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對象愛搞消失,又不解釋」、「我明明人很好,幹嘛不跟我當朋友?」、「每次約會都被問東問西,當我是 Google?」插畫家用美式幽默,畫出這些說不盡的戀愛心聲,帶點厭世地收集紐約版都市戀愛圖鑑,一針見血,戳中你我的愛情難題。

「曖昧對象突然搞消失,回來又不解釋」、「我每次都被男生問女生心裡在想什麼,當我是 Google 一樣」、「穩定交往以後,就把我當盆栽」。當代戀愛場景,總是充滿好多我們難以解答的問題,我們在戀愛中跌跌撞撞,有時流淚,有時大笑。來自紐約的插畫家 Samantha Rothenberg,用她幽默的美式風格,畫出這些說不盡的戀愛心聲,帶點厭世地,收集這些都會中的男女圖鑑,一針見血戳中你的戀愛難題。

莫名奇妙的地鐵人:「常常無預警關閉,事後再給出超爛的解釋」

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我的約會對象,常常搞消失、突然裝神秘、訊息都不回、煩惱不跟我說,然後事過境遷,再給個超爛的解釋。」這種對象,就像紐約地鐵一樣,常常莫名其妙大誤點或關閉,事後再給個官方說法,造成乘客困擾。戀人猜不透的心,是紐約的地鐵時刻表,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班車何時會來。(同場加映:曖昧為什麼不說清楚?心理學解釋「備胎關係」

交往後,我變成盆栽人:「我總覺得自己像盆栽,被放置好幾周,快枯死了」

交往一段時間之後,很多人說不出口的煩惱是,本來預想中應該是甜甜蜜蜜的同居生活,卻平淡無味。你變成家中的背景,他好像常常都搞不清楚你在不在家。插畫中的 murmur 就是:「我總覺得自己像你家的盆栽,被放置好幾周,我快枯死了。」

Google 工具人:什麼都要問我,我才不是你的知識家

「我每次都被男生朋友問『女生心裡在想什麼』,當我是知識家一樣。」常常被喜歡的對象問,晚餐要吃什麼、暑假有什麼好玩的、甚至還被當成愛情顧問,問男生/女生,到底心中在想什麼。如果遇到這種狀況,請像圖片中的女生勇敢說:「我才不是你的 Google!」(延伸閱讀:「工具人」超商廣告為何讓你生氣?每個人心裡,都可能住著一個蕭博駿

愛傳生殖器照的人:拜託,別再未經同意傳你的照片來了

有時候,我們也曾收到陌生人傳來生殖器的照片。假使雙方同意,那是可愛的情趣。但如果沒有經過同意就傳來,就是一種不舒服的性騷擾。莎曼珊收集網友留言,用嘲諷口氣畫出這張圖,「就像是有些貓咪,出於不知道的原因,總會刁來一些小鳥屍體。」或許是想博取好感,(但通常,都是徒勞無功。)

迴紋針人:明明沒有很喜歡,還是愛放線

「明明沒有很喜歡你,但還是喜歡跳出來三不五時逗你一下。」愛放線的迴紋針人,就是這種類型。之所以得名,是因為就像 office 系列中的迴紋針小幫手,既幫不上忙又愛刷存在感。(同場加映:「安安、在幹嘛、吃飽沒」你也遇過窮追不捨的 Paperclipping 嗎?

硬要當朋友人:「幹嘛不跟我當朋友,我明明是個好人」

被拒絕了,卻說「幹嘛不跟我當朋友,我明明人很好。」被拒絕我們一定都會難過,但是世界上還有很多親切善良的人,對方不一定非得跟你做朋友。倒不如讓自己慢慢放下,跟其他人交朋友吧。

情緒勞動人:「我解釋情緒勞動給你,拜託給我注意聽」

也有一些人,總是為愛付出不求回報,搞得身心俱疲。一方往往投入大量的情緒與精神,安撫、關懷、支持、逗對方開心。這就是所謂的「情緒勞動」(emotional labor),圖片中的女孩就正在盡心解釋給男生聽,到底關心別人,為何也是一種勞動。

莎曼珊的圖鑑,出自自己和網友投稿的經驗,貼切又帶有黑色幽默。當然,你也不一定要完全同意她圖中的性別角色,是否複製了真實生活的刻板印象。但她的一針見血,卻戳中無數都會男女的心──只是想要愛,為何這麼難。(延伸閱讀:單身廣告揭露的貧乏愛情想像:不是每個人的愛情都是戀愛養成遊戲

獨一無二的我,真的會被愛嗎?

她的畫,也讓我們在一張張圖片中,得到被說中的安慰。無論如何,屬於我們這個世代,都在跟戀愛一次又一次的交手,也慢慢找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