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than Anderson 再現玩心,本季的關鍵字是「凝視」,更詳細來說,是「感知」—感知事物的出現與消逝,一起來看看這場精彩的秀吧。

又一次,我搞不懂 Jonathan 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我還是看得呵呵笑。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時尚設計師大抵可以分為兩類,某些設計師對於他們放在伸展台上的靈感暸若指掌、直言不諱,談起每件單品的概念、模特排序的用意、大秀佈置的巧思,他或她大概可以跟你聊個幾天幾夜,比如女權掌舵者 Maria Grazia Chiuri、比如荒謬大師 John Galliano、比如暗黑鬼才 Riccardo Tisci(By the way,這季的 Burberry 實在是難看到不行)。(推薦閱讀:你看過她的經典標語,但懂她的野心嗎—Dior 創意總監的女性主義

另外一群設計師則是講不太出什麼大道理,他或她只做他們當季「有感」的東西,運氣好的話、消費者愛到卡慘死,銷量聲量雙雙扶搖直上,之後幾乎品牌做什麼我們都照單全收,因為我們的「品味對上了」,比如方才離開 Vetement 準備專心搞大 Balenciaga 的 Demna Gvasalia、比如替 Gucci 寫下不死神話的 Alessandro Michele、比如 Francesco Risso 打造的新 Marni 帝國⋯⋯。

還有這位,外表無害的 Jonathan Anderson,卻默默在兩個大品牌間耕耘(聯名、合作也是從來沒少過),他的設計總像是用幽默感重新詮釋性別與身形模糊之下的再現玩心,而這次 SS 20 的 J.W. Anderson 當然也不例外。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本季的關鍵字是「凝視」,更詳細來說,是「感知」—感知事物的出現與消逝;感知想像力與現實有多違和;感知自由之於衣著的重要性。

一件件不強調腰線的抓皺長洋裝率先開場,然後是品牌從來沒少過的大翻領外套與風衣,緊接著是流蘇挖空毛衣搭配寬鬆的麻質長褲、灑滿金蔥及亮片的洋裝粉墨登場,這裡挖一點、那裡刻意加長一些,嘿,若是論及服裝的多樣性啊,我們 Jonathan 從來就沒在輸的。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Vogue Runway

如果你再更仔細端詳模特身上的配件,在胸部上的「亮片假內衣」活像是一雙注視的眼睛、腰部環繞的寶石則宛如不斷上揚的淺笑,頭罩、披風、毛流面積過大的包包也通通不留情的攫住耳目,然後我們才發現,It’s all about having fun. 另外,Jonathan 也大玩「份量比例」,收腰的西裝搭配極寬及地褲、再由竹製綁帶涼鞋在腳腕處添加巧思,將層次與質感推至最頂處,什麼女裝?什麽色彩規則?什麼實穿性低?J.W. Anderson 的字典裡才沒有這些舊時代的詞彙,他只想玩一場,就這麼簡單。


圖片|Vogue Runway

「我想要人們用雙眼注視著、感受著我的作品,春夏就是要快樂,所以我選擇相較於秋冬更亮一些、多彩一些的布料,然後我把寶石大量灑在各處,沒有規則的,我在工作室就是隨心情把他們縫上去,想不到滿好看的。」

Jonathan 在秀後受訪中如是說道。


圖片|Vogue Runway

圖片來源:https://www.instagram.com/voguerunway/

我必須承認,這次 Jonathan 可能有點玩太開,所以並沒有像前幾季一樣給我一種「拳拳到肉」、「套套買單」的強烈感受,但那又如何呢?或許我早該慶幸他還有 J.W. Anderson 讓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回到巴黎的 LOEWE,則是在大集團下穩紮穩打的商業美學。

最後提醒一下各位,如果看上本季推出了「海軍藍」新色的棒球帽肩背包,現在在官網上已經可以下訂囉,買完再跟我說裝不裝得下手機、錢包、鑰匙。


圖片|Vogue Run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