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值得給自己一個 Free Solo 的片刻。」你曾經做一件事情,投入到忘記時間嗎?攀岩教我們的事,類似的「心流經驗」能如何幫助我們提升生活質感。

文|茉莉

本屆 2019 奧斯卡最佳紀錄片「赤手登峰」(Free Solo),講述美國攀岩高手 Alex Honnold 在 2017 年徒手攀上酋長岩的事蹟,是首位完成此壯舉的攀登者(Climber)。

於今年初開始接觸抱石(Bouldering)運動的我,在岩館抱石時聽到了這部紀錄片即將上映的消息,原以為整部紀錄片會著重在 Alex 成功挑戰酋長岩的過程,但整部片探討更多的是圍繞在 Alex 身旁重要的朋友、家人、攝影師(也為Alex的好友)的心境,也包括 Alex 本人在面對這樣的挑戰時其強大的心境轉變與壓力調適。

也許有些人會說 Alex 是不是把生命當成兒戲,為什麼要去做這麼挑戰、甚至有可能葬送自己生命的運動?徒手攀登上酋長岩對一個人來說到底有什麼重要?重要到即使把自己的命賠上也義無反顧?若你看過紀錄片,你就會明白 Alex 在挑戰前,花了多少的時間熟悉路徑、壓力管理與訓練,每一步都不是隨意、每一個點都不是不負責任,而是經過了多久縝密的計畫與練習,甚至把每一個姿勢、每一個轉身都牢記在腦海裡,從這些小細節來看,我們會知道對 Alex 來說,這件事情並不僅僅只是為了成名而已,對他來說,有更深的意涵和意義。我也想著,比起知道他為什麼做這件事情,我更想知道的是做這件事情帶給他的意義是什麼?顯然地,我們時常把一個人去做某種行為歸因於某種目的與原因,而忽略了一個人的自由意志。

近日在岩館中,聽著一位岩友說自己在抱石的心得,他在說的並不是什麼技巧、手點腳點如何踩踏,而是他在攀爬的過程中,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流動,重心很自然的移轉,他感受與經驗到的並不是爬了多高、成功抓上了哪個點,而是一種舒服、愉悅、忘記自己正在抱石、但卻十分的享受在當下的每一個動作裡。聽起來很抽象、又神奇,但我想到的是,能夠讓自己全然的投入在一項自己喜歡的活動裡,單純地因為做這件事情感受到美好、愉悅與享受,這是多麽難能可貴、又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鮮少觸及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多麽奢侈的經驗!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可能正是這樣的經驗,那種來自於心的流動、打從心底因為做這件事情而帶來的愉快,就像是一股 flow(心流)一樣貫穿於心。


圖片|來源

心流經驗(Flow):增加生活的質量與質感

最初提出心流經驗(Flow)的是 Csikszentmihalyi(1990),當個體十分投入、專心於某項活動中時,使人享受其中、感受到愉悅,更忘記了時間的流動,不論活動的困難或是危險程度,都帶給個體有意願、想持續進行的感覺。而並非每一件事情都會帶來心流經驗,只有當該事件對個體來說是較有挑戰性的、且做這件事情是為了個人的滿足與成就,而非外在的要求,越有可能達到心流經驗。(延伸閱讀:其實每個人都想出類拔萃!觸發心流的三個方法

學者 Seligman 寫的「真實的快樂」這本書中,也提到了三種增加愉悅與幸福感的方式,分別為:增加正向情緒、全心投入以及有意義的生活。正向情緒指的是我們能夠放慢速度、去放大與增強這些愉悅的經驗;而研究也顯示當我們專注於某項活動,感受到做這項活動對自身是有意義的,更能夠增加對自己生活的滿意度,心流經驗也是其中一種體驗。

如同我看著那位岩友,每一次看他抱石時,當然,並不是每一次都快樂地微笑(那會有些可怕),有時也會感受到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而爬不好的挫折,或是在離完攀點最後一刻掉下來而沮喪,但整體來說,每一次看著他做這件事情,和與他對話聊天,我感受到這個人十分熱愛他正在做的事,他很快樂,因為他在做他想要、喜愛的事物上。

對現代人來說,更需要增加的,我想就是這種來自於心、那種流動又享受的愉悅感吧!正是因為在過去的教育中,很常接收到的都是「必須做」、「因為這樣所以要做」的指令;出社會後,接收到的更是客戶的要求、主管的要求、所以必須加班、必須應酬、必須做一些自己並不甘願做的事情。隨著年紀的增長,有時會感到快樂並不如小時候的那樣簡單,有時常因為生活、工作、學業的一切瑣事,而讓我們一天的時間就這麼庸碌的過去,很少感受到生活中美好的事情,也十分容易被一件挫折的事情而毀了一天的心情。隔天一早,又開始了規律、循環、忙碌的一天,有時會感覺到生活的沒有意義、對自己的人生感到迷惘,好像感受快樂的能力,因為生活而慢慢的減少了。

而當生活被這些外在的要求所填滿,我們少有機會詢問自己「你想要做的是什麼?」、「做什麼事情會讓你感受到快樂?」快樂、喜歡、想要、渴望,這些事情就像是長不大、又過於理想與奢侈的存在,也許不是遺忘,只是我們覺得長大就應該是這樣,多了更多煩惱的事情、很正常。但也沒有人說,為自己找到快樂、熱愛與創造自己喜歡的生活,就是光怪陸離又不可追求的事情吧!


