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ubie 秉旂的新單元「我們的家」,寫新婚夫妻生活。從籌備婚禮開始,就是一連串的「夫妻角力」。有人說,七月結婚比較省,但她想說,婚姻就是一扇不會關的鬼門啊!

差點成為農曆七月新娘

時序將近秋季,更是結婚旺季,身為喜帖設計師的我,簡直忙得昏天黑地。有許多許先生的奇人軼事記在我們的家小筆記裡,都沒能好好整理。我幾乎每天都在看著新婚夫婦們甜美的婚紗照,一筆一劃勾勒。也只能在客戶來洽談時,趁著新郎上廁所或是神遊的空檔,偷偷塞給新娘粉絲團的小紙條。(好貼心)

前幾週我到台中探望出月子的朋友,她先生問我:「妳們領域現在大環境好嗎?」

我抱著他們剛滿月的兒子,內心充滿被關照的感恩,誠誠懇懇地回答:「你說人妻領域嗎?不太好。」

各位人妻,你們領域現在大環境好嗎?

講到婚禮領域,其實有很多可以省錢的小撇步,像是在農曆七月辦婚禮就是其中之一。農曆七月雖然是鬼月,但好處不勝枚舉,舉凡飯店、新密、婚攝、婚紗都容易有檔期,不用跟人家搶,送客也不用兩組人馬相看兩不厭之外,通常餐廳都會有很大的折扣跟優惠。我跟許先生就曾經考慮過要在農曆七月辦婚禮,有那麼一瞬間。

「辦在農曆七月超便宜耶。」我說,去年這時候我們正在找餐廳。

「喔?那我們就辦在七月啊!」

「好啊,這樣我們就有整整一年可以好好準備了!」

「…...那還是不要好了。」

對許先生來說,長長的備婚期是比長長舌頭的鬼更可怕的存在。如果說沒有禮俗上的顧慮的話,其實在農曆七月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案。或是你老公不怕鬼(備婚)的話。


圖片|小眼攝影

婚姻就是一扇不會關的鬼門

前兩週許先生下班回家,突然宣布:「老婆,今天是約會日!」

問他要去哪也不說,一臉神秘:「妳跟著我走就對了!」

許先生特地帶我到了一間我嚮往已久的高級麵食餐廳,還訂了飯後的電影票,安排得彷彿我未婚。我到餐廳門口,便喜上眉梢,等不及要點餐。麵食餐廳有著琳瑯滿目的麵條選擇。

「你要吃什麼?」我問。

「這個,天使麵。」

「你為什麼要吃天使麵啊?」總覺得特地來一趟,應該可以吃一些特別的。

「因為跟天使吃飯,就要吃天使麵。」

「歐歐,原來如此,很合理!」

我就這樣被哄得服服貼貼的。等餐時,許先生牽起我的手,含情脈脈。我也牽著他的手,終於忍不住開口:

「老公,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怎麼帶我吃這麼好。」

許先生笑笑,說:「今天,是中元普渡啊。」

「......」

原來天使是這個意思嗎。

(納命來!)

所以,何苦汲汲營營於鬼月的折扣呢,婚姻就是一扇不會關的鬼門啊!(怎麼突然想唱歌)

 
圖片|小眼攝影

籌備婚禮的各種衝動

前幾天有新娘讀者傳訊息來,字裡行間充滿了無奈和滿滿的,殺氣。

「秉旂...請問你籌備婚禮的時候,怎麼面對想掐死另一半的衝動?」

首先,確認他們倆已經登記完成,於是身為合法的配偶,自然要用合法配偶的立場去處理。在先生可能遇上血光之災、大劫難逃的時候,一個用心的合法配偶,一定會盡全力幫老公消災解禍。

「花他的錢幫他消災!」三觀不正,鐵口直斷,誤人配偶。

但其實,我可以給所有因為新郎事不關己態度而火冒三丈的新娘們最大的建議就是,把婚禮當作是個人的才藝發表會吧。想怎麼展現就怎麼展像,有什麼願望就努力實現,盡情和自己玩樂享受吧。新郎什麼的,就只是當天會出席的最大贊助商。

看看我,我就是這樣,自從我頓悟了我們倆在婚禮籌備上的關係之後,我從此變成了一個快樂的新娘,順利完成我的婚禮。新娘本就該美美的嘛,開心最重要,我們要努力積極正面思考啊,看我多快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重點是,不要太早登記。(醜哭)

我把這則「怎麼面對想掐死另一半的衝動」的訊息拿給許先生看,許先生笑得不可遏止。

「她問對人了,妳就是這方面的專家!妳超厲害!」

「我一點都沒有被稱讚的喜悅。」一點都沒有。

快問快答:什麼時候會被稱讚還一把火?

答:被老公稱讚婚禮辦得很好的時候。

看著許先生大笑的背影,我不禁感嘆。先生們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生命有多麼珍貴,一個不小心,就只能中元普渡相見了。(呸呸呸)

「妳就直接花錢就對了!」

「哈哈好,我努力!!」

我又即時挽救了一條先生的生命,覺得內心充滿意義!


