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平常做夢嗎?如果你夢到家裏正在裝修,覺得有些心浮氣躁,可能是內在正在暗示你——你的世界正在失去秩序⋯⋯

夢者

Lily,女,三十八歲。

夢境

我的家裡在裝修,很亂,我的心裡有些煩。

分析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夢,不過,它有一個很棒的引子。

Lily 是我在廣州蓮花山上催眠課的同學,她做這個夢的前一天上午,給我們上課的世界頂級催眠大師史蒂芬.紀立根老師講了一個故事。

法國一個男孩,八歲的時候和同學在教室裡打鬧,不經意摔了一跤,眼睛撞到尖銳物,雙雙失明。

對於一個八歲的孩子來說,這是何等殘酷的意外。然而,這個男孩卻很快就接受了這一事實。當醫生說,你會終生失明時,他反而有一種奇特的感覺,自己好像正處在一個光明的世界裡。這個世界充滿能量,當他調整自己的頻道「聽」到這能量時,一個光明的世界就在他面前展開了,他似乎還可以聽到別人的內心世界。


來源|unsplash

這個男孩成長為一個青年時,趕上了納粹德國侵占法國。他和另外三名青年參與創辦了一個反納粹組織,成員最多時有一萬五千餘人。他的一個重要工作是面試想加入的成員,以防止間諜的闖入。

面試時,他只是坐在那裡,去「聽」那能量,以此來判斷對方是否合適。(延伸閱讀:學習說話技巧前,你該做的,是「找到自己的聲音」

一直以來,他總是對的,只有一次錯了。那次,時間很緊迫,而對方又是他們中的一個人的好朋友。他開始用頭腦來做判斷,對自己說,這個人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他感覺到,能量場中有一塊很黑的地方。儘管如此,他還是想,這個人就算有點問題,總歸還是可以信任的。最終,他同意吸收這個人進入他們的組織。

很不幸地,事情發生了。這個人果真是間諜,他出賣了整個組織,大部分的人被抓並被送進集中營,不少人死在集中營裡,但這個負責面試的青年生還了。

二戰後,這個青年成為一名作家,在一所大學教授文學,並寫了自傳。在自傳中,他一再強調,我們每個人的內在都有光明,而我們的欲念和思維把我們卡住,讓我們遠離了這內在的光明。也許因為失明的關係,他比普通人更容易碰觸到這內在的光明,但有的時候,光明會黯淡下來,甚至幾乎要消失了。

在他的家中,如果他讓自己自信地行走,毫不猶豫地投入,那樣失明對他沒有任何阻礙,他能「看」見家中一切事物。但是,如果他走神了,譬如走在房間裡,卻想著鎖裡的鑰匙,想它是有敵意的,那麼每一次他都會被傷到。

在自傳中,他寫道:

當我的心平和時,無論走在家裡什麼地方,我在前一刻就會知道,房間裡的東西在哪裡。但如果我生氣了,不管生氣的緣由是什麼,家裡所有的東西好像比我還氣,會在最不可思議的角落裡躲起來,像烏龜一樣躲起來,像瘋子一樣野起來,這時我會不知道我的手和腳該放在哪裡,並且很容易就會撞到東西。

我學會不嫉妒、不友善,因為一旦如此,就會有一條繃帶封住我的「雙眼」,突然有一個黑洞在我周圍打開,我只能無助地待在裡面。

⋯⋯有了這個工具(內在光明的指引),我為什麼還去在乎規範?我還需要紅綠燈嗎?我只需要信任那個光明的所在,它會教我怎麼生活。

這是一個很動人的故事。紀立根老師在講這個故事前,先集中講了他的老師米爾頓‧艾瑞克森的生命奇蹟。這兩個故事的類似之處是,故事的主人公都遭受了命運的無情打擊,但他們並沒有抱怨自己失去的一切,而是由衷感謝自己所擁有的,最終他們開啟了生命的廣闊空間。(推薦你看:人生是一場長途旅行:勇敢迷路才有出路

對此,紀立根描繪說:

「任何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是一個機會,是一件禮物。有些禮物非常可怕,即便是你的敵人都不願意給你,但當它發生後,請接受它。一旦接受,它就是一個禮物。」

這個故事中,紀立根著力講了男主角在自家房間裡的故事。而後 Lily 便夢見了自家房間裝修的故事,顯然是法國男孩的故事引起了她的共鳴和反思。


來源|unsplash

房間,可以理解為心或自我結構,而 Lily 夢中的房間正在裝修,其寓意是 Lily 認為自己需要成長,而且是主動地成長。

Lily 上了很多課程,這次的催眠課只是其中之一。她說,她上課的目的是想更好地幫助別人。但這個夢或許是在提醒她,她上這些課更重要的是「裝修自己」。

房間很亂,這或許有雙重含義:Lily 的內心有點亂,Lily 的「家」,也就是重要的親密關係中有些麻煩。

通常,當一個人內心有點亂的時候,很容易找到外在的理由,覺得是別人,譬如配偶和孩子令自己心亂。然而,法國男孩的故事很經典地顯示,當你在一個房間裡迷失時,不是因為房間自身所導致,而是因為自己的心先迷失在憤怒、嫉妒或不友善中了。(延伸閱讀:塔羅占卜|你的內在小孩,有話想對你說

考慮到這個故事和 Lily 的夢的緊密連結,可以說,這個夢是在提示 Lily,你感覺到亂,首先是你的心亂了,很可能是你先憤怒了。

你的心失去了秩序,於是外面的世界──家,也失去了秩序。

怎樣才能恢復這個秩序呢?可以透過「裝修」,將「家」修飾成自己所希望的樣子,這是我們喜歡做的事情。

也可以向法國男孩學習,學習相信內在光明的指引,學習把自己像這個男孩一樣,交給自己內在的靈性,讓它指引自己。它可能會將自己帶向自己所希望的方向,但也很可能不是,這時她要聽從於它。

如果不這樣做,而仍然執著於自己意識層面的希望,那麼就會像法國男孩招募那個間諜一樣,就像他在房間裡行走一樣,會「摔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