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意識到自己現在正戴著面具,或活在別人的期待當中,每天做一些別人覺得是「應該」的事情,悶悶不樂,卻又沒有打算做出任何改變,那麼可能你現在還不夠痛苦,不夠痛苦到逼迫你踏上成為自己的那條路。

我想邀請你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是做自己比較好,還是帶著面具、隨波逐流跟著大家的期待來生活比較好?

讀了很多書、聽了很多演講、去了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告訴你做自己愛自己的人最美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你的人生還是被「應該」給綑綁 [1]:在意別人的看法、擔心別人的眼光、總覺得自己應該要這樣做會比較「安心」,儘管這個安心並不會讓你快樂。

於是,你每天都戴著面具生活,辛苦的工作、拼命當社畜,從不斷的付出當中,獲得一點飲鴆止渴的小滿足,但其實你心裡比誰都清楚,這並不是真實的你、每一天每一天,你都像是薛之謙歌詞裡面的《演員》,演技有限又不敢跟舞台說再見。

有時候你好累、好累了,偶爾你也想做一下自己,但又深怕把盔甲脫下,把理性拿掉,那個充滿情緒的巨大黑暗會把你吞噬殆盡。


圖片|作者提供

做自己的弔詭:真實的我,會有人愛嗎?

市面上一大堆充斥著要愛自己、做自己的書籍和文章都鼓勵你從別人的眼光當中掙脫,但這些文章沒有告訴你的事情是——成為自己是一條痛苦艱辛的路。這就是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抗拒改變、或者是活在某一種生活的假面,只有被逼到絕境,才會不得不踏上成為自己、自性化的旅程 [2]。大部分的英雄都是「非自願」進入冒險的,舉幾個我常用的例子:

  • 仙劍奇俠傳裡面的李逍遙,因為幫嬸嬸到仙靈島求藥,不知不覺被捲入女媧族的紛爭之中

  • 哈利波特闖進了九又四分之三車站,於是揭開了他的身世之謎。

  • 神隱少女千尋,因為爸媽都變成豬,只好在湯屋裡面開始打工[3]。

  • 小紅帽因為奶奶生病了,才進入森林[4]。

  • 漢賽爾跟格麗特,因為家裡面實在是窮到沒有東西吃了,所以才被迫流放到森林裡,最後進入了糖果屋。

  • 阿拉丁因為被貪心的商人盯上委託,才深入洞穴,找到神燈(同場加映:《阿拉丁》:如果偷竊不是為了私慾,而是愛情)。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的例子,但不論這個英雄故事的開頭是什麼,似乎主角一開始都不是主動的。從隱喻和象徵的角度來看,這裡傳遞了一個訊息:要和真實的自己遇見,是一條非常非常辛苦的路,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的人會選擇在假面裡過安逸的日子,也不願意主動做出改變。可是,當他們生命面臨到某一種「巨大的匱乏」,就可能把他們推向「尋找自己」的命運。而且《鐵匠的女兒》[5],正是這樣的故事。

童話筆記:鐵匠的女兒

這個夏天我報名了旭立文教基金會的《夏夜榮格童話七講》,讓我們最後試著從這個故事裡面,回答一開始的問題:做自己,真的好嗎?

從前,有一個貧窮的鐵匠,家徒四壁,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吃了,所以他準備了一條繩子要尋死,沒想到竟然遇見了一個黑魔女,三番兩次地阻撓他去死,最後黑魔女跟他說:「我用這一袋金子,跟你換你家裡面一個你不知道的東西。」鐵匠心想家裡面根本沒有什麼東西是值錢的,所以就欣然答應了。他一回家就發現妻子懷孕了,女兒取名叫做小金髮,她頭上有一顆黑色的星星胎記。鐵匠看了非常悲傷,因為他終於知道魔女口中的那個珍貴的東西是什麼了,就是他女兒小金髮。

靠著黑魔女的金子,把剛出生的女兒撫養長大。魔女果然在這個孩子七歲的時候把她帶走,囚禁在一個黑城堡裡面,城堡裡有 100 個房間,魔女千交代萬交代,裡面的 99 個房間可以隨意進出,但絕對不可以開啟第 100 個房間。過了七年,女孩並沒有被好奇心殺死,仍然沒有進入第 100 個房間;又過了七年,魔女即將要來找她的時刻,她聽到了從第 100 個房間裡面傳來美妙的歌聲,打開來看裡面有 13 個男人,其中第 13 個男人提醒她:「你在這裡做什麼呢?」金髮這個時候才驚醒過來,自己可是犯了大錯!此時魔女回來了,於是第 13 個男人告訴她:「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可以把在這個房間裡面看到的事情說出來!」魔女問金髮在房間裡面看到了什麼,她守口如瓶,最後被魔女變成了啞巴。「從今天起,你只能跟我講話,除非你告訴我你在房間裡面看到了什麼!」

