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當下能做的事,剩下的結果會自己來。」寫催眠師與一段放不下的故事,你會捨不得,是因為自己是空的。只有當你回頭看內心的需要,潛意識會回饋你自我療癒力量。

「離婚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年了,身邊的朋友都勸我要接受現實、才能走出來,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常志形容著自己的狀況,看得出來他壓抑著心情表情變得有些扭曲。

我是位催眠師,協助案主挖堀煩惱底層不適合自己的潛意識信念。「催眠能讓自己放下一個人嗎?或者,至少先讓我打從心裡接受離婚這個事實。」帶著疑問,也帶著渴求的表情,常志問出了他的期待。

妳離開了,我才開始學習當一位及格的老公

常志在老婆堅持要離婚後,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是個不及格的丈夫。

那一天,老婆請他照顧小孩半天,她想休息一下,自己一個人去看場電影。常志有點不耐的回應:「要去多久?前幾天帶著小孩出遊還沒休息夠嗎?」語畢,老婆沒有回應,卻看得出來她難掩憤懣臉色,不發一語的離開家門。

隔天,老婆向他提出離婚的要求,老婆說:「那天我離開後,獨自一個人開著車想了很久,我再也受不了這段婚姻了。」


圖片|來源

「聽起來,老婆是考慮很久了吧?你能想起來還有什麼其他可能是癥結點的事情嗎?」

常志苦笑著搖搖頭:「說來慚愧,這幾年我都把重心放在工作上了,這幾年我得確疏忽家裡很多,真要想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簽了字、離了婚,老婆搬離了一起建構起來的家,除了空蕩蕩的心,還需要開始一併肩負照顧家庭的責任。

「兩條狗、一個小孩,外加迎面而來的家事及瑣事,我這才知道,原來有好多的事情,都是她在承擔的。而我,曾經只是在自私的享有這一切。」

為了老婆而做的改變,到底是為了滿足誰?

「現在才知道到老婆究竟為了這個家付出的有多少,但是後悔也來不及了。這一年來,我努力改變了很多,也試圖挽回她的心,但是都換不回她的一點點肯定,她總說著,我還是沒有改變。」常志細數著他如何改變及挽回,我卻感受到言語中帶有的壓力⋯⋯

「你考慮過、或是直接問問她,現在的她需要是什麼嗎?她需要你的這些改變嗎?」常志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那麼你覺得,你的改變,是為了你自己,還是為了她呢?」

常志沉默了幾秒,然後回答我說:「當我踏進諮詢室,我已經做好要對你完全誠實的心理建設了。」他苦笑回答:「老實說,我覺得我這麼做,是為了自己。」

「只考慮自己的狀態,你覺得這跟離婚前的你,有什麼不同嗎?」我的語氣平淡不帶責備,常志卻像是明白了什麼,說他懂老婆為什麼說自己並沒有變了。

我放不下你,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隨著催眠的進行,常志進入了內在潛意識的世界。我引導常志站在鏡子前面,看看自己真實的狀態⋯⋯

「沒有東西,沒有人,是空的!」常志感覺有點慌張,我請他放輕鬆,用直覺感受這樣的狀態,是潛意識想告訴自己什麼?

「我覺得它是想告訴我:我並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隨著潛意識的牽引,時間來到常志的高中時期,當時他正為選組困擾著⋯⋯(延伸閱讀:別害怕做真實的你:五部「初衷系」動畫,找回你內心的孩子

常志的爸爸說:「我們不會干涉你要選什麼科系,但是我們是覺得走理組的出路比較多、收入也比較高啦。」

「我從來不會抗拒爸爸的想法或要求,他說了算!只要他開心就好。」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老師,姐姐是聰明的資優生,待在這樣的書香世家中,壓力很大。

「其實當時的我對寫作是有興趣的,但是只要爸爸一句話,我根本不敢萌生其他的念頭,大學也是勉勉強強考進私立大學。」

「我覺得,就算是我用盡了全力,也無法做到父親期待中的樣子。」

回想到這一段過程,常志感到很後悔,他哭著說:「早知道,我就選我喜歡的就好了嘛,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至少一定不會後悔。」

「這一條路不是我選的,我覺得我並不是在用盡全力過我的人生。讀書也讀得不起勁,出了社會後也是充滿抱怨⋯⋯。」

常志滿臉淚痕,卻也激動的嘲笑著自己:「這到底算什麼嘛,被安排好的人生,走得不甘不願,不上不下的⋯⋯反倒是老婆,她比我有想法多了。」

回頭看看自己內心真正要的

常志與老婆相遇在學生時期。那年聖誕節,與朋友一起在房間佈置聖誕樹,老婆青澀的臉龐看起來很驚喜。

「當時的我,沒什麼錢,就是個窮學生。可是老婆也不嫌棄,跟我一起苦苦的生活著。當時的我對她也用心多了,雖然沒錢,但總是用心安排小驚喜。那時的我們過得好快樂。」邊說著邊淚流滿面,常志的表情看起來很懊悔。(延伸閱讀:當《催眠大師》遇到通靈少女:原諒之後,才能真正放下

「出了社會的我,依然想得到爸爸的肯定,我像是吃不到紅蘿蔔的驢,一直往前衝,卻忽略了真正支持我的老婆。我一邊做著不喜歡的工作,一邊滿口抱怨,也沒有真正在工作上得到什麼出色的成績。」

「這幾年老婆成長了很多,是我怠慢了自己的成長,也忽略了問問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我想我不該再去追求那些虛幻的肯定,而是回頭看看自己真正想要獲得的人生,好好的活在當下去完成它。」

感受到根源來自於對父親的心結,於是我引導常志面對父親⋯⋯

「其實,來我已經感受到爸爸的改變了。」有點令人訝異的,常志在一開始就很體諒爸爸。

「這些年他已經不再用自己的方式要求我們,也許是年紀大了,他改變了很多。而且⋯⋯離婚之後,我感受到爸爸媽媽對我的支持跟擔心,是他們給予我力量,讓我可以撐到現在,我應該感謝他們。」

「爸媽老了,而我也老大不小了。」常志感嘆的笑了笑。「我不該把自己的失敗,去怪罪他們。這一切,其實也是我自己的選擇。」接著,我引導常志睜開雙眼,離開催眠的狀態。常志平靜的告訴我,他感受到很久沒感受到的平靜。

「做好當下能做的事,剩下的結果會自己來。」他堅定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