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歲彭雄渾顛覆你對年老與時尚的想像。綁辮子、穿潮服做生意,從頭到腳都能看見他標新立異的細節,他相信:「好好穿搭是能得到讚美的,是能讓別人覺得開心的事。」

在臺灣,男人留長髮已經是很正常的事,但留長髮綁辮子、四季都戴著帽子與絲巾,隨時都打扮有型的男人可就很少見了!

總是長髮馬尾、穿著獨具品味的抽象畫家彭雄渾,就是一位少見的台灣穿搭達人。曾是一代臺灣箱包外銷設計大王的他,從衣著到做生意都堅定做自己,不但讓他在充滿歧視的歐洲市場上獲得尊重,甚至受聘為班尼頓全球獨家首席箱包設計近十年。「作外國生意不需要卑躬屈膝,要相信好東西走到哪都是好東西!」

 
圖片|作者提供

藝術生活化的每日最小劑量

「聽說您即使只是出門到便利商店、五金行買個東西,也會全身完整穿搭漂亮才出門,也為什麼您會如此重視穿著打扮?」

彭雄渾笑著說:「我習慣每天早上起來先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接著好好挑選這一天要穿的衣服,當衣服搭配好之後,我會覺得很舒服、很陽光,等不及要過這一天,所以不管有沒有人看,不管那天有多忙,我也從來不會隨便穿衣服。」

對彭雄渾來說,這每天穿搭的時光都相當享受,不只是為了讓看的人欣賞,把自己穿得好看自信也是對人生負責的態度,把自己當成藝術品,每天都展現出好看的模樣,是藝術生活化的每日最小劑量。(延伸閱讀:好看穿搭,是一種日常靈感累積:可以用一輩子的時尚原則

現今看來瀟灑的他,年輕時卻也曾被親戚認為是小混混,甚至被警察「關切」:「大概四五十年前,我留著長髮走在路上,竟然被警察拖到一旁剃掉,我很生氣,長頭髮到底犯什麼法?為什麼不去抓小偷?這樣的事,你們現在一定很難想像。」彭雄渾苦笑說。

在這性別平權的時代到來前,他便覺得男人也應該重視外表,即使在自己的家裡,也要做好完整穿搭;「我非常喜歡把自己裝扮整齊,對我來說,不管有沒有人看,穿得好看都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另一個心法,是除了把自己穿好看,也要願意欣賞別人、不吝給予讚美。

「當我看到朋友那天穿得很好看,我一定稱讚他,比如說:『你今天的上衣配這個顏色很好看噢!』,或是『你這件衣服的設計真不錯,很適合你!』」這樣不但雙方都開心,也能從身邊改變起傳統對「打扮是女生在做的事」的既定想法。

當你願意先讚美身邊的人,無形中也是在你的世界裡傳達一個訊息:「好好穿搭是能得到讚美的,是能讓別人覺得開心的事」,當身邊的人都覺得穿得好看是很舒服的事,你就更會願意打開心胸,好好穿衣服,其實就是一種在生活中實踐藝術的最簡單方式。

 
圖片|作者提供

征服香港,我就是名牌

「很多人會說你在做生意耶,穿這樣綁辮子,不像生意人啊!」對這樣的質疑,他直率地回答:「我說,我不用像生意人,我只要像我自己就好!」

這樣的精神,也讓他在香港發展的時期如魚得水。

這在他的自傳《燦爛人生Life in Color》(愛文社出版,2019.3)中有一段精彩的描述:

1970年代,製造業曾是香港在戰後三十年的經濟支柱,當彭雄渾在1986年進入香港,已是製造業逐漸外移的時代,國際貿易量日漸增加,許多海外銀行在此時進入香港開業及設立分支機構,香港漸漸成為亞洲的金融中心。

「他們會很注意你穿什麼鞋、戴什麼錶,心裡判斷你夠水準才會跟你做朋友,那時在香港如果穿布鞋問路是沒人會理你的,甚至說普通話也會被瞧不起,一定要穿西裝,講英文或廣東話,他們才會理你。」

「在香港做生意,不要說穿什麼衣服了,見人時手上就得拎著一支名筆,牌子一定要是卡地爾,一支四五千塊港幣,Parker、Montblanc 都不行,打火機拿出來一定是 Dunhill 或 S.T.Dupont ⋯⋯那時大家坐下來,桌上東西拿出來一個比一個亮啊。」彭雄渾說,他也喜歡好東西,但不喜歡努力做表面功夫,好像隨時擔心被人瞧不起。

在一片名牌中,彭雄渾也維持了著他獨樹一格的風格。

「我可以學他們用那些筆啊打火機的,但他們學不來我的穿衣風格。比如說我會打領巾,戴帽子,或者在西裝裡穿帽踢,他們看了都會傻眼,不知道衣服還可以這樣穿。」

他年少養成的不穿襪習慣也讓香港人覺得奇特。「不管我穿得多整齊,鞋子一雙有多貴,我就是故意不穿襪子,就是為了標新立異、跟別人不一樣!」


圖片|作者提供

特別的穿衣風格,反而使他簡單,具說服力,在那個年代獨樹一格。他成了自己公司的最佳代言人,折服許多那時跟他做生意的香港人。(延伸閱讀:「越簡單越時髦」:給你的 7 日白 T 穿搭提案

(引自《燦爛人生Life in Color》p.255)


圖片|作者提供

今日,他已卸下了企業家身分,潛心作畫,但無論是跟朋友打牌、出門購物,甚至只是待在家裡看電視不出門,他依然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帥氣逼人。即使是在獨自畫畫的時刻,他依舊穿著帥氣的牛仔褲、帆布鞋揮灑顏料、發揮創意,而那些沾上顏料的布鞋、牛仔褲等,稍加穿搭,又成了他平日可以用來呈現特色的裝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