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還不懂得如何愛自己、照顧自己的心情時,給出的愛常常是傷人又傷己,卻依舊不自知地凌遲彼此⋯⋯。

這是常志第二次進入諮詢室。

他說:「上一次的催眠之後,我似乎知道了感情困擾的深層原因了。但是我發現,我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一直想用孩子抓住前妻。」(上一篇:催眠故事|放不下一個人?或許是你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上一次催眠結束後,意識到自己放不下前妻,是因為自己長久以來一直忽略去面對、以及經營自己想要的人生;於是常志痛定思痛,開始重整生活,建立新人生。他決定搬家、安排更多與親子活動,也開始建立運動的習慣。重新建立新生活的過程,心還是隱隱作痛。當孩子在媽媽那邊的時候,常志會藉故打電話給前妻,但前妻都會直接把電話讓孩子接:「我心裡知道,我是很期待聽到前妻的聲音的。」

「前幾天與孩子聊天時,聽到了一個令人錯愕的消息。」常志的眼神很落寞:「孩子說媽媽在考慮要不要與另一位叔叔結婚。」這個讓人晴天霹靂的消息讓常志像是隻鬥敗的鬥雞,本來滿心鬥志想建立的新生活好像一夕間消了氣。

「我心裡很清楚,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還是為了等待她看見我的改變。但是我同時間也發現,當我越想抓住她,她卻離我越遠。」

「我真的好希望,她能夠轉頭回來看看我,理解我的改變。」

又不是我的錯,我為什麼要道歉?

隨著催眠的引導,常志回溯到國小時期的自己。「我站在病床旁邊,看著國小同學,心裡很不甘心。」

讀小學的男孩,正是活力旺盛的時期。有一天常志與同學在打鬧時,在肢體的碰撞下,同學不小心受了傷,頭撞到桌角。

「我被爸爸抓到醫院旁,逼著跟同學道歉。」常志憤怒的說著:「又不是我的錯,我為什麼要道歉!」

我引導常志表達自己生氣的心情,於是他轉頭向爸爸說:「為什麼你不願意相信你的兒子呢?難道在你心裡,我就是這麼壞,會故意讓同學的頭撞桌角嗎?」

「老師人也沒有在現場,他並不清楚真正的情況,你可不可以也聽聽我怎麼說,不要只相信其他的人?」原來在常志憤怒的表層下,藏著不被信任的受傷心情。於是,我引導常志,去陪伴受傷的內在小孩。


圖片|來源

長期渴望愛的內在小孩

也許是長期忽略內心的聲音,所以在一開始,常志的內在小孩是背對著他的。

我請常志尊重內在小孩的意願,並多些耐心去陪伴內在小孩,終於,常志的內在小孩轉過身面對常志了。「他看起來好虛弱,我可以透視他的心的顏色,他的心是沒有血色的。」

接著,感覺有根管子連結兩端的心臟部位,血液從常志這裡輸送到內在小孩的身體⋯⋯「給了他能量之後,他看起來比較有血色一些了。」

吸收到能量的內在小孩看起來變得更加貪婪,不斷的想向常志索取能量。「他的表情變得好恐怖,我覺得我的身體開始變得好虛弱,我想逃跑,不想再給了。」

我問常志,想要怎麼補充流失的能量呢?隨著直覺,常志來到一片令人放鬆的草地:「我張開雙臂,躺在草地上,曬著太陽。感覺太陽的溫暖讓我有充電的感覺。」

最後,我請常志邀請內在小孩一起躺在草地上,補充能量。真正的愛,不是互相掠奪、索取能量,而是能照顧自己,用分享的心境下,讓彼此的感情能愉悅的流動。

原來我一直在扮演能量索取的角色

「我們來玩另一個遊戲。」我對常志提出邀請:「我們把角色互換一下,如果內在小孩的角色換成是你,而給予能量的角色換成是前妻。你覺得這個狀態在現實生活中是吻合的嗎?」

常志沉默了半餉,但是理解我的意思之後,他的樣子像是身體通滿了電流:「呀!我終於懂前妻的心情了!我現在全身起雞皮疙瘩!」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她會一直逃開、離我越來越遠了!」

當一個人還不懂得如何愛自己、照顧自己的心情時,給出的愛常常是傷人又傷己,卻依舊不自知地凌遲彼此。
真正的愛,是兩個各自獨立且完整的靈魂,彼此吸引、互相支持,活出更圓滿的人生。

離開催眠狀態的常志,像是靈魂被狠狠敲了一記,用無比清明的眼神看著我。

「當你離開諮詢室回到生活之後,還是可能會感覺到情緒上的低潮,這是很正常的喔!」我提醒常志。

「要在心裡真正離開一個人,並不是那麼容易,有情緒上的拉扯也很正常。但是就像在草地上補充能量的你一樣,你需要在生活中找到照顧情緒的方法。」(延伸閱讀:心靈牌卡|現在的我,要如何照顧自己?

「當你知道在情緒低落時要如何自處時,也懂得愛自己時,你就不需要向別人索取愛跟能量了。到了那個時候所建立的關係,會是真正成熟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