圖片|來源

抓回自己生活的主控權,享受有品質的生活

華人文化重視的集體主義,很多時候比起自己,我們需要去體諒、照顧其他人的感受,也許從小也是被教育著比起自己想要什麼,我們要注意的更是別人的需求是什麼。但對於現在長大成人的我來說,這樣的教育卻十分折磨著一個人的心智,好似我們的存在、我們生活的意義、我們快樂的原因,是來自於他者的掌控,而並非是因為自己。這很弔詭、也很矛盾,但卻是大多數華人文化中,普遍的文化現象。

確實,曾經的我覺得怎麼越長大越不快樂、為什麼長大很難,我也聽過許多的長輩說,長大就是這樣,出社會就是這樣,你就是要接受!而我也很容易被這些長輩們所謂的金玉良言給洗腦與折服,但卻也更讓我的生活變得不像是我要的生活。直到現在的我,開始能夠為自己做一些選擇,像是嘗試著尋找自己想要、喜歡做的事情,而非是因為某種他人的期望或是目的。當我嘗試著早起運動、規劃下班或下課後的生活、約定好友的聚會、排除掉一些我不想要再接觸的關係,每一件事情都讓我感受到「我是屬於我自己」那種有力量又振奮的感覺。

除了自己的選擇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刻意的去做一些安排,是為了我的生活品質、我的情緒而做,那些活動能夠短暫地讓我逃離現實生活中的「應該」與「必須」。雖然有時候也會因為自己的選擇而搞得更心力交瘁,不過至少在這些過程中,我慢慢的找到自己的喜好、我更慢慢的了解自己。更重要的,在進行這些活動的同時,我也在享受著合乎我意願的、不論是勞動或是心力,那種自由與暢快的感受。

如同抱石,在那個軟墊上、牆面上,我心中專心思索的是該如何移動我的重心、哪一個點是手點或是腳點、抓住某一個點之後,我該如何位移到另外一個,盤踞在我心的並不是我怎麼爬才會得到掌聲、我怎麼抓才可以備受矚目,而是「我」與「抱石」之間純粹的互動。在那一刻裡,我不是被工作追著跑的台北人、更不是在一天之中做了無數個妥協的那個對自己有些失望的小螺絲釘;在那一刻裡,我是我自己、我先讓我忙碌於現實的腦袋暫停、偷偷的給自己一個 Free Time 做喜歡的事情,那件事情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而這有多麽珍貴!(延伸閱讀:【運動小姐】攀岩抱石,讓我學會面對摔落


圖片|來源

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因為我因此而快樂

回到赤手登峰這部片,Alex 身邊的家人、女友、關心他的朋友,無不擔心他從事這項運動帶來的風險與危險,因為 Alex 選擇做的,剛好是在社會普遍的價值認定上,覺得危險與不可思議的,甚至更覺得無法接受的活動。在片中,你會看到他的母親很傷心自己的兒子喜歡這項危險的運動、也會看到他的女友很掙扎枕邊人會不會就這樣一去不回、擔任本片的攝影師兼 Alex 的好友更是無法直視影片中的畫面,但是同等的,他們也理解、尊重這件事情對 Alex 來說,已經不是名利、世界第一的頭銜,而僅僅只是一個人喜歡做、而他也想給自己的挑戰。

當然,別誤會了!許多人可能會想到的是,那 Alex 的家人怎麼辦,他們就應該承受著這種失去自己摯愛的風險,只為了支持他去做想做的事情嗎?我並非要評論這才是「對的」選擇,我想這過程中也需要很多的妥協與溝通,但同時在這部片中我也看到另外一種愛的形式,並不是綑綁與執著,而是看著所愛去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身而為人,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做什麼樣的事情、有著什麼樣的意義感、該如何讓自己快樂,而,又如何拿捏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平衡,這是我們必經的課題與任務,而也只有我們能夠給自己答案。

我想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我想要!」總是會被無數個理由與原因給駁回與擠壓,所以我們用繩索把自己給纏繞固定,因為那才安全、那才是對的選擇。我指的 Free Solo,是每個人都值得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個片刻,而那一刻,我是我自己、我做想做的事情、我為自己的快樂與憂傷負責任,這與現實中的一切龐雜事物無關,即便我們身兼多事、被工作追著跑、被指導教授追殺、被小組報告的夜晚訊息弄得不得安寧,我還是有權利做我自己、照顧自己、為自己安排專屬於我的 Free Solo 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