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時尚很無聊?你會這麼想,可能是因為你沒看過歐森姐妹的設計:俐落肩線、時髦收腰、魔鬼藏在細節裡!

又一次,歐森姐妹教會我們「性冷感」也是一種「性感」。

按照慣例, The Row 20 春夏系列依舊選址於品牌位於紐約格林威治街上的工作室裡舉行,除了方便(笑),當然可以看出 Mary-Kate 和 Ashley 要我們在遁世意味極濃的象牙白空間裡頭,與靈魂樂相伴,雙眼專心注視著她們的設計,不譁眾、不疑有他。


圖片|來源

幾件看來極其舒適,絲麻混紡的黑色襯衫、風衣、長褲倏地魚貫出現,正當你想打哈欠的時候,雙層拉鏈的西裝外套、反向拉鍊的寬肩襯衫成功攫住你的眼球,俐落肩線、時髦收腰、魔鬼藏在細節裡,大抵就是 The Row 本季的關鍵字。

我特別喜歡 Maggie Maurer 身上的鵝蛋黃壓紋套裝和 Look 31 仙氣十足的幾何瓣狀透視長洋裝,不過度強調比例曲線、色彩圖騰,反而以寧靜以致遠取勝的「 Normcore 」令人屏息, Less is more, you hear’em?



圖片|來源

你知道,要把「極簡主義」傳達到最高境界,要嘛得像 Phoebe Philo 用淡雅的力量道盡故事;要嘛得像 Helmut Lang 或川久保玲從 Basic 單品找出玩興;要嘛你得學著歐森姐妹,每件單品都似曾相似,你甚至可以說自己曾經在 Zara 看過它的類似款,但多看幾眼你會發現, The Row 極其完美的剪裁,讓一件西裝外套或落地寬褲可以優雅又不羈;一襲長裙可以疊皺、收邊到讓人流口水、旁人望塵莫及的境界。(延伸閱讀:有時候,越看不懂的時尚,越有意思:J.W. Anderson 就是其中之一


圖片|來源

「當美國 Ready-to-wear 品牌正不斷掙扎於與歐洲那些口袋深、知名度高、風格強烈的老時裝屋與龐大集團競爭, The Row 依然成功擠進這個早已飽和的市場,讓美國時裝產業重新獲得重視、讓紐約時裝週不再只是菜鳥設計師的角逐競技場。」連熱愛瘋狂裝束的時尚蕭婆 Anna Dello Russo 在看秀後都這麼說了,看來歐森姐妹收服的可不只是我們這群小眾時尚迷的心啊。

The Row 在過去三個月裡頭,線上的零售(歐森姐妹只經營 Direct-to-consumer 的市場,所以你是代購不到它的)逐年增長一成,在全球八十個城市開滿了兩百間門市,當 Burberry 的實體門市全部倒光光時, The Row 則是一間一間接著開,每年淨賺一至二億的營業額⋯⋯


圖片|來源

這些數字有多驚人?我個人是不太意外,畢竟當 Phoebe 粉高喊著 CELINE 已死,對於 Daniel Lee 剛接掌的 Bottega Veneta 信心又不是太夠, Lemaire 、 Acne Studios 、 Joseph 這些同性質品牌的消費受眾又逐漸定型,愛極簡的美國人怎麼辦?我想, The Row 出現的時機是再 Fit 不過。

所以誰說性冷感沒市場?低調有低調的美跟質感,看不懂的慢走先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