,一律排拒在外。他的目標再明顯不過──孤立她,好讓她無從選擇,只能更加仰賴他。

凱特琳的一群朋友到訪。男友傑克買了一瓶酒,請女友的一群朋友喝酒暢飲,然後轉身告訴女友凱特琳不該跟這群酒肉朋友在一起,因為他們無酒不歡,而且喝得酩酊大醉。傑克也與凱特琳的朋友們私下談話,在她的朋友面前說了些不好聽的話,希望他們知難而退。然後,他再轉而告知凱特琳,她的那些朋友都在她背後批評她,說她壞話。

善用高壓型控制的男人經常使用更強烈的孤立手段,以此測試受害者是否對他忠貞。當施虐者的伴侶和別人在一起,而犧牲了與他獨處的時間,此舉將被施虐者解讀為「冷漠」的象徵。施虐者的「緊急需求」經常與他伴侶的活動有所衝突。比方說,當他的伴侶正想要忙裡偷閒出去放風一下,掌控型男人便會堅持要即刻做愛,或發生車禍了,需要緊急給醫生看,或刻意製造一些情境以要求進一步的對話機會。

凌虐的男人常常這麼說:「家裡的事本來就不該對外張揚。」他們不厭其煩重申自己的立場:對外人提說家裡的事,形同對彼此這段伴侶關係的不忠與背叛。乍聽之下,彷彿是保護伴侶隱私的中性主張,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也因此而讓許多女性朋友毫無藉口或難以尋求外來支助。這其實是孤立政策的其中一部分。

中斷就業與經濟管道

掌控型男人經常為難他的妻子或女友,透過要求她頻繁請病假或使她在工作場域中尷尬為難,迫使她們無以為繼,根本無法工作下去,最終導致她被解僱,使她孤立無援的實況更為艱難。他會向她保證,將會一肩扛起照顧她的責任,並提供她所有物質的需求,因此,她大可辭職或另謀高就。他也可能會請伴侶為他工作。他可能鼓吹她生孩子,或違背她的意願再多生幾個孩子,然後再藉此說服她要待在家裡,因為年幼的孩子需要媽媽全心照顧。

三十六歲的美樂蒂,在一家廣告代理公司工作,這是一份需要維繫顏值的工作。喬爾對她投注於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在意與嫉妒。有時候,他會將她的筆電藏起來,告訴她,她需要「放鬆與休息」。當她準備要出門上班時,他故意在清晨時分要求做愛,讓她遲到。有時候,美樂蒂需要出席重要會議或在特殊會議上報告,醋意大發的喬爾,會氣得將咖啡潑在美樂蒂身上,故意把妻子最好的衣服弄髒,迫使她回頭再倉促更衣。

施虐的男人可能透過掌控伴侶的財務與金錢流向來孤立對方,他拒絕支付她的基本需求,或透過威嚇、耍詐、暴力與明目張膽的偷竊,拿走她的錢。他也可能要求她支付雙方共同生活的費用,包括租金、膳食與日常用品。他不讓妻子擁有信用卡,或堅持要聯名申請信用卡,然後故意刷爆卡而毀其信用。他為自己窮奢極侈、大肆消費,但卻要求她為每一筆小額費用的品項清楚交代。

有時候,女人還要支付她伴侶的學費、車貸或工作所需要的設備。雖然他千方百計,信誓旦旦將來必定償還她,但卻從未見他履行承諾。當施虐者的伴侶準備離開或當她離開以後,他可能會極力強留他的女人,不讓她走,或反過來確保他的女人已破產或信用評分極低。沒有錢,一個女人的孤立只會日益加劇。

有時候,掌控型男人會提供金錢給他伴侶,譬如,讓她享有此生未曾想過的優渥生活。於是,男人提供財富,女人逆來順受,這已然成為她享受富貴榮華所該付的代價。如果她想要離開,他會將帳單拿到她面前,耀武揚威地告訴她,她欠他太多錢了!

毀其聲譽與其他社交關係

有些施虐者善於透過破壞伴侶的聲譽或威脅要毀其名聲來孤立她。比方說,一名高中生揚言,如果某個女生不順從他的要求,則要散播她的性愛傳言。置身這種困境中的女性,通常會從社交互動的關係中退縮,因為不確定朋友圈中是否有人已經被她掌控型的伴侶或前伴侶的負面評論荼毒,而對她改觀。他對外醜化她的故事,不要求真相,不需要屬實,但求造成破壞與傷害。

一個掌控型的男人會在約會之初便想要巨細靡遺地摸透對象的個人私事,這是普遍的狀況。一開始,這樣的深度關切仿若對愛情的熱烈歡迎。但時日一久,她才驚覺原來男人把對她瞭若指掌的認識當成武器,以此來掌控她。

高壓型控制的男人經常出現嫉妒的情緒,而且反反覆覆,使他們的伴侶難以自在地出席尋常的社交活動或其他人的一般互動。掌控型男人可能會控訴他的伴侶與朋友或同事調情、搞曖昧或婚外性行為。他可能會告訴她,有人在對她放電,而她不夠敏感,所以毫無所覺。許多女性朋友不約而同地表示,她們常常需要對伴侶的所言所行加倍謹慎,其中包括她們的衣著打扮、她們臉上的化妝等都要多加留意,免得激發伴侶的醋意而引爆戰事。(延伸閱讀:為你選書|《致賢南哥》我的男友不是真的愛我,而是打算將我變成一個廢物

以科技來孤立受虐者

掌控型男人一般會私下篡改女人的手機,擅自檢閱與干擾她們的電腦,偷偷潛入她們的電子通訊產品,這部分我們會在「跟蹤監控」的章節進一步討論。

現在,伴侶們越來越頻繁地在各種社群媒體上互相留言、私訊與傳寄照片。掌控型男人會善用這些有跡可循的管道,去破壞他的伴侶或前任伴侶的名譽。他可能會對妻子或女友施壓,逼她們乖乖就範,任由他拍下親密照或性感照,他也可能會不經伴侶的同意而擅自拍攝或錄下這些極為隱私的片段與畫面。然後,他以握有不堪私密照要脅她,如果不順著他的要求滿足他,他就要將這些見不得人的照片寄給她的朋友、家人、同事或上司──寄給她電郵上、臉書或電話裡的所有聯絡人──如果她膽敢違逆他的要求。

有時候,施虐者會煽動其他人接連不斷地寄一些嚴厲的訊息給同一個女性。這些善用通訊科技,以處心積慮、疲勞轟炸與仇恨惡毒的方式,對另一個人進行危害或騷擾的行徑,被稱為「網路騷擾」,是觸法的罪行。

有時候,掌控型的男人會在社群媒體上假扮女性,那也是犯罪行徑。這些行為可以毀掉一個女性的名譽,使她的工作與社交生活同時陷入岌岌可危的狀況。

山姆化名前妻的名字珊迪,在一個流行購物網站設了個帳戶。他在網頁上留下奇怪的評論,以她之名瀏覽情趣用品與色情書籍。他也駭入珊迪的電郵帳戶並寄出不適切的訊息給她的客戶、同事與老闆。這些粗鄙不雅與低俗的訊息令人不敢恭維,逼得老闆不得不找她來開會。珊迪向老闆解釋了所有的來龍去脈。雖然上司深表同情但卻堅決表態,為免在工作場域「處理這些爛攤子」,老闆仍終止了與她的工作合約。老闆也鼓勵珊迪可以在「擺平了這些事以後」,再重新申請,回來公司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