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經濟條件與權益比從前改善許多,但女性並未因此覺得更幸福快樂」這是為什麼?婦女解放運動對女性根本沒有幫助?或許能夠聽聽看所謂「選擇悖論」⋯⋯

更多的選擇,也背負更多的壓力

限制女性足不出戶的時代早已過去,女性的經濟條件與權益也比從前改善許多,但女性並未因此而覺得更幸福快樂。自一九七○年起,相較於男性,美國與西歐女性主觀的幸福感甚至還下降了。

幾年前,美國經濟學家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與她的另一半沃爾菲斯(Justin Wolfers)就發現了這個現象。這顯現了一種新的矛盾:女性不是應該比以前過得更好嗎?但顯然並非如此。他們發現,所有女性比以前更不快樂,而且對許多重要的生活層面感到不滿,如工作、婚姻、健康與經濟狀況,無論是已婚女性或單身貴族,職業婦女或家庭主婦,擁有高學歷抑或是未受過專業職業訓練的女性,全都有這種狀況。

我們或許可以得出下面這樣的結論:婦女解放運動對女性根本沒有幫助,女人一如既往,只有在為丈夫與孩子犧牲奉獻時才能獲得認同,並覺得幸福。事實上,躲在英雄背後會讓她們有安全感,在那裡,她們不需要操心未來、金錢或其他繁雜的瑣事,可以全都交給她們的丈夫一肩扛起。

然而,就邏輯而言,這些情況是說不通的,照理應該是:就是因為覺得不快樂,所以才會想要有其他的選擇。但為何一旦真有了更多選項,卻仍然不快樂呢?

其實女性之所以不快樂,是一種「選擇悖論」所造成的—一個人若擁有太多選擇,就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對選項進行過濾,勞心費神,因此會越不快樂。又或者可以說是種「選擇壓力」—人們究竟選擇了什麼並不重要,在必須做出選擇時,就會感受到壓力,而且即使已經做出抉擇,人們仍會一再自問,是否其他的選擇會比較好。

如今,年輕女性的人生已經不同於前兩個世代,她們的未來不再被預先規劃好,她們擁有無限的可能去塑造自己的人生,不過也會因此痛失許多機會。對女性來說,她們比男性更有感於選擇自由的矛盾,因為她們更常面臨選擇,例如該選事業還是家庭。

除此之外,經過數個世紀的努力抗爭,女性仍舊認為兩性未達到真正的平權。

女人在辛苦工作了一整天後,多半還是要做比另一半更多的家務,並且花更多心思在孩子身上。她們比從前更強烈意識到這種狀況,因此就會覺得更不滿。

女性是否滿足的情緒,甚至足以決定一段關係的甘苦與離合,因為夫妻最終的滿足度主要取決於女方,如果女方覺得幸福快樂,那麼這段婚姻就能維持多年;反之亦然。而男方的想法相對而言對婚姻是否能長久維繫,是比較不重要的。

這是 2014 年在紐澤西羅格斯大學的科學家,根據近四百對老年夫妻的數據資料所得出的結論。這些受測者平均的結婚年齡是三十九歲,研究者主要想知道的是,這些夫妻覺得自己受到另一半的尊重嗎?是否常吵架?是否了解對方的感受?受測者還要寫日記,將自己在過去二十四小時裡的快樂程度記錄下來,例如在購物、看電視或做家事的時候。結果顯示,如果夫妻越珍惜彼此的關係,他們對人生就越感到滿足。


圖片|來源

即便丈夫覺得自己的婚姻或許不是那麼美滿,但只要妻子覺得幸福,他們也就無所謂了。這是因為重視自身婚姻的女性,就比較願意為丈夫多付出一些,而這樣的態度又對丈夫的人生有正面的影響。男人本來就比較少與人談論自己的婚姻關係,以至於他們的妻子或許從來就不知道另一半幸不幸福,而丈夫也很少告訴妻子自己是否快樂。

少些負面想法,多點正向包容

莫里恩會教導她的客戶要經常練習與自己對話,她說:「我希望能強化他們的自信,以克服人生層出不窮的逆境。」

女性常常由於自卑而自貶身價,並專注於負面事物(例如:體重0,甚至產生幻想與錯覺,常常自責、抱怨,而無法正面思考。就這件事而言,我們至少應該對自己更正向一點,也要更寬容,並且告訴自己:我們完全無法得知,別人究竟是如何看待另一個人的,所以,就別太在意吧!(推薦閱讀:「我不覺得自己表現得好」女性為什麼明明很優秀,卻難以承認?

同時也要提醒自己,心中的懷疑終歸也只是揣想。我們確實可以給予自己反饋,以自我反省的角度去探究背後的原因,不過也不要對自己太嚴苛。

對自己友善一點的方法,是先練習對別人少一點批評。因為容易苛責他人的人,常常也會以負面的角度看待自己。挑剔或唱衰他人,或許意味著某種優越感,但卻會讓自己看任何人或任何事都不順眼。抱持負面眼光,既無法發掘別人好的一面,也會無法發現自己的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