從那天之後,金髮就開始她被無限折磨的旅程,歷經被國王懷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死亡、甚至最後被請上火刑台,可是她都只能夠含著眼淚,什麼都不能說。一直進行到故事最後一刻,因為她的堅持,一直沒有把秘密說出來,黑魔女瞬間轉化成白魔女,讓她恢復說話的能力,她跟大家說明她這一路以來的經歷,也把爸爸(鐵匠)和媽媽接過來來一起住。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圖片|作者提供

重拾「有心」的自己

這個故事有很多可以討論的地方,詹美涓老師分析的非常到位(如果之後有出錄影課程的話,相當推薦大家去看),但我想要特別談兩件事情:過度理性跟忍耐。

過度理性

鐵匠在這個故事當中,扮演的是「很努力卻又很匱乏」的角色。你可以想像他可能是苦幹實幹、理性、忙碌於工作、可是卻忽略感情的人。可憐的是,他的拼命並沒有辦法讓他獲得足夠可以養育家庭的金錢——把它套用在人生當中,就是過去你擅長用來解決人生困境的方法,到現在已經不管用了,所以你窮途末路,非常痛苦,甚至想走上死亡一途。

如果我們把整個故事看成一個「大的人」,故事中每個角色象徵這個「大的人」的部份個性,那麼鐵匠代表的是這個人理性的部分,而音樂代表的則是感性的部分。有點像是一個過去總是用邏輯、理性來解決問題的人,終於發現繼續用這樣子的方式生活已經無以為繼,還讓整個人都枯萎了。

眼前唯有能夠讓自己比較柔軟的那一面出現,才有辦法轉化這整個局面。故事中的小金髮就像是這個「大的人」個性中,還沒有成熟的、感性的部分,她最後終於打開禁忌的房間(這就像很多理性的人不願意去碰觸自己的情緒是一樣的),情緒性的音樂流瀉出來,可是也是一切厄運的開端。

忍耐

倘若這個故事的隱喻是一個人慢慢從理性(鐵匠)到感性(金髮)逐漸平衡的過程,那麼在開啟了禁忌的房間之後,接踵而來的痛苦將會不斷地發生,唯有能夠讓自己咬著牙齒、堅持一些事情,最後才能照見柳暗花明。

如果你發現自己像鐵匠一樣,已經漸漸活成了一個沒有心的自己(想一想綠野仙蹤裡面的那個錫樵夫)[6],那麼找回真實之心的路,將會荊棘滿佈。這就是為什麼每次你想做自己,別人都無法理解你,你只能承受磨難,感到孤獨、委屈、有苦說不出、可是放棄了又要面臨更大的痛苦,所以你只好打落牙齒和血吞,像是走在健康步道上,一邊唉唉叫,一邊又只好忍著眼淚繼續前進。

榮格說,成為自己是一條非常辛苦的路(引述自詹老師課程內容),在這條路上,你會被迫面臨很多不合理的對待,甚至好多次你都可能想要放棄了,可是如果你能夠堅持下來,那個在你內在原本就存在的、真實的自己就會覺醒並且重新活下來。然後你會發現,原先那個你棄如敝屣的家徒四壁,竟然藏著珍貴的小金髮!


圖片|作者提供

拿下裹腳布的妳,可能沒辦法那麼快獨立,也可能會因為剛開始覺得很痛而想要放棄,不論如何,在重新找回自己真正樣貌的過程中,我非常希望妳可以成為自己的好朋友、好夥伴,給自己一些鼓勵、一些理解。一些妳總是捨得給別人,但不捨得給自己的心疼與支持

—— 周慕姿《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就像慕姿在她的書 [1] 中所說,這是一場疼痛的修煉。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究竟是做自己比較好,還是帶著面具、隨波逐流跟著大家的期待來生活比較好?(推薦閱讀:專訪莫莉:假裝不能一輩子,你必須很真誠地做自己

老實說我沒有答案,不過我所知道的是,如果你意識到自己現在正戴著面具,或活在別人的期待當中,每天做一些別人覺得是「應該」的事情,悶悶不樂,卻又沒有打算做出任何改變,那麼可能你現在還不夠痛苦,不夠痛苦到逼迫你踏上成為自己的那條路。

不過這也勉強不來,或許你需要的是一些等待,等待前往仙靈島的渡船、等待那個通往湯屋的隧道,當你真的陷入了痛苦的泥淖,前就會出現專屬於你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而那些你吃過的苦,也將舖成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