圖片|淬戀影像

敬愛妳的婚禮贊助商吧

其實我也不是馬上就頓悟的,我備婚的時候,為了安撫自己,跟閨蜜說「新郎在婚禮當天,就是個配件而已!」

許先生聽到後覺得尊嚴受到威脅,嚴正抗議:「我才不是配件,妳怎麼可以覺得我是妳的配件!」

於是我經過深刻的反省,覺得不能再把先生當配件。便列了一些(真的只有一些)代辦事項給他,讓他可以有參與感。

許先生看了一下,「老婆,妳決定就好,我就只是個配件而已啦。」

(納命來!)

說好的尊嚴呢!?但我後來才知道,他們真的不是配件,是最大贊助商。名字要醒目、照片要隨處可見、主持人要介紹到他的優點、要上台致詞、要敬酒要寒暄要握手要和來賓拍照,但整個活動,他都不知道怎麼完成的。不是贊助商是什麼。如果是綜藝節目,節目名稱就會是:我是新娘—由站長路可贊助播出。


圖片|小眼攝影

那到底,要怎麼跟先生溝通呢?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是唯一真理。吵架的時候,更要有技術性的說話。

哪個夫妻不吵架?許先生跟我當然也是會吵架,就來說個吵架小故事:

上上個月我去參加文藝營,出發前跟許先生耳提面命,「營期結束後要來台北車站接我,週六下午三點到四點得空下來。」一次兩次,我反覆說著像背課文。

許先生點頭說好。出發前,拖著行李下車準備和營隊會合,關車門之際,又再說了一次。求許太太心裏陰影面積。

但,人算不如許先生忘。營期第二天,他就興高采烈傳 line 給我,跟我說「老婆,我要去台中找朋友,三天兩夜唷!」我掐指一算,不對啊這時間點。我反對,但他說他已經答應別人了,因為記錯接我的時間了。

「蛤,那我怎麼辦?」

「明天接不了了~搭車吧~」

文藝營或許真的是風水寶地,讓人都知書達禮了起來。於是我在文藝營裡,按耐著我滿腔的人妻怒火,將之轉換成文人的哲學思辨,輕輕地,回傳了一句。

「你自己好好想想。」

然後開始轉頭,跟室友嘩啦啦說起這廝有多麽忘恩負義、多麽沒有良心、多麽白目沒藥醫。

「這是否很值得生氣發飆、值得大吵一架!」

「非常值得!」

我就知道文藝營裡的少女從不讓我失望。

雖然值得大吵,但我們在文藝營,我們是讀書人,讀聖賢書所謂何事?就是用在此時啊!大詩人白居易明明白白告訴我們:「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就是在告訴我們,老公白目時,先別憂愁生恨,沉住氣,此時無聲勝有聲啊!(超譯白居易)

儘管許先生傳訊息叫我別生氣,我依然很不開心。但我非常不喜歡吵架,更不想要讓許先生的失誤,影響我後面參加營隊的好心情。拿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實在太不划算。秉持著白居易先生的教悔,我決定沉住氣。思考該怎麼趕快結束自己的不開心,讓我還能好好享受後續的營期。

阻止他?看來是不能了,如果他又一臉臭臉來接我,事情也不會比較好。原諒他?似乎只能如此了,夫妻到頭,不就是互相忍耐互相原諒嗎?但當然不能白白原諒他,否則我情何以堪,我那朝思暮想的溫馨接送情就這樣被打破,在連上了三天課程後,還得一個人提著大包小包行李,從城市的一頭奔波到另一頭。我雖然參加暑期營隊,但我的體力已不再少年。
 
「隨便你。」

「別生氣啦。」

「自己想想要怎麼補償我。晚上提企劃給我,通過才能讓你去。」

「那有什麼問題。」
 
我當然會原諒,還要原諒得理直氣壯、原諒得風風光光、原諒得有面子、還得有裡子。於是,就如同我之前說的,永遠給另一半一個台階,補償方案就是給許先生的台階。重點不是拿著他的錯誤劈頭蓋臉罵他、或是逼得他得低聲下氣道歉,感情不是唇槍舌戰,不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重點是我們是否都願意把合好當作溝通的目的,而不是把勝利當作必要的結局。

在每次不愉快的事情發生時,我們能不能有一個平衡的解決方案,願不願意為彼此展現出誠意,不讓這種不愉快在時間裡無限蔓延,在感情裡埋下破壞。

「老婆,你想去沖繩還是峇里島?還是想吃大餐?」

不久後,許先生如期交上他的補償方案,老實說比我想像得有誠意多了!我當然二話不說,選了--

「峇里島~」

這種補償方案有什麼好不能接受的呢?用一個小小台階,換到了一個大大台階。許先生讓我從怒氣高漲的烽火台,能體面優雅地走下來,還走到峇里島。划算!

於是,我們就出發去峇里島了,喔耶!!又是一次人妻的勝利(搖旗吶喊)

等等,不是說婚姻不是戰爭嗎!?

哼,太天真了,人生就是一場戰爭啊啊啊!(殺~)(上集回顧:我們的家|能讓我快樂做自己的,便是我的永久戶籍地


圖片|淬戀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