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常說「憑直覺」,到底怎麼辦到的?心理學帶你認識,如何用對的方法,把直覺最大化。相信你的直覺,它將作爲嚮導,帶你做出最好決策!

在後台的求助中,我們經常會遇到和考研、戀愛、找工作等各種人生決策相關的問題,其中很多人會提到一個概念——「直覺」。比如:

「大家都勸我不要辭掉工作,但是我卻一直本能地想要跨出現在的環境,雖然我無法拿出確切的理由來說服他們。」

「我現在的戀愛好像什麼都很好,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隱隱地覺得不對。」

「該不該跨專業考研?我從小就莫名地喜歡這個專業,高考放棄了,因為我現在的專業似乎更好就業一些。現在更是猶豫⋯⋯」

於是在一次選題會上,我們聊到了「直覺」,發現大家似乎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在一些決策的時刻,在無意識中被某種神秘力量驅動,就跟隨直覺做出了決定。有人分享說,回想起來人生的幾次重大選擇,在當時似乎都是「跟著感覺走」的,但神奇的是幾年後回頭看,才發現當初不被他人理解的那些決定實際上都是非常正確的,也隨之改變了自己的一生,正是它們環環相扣,造就了今天的自己。

一系列實驗都證明,經過大量的數據收集、分析推理後做出的決策,似乎並不一定就比直覺做出的決定更好。

「直覺」到底是什麼?它真的是與理性無關的神秘力量麼?如果是這樣,那如何解釋它能夠幫助我們做出更好的選擇?我們又應該在什麼時候相信直覺,什麼時候相信理性?

今天就來聊聊「直覺」。

直覺是什麼?

直覺(Intuition),指的是一種不使用證據、實驗、有意識的推理,或者在不明原因的情況下迅速出現的直接想法、感覺、信念或者偏好。Gigerenzer(2007)將直覺形容為一種基於以下特徵的判斷,可以概括直覺的幾個關鍵特質:

  • 迅速出現在大腦中
  • 我們意識不到它的深層運行機制
  • 強烈實現的動機

用通俗的話說,就是我們在瞬間產生了某種想法或傾向,無法解釋它從何而來,但卻有很強的動力要去實現它。(延伸閱讀:成為新手父親:相信直覺,比盲從育兒書更重要

Epstein(1996)等人提出,人類具有兩種主要的認知方式,一種是經驗性的,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直覺,另一種是分析性的,即我們常說的理性:

  • 經驗性認知(直覺):迅速、自動,不需要太多努力就能夠產生,相信經驗,容易形成刻板印象
  • 分析性認知(理性):緩慢、有意識,運用邏輯、證據進行分析而產生,依靠有意識的評估而非經驗,不鼓勵形成刻板印象

在大大小小的決定上,我們每個人都會使用這兩種不同的認知方式,但是有的人可能更偏向用理性思維做分析,有的人則更依賴直覺和預感做決定。


圖片|來源

直覺是如何發揮作用的?

雖然我們常常會認為,直覺是某種神秘、模糊的內在力量,但是實際上,直覺並不是一種無法解釋的感覺或者衝動。

Linhares 將直覺解釋為一種「幾乎是即時的情境解讀」,當我們產生直覺時,實際上已經預先在大腦中經過了一個快速的評價過程:我們先是捕捉到了環境中的一些線索,比如表情、聲音或者其他細節;然後,你過往的知識和記憶迅速出現在了無意識中,大腦對已有的資料進行掃描搜索,再與你當下的情緒狀態結合,在「匹配游戲」中找到了最好的匹配,進而產生想法或者決策(Flora, 2007)。

從某種程度上說,直覺也是一種分析,只不過這種分析是帶有極大主觀性的,是非常迅速的,同時是在無意識中完成的。它是我們的經驗與情緒兩方面共同作用的結果。

1. 經驗:

當我們提取大腦中業已存在的經驗時,會受到一些認知模式的影響,比如再認啟發——當我們採用直覺決策時,有時候僅僅是簡單地選擇了熟悉的選項。在一項實驗里,4名魅力值都很高的女性加入了一個 200 名學生的班級上課,上課次數分別為 0 次、5 次、10 次、15 次,在課程結束後,讓學生對她們的幻燈片做評價,結果是,被評為最好看的就是見到次數最多的那位(as cited in, Myers, 2004)。

這種處理經驗的方式被稱為「再認啟發」:在備選方案裡,如果有一個選項是之前見過的,我們往往就會認為,這個選項具有更大的價值。這可能源於進化論:我們會認為熟悉的是可親近的、安全的,而不熟悉的則是危險的、要遠離的。

這種本能會引發我們大大小小的直覺。當你知道一個城市的名字,而不知道另一個城市的名字時,就會覺得前者的人口更多;在超市選擇產品時,會不自覺地認為自己聽說過的品牌更值得信賴(這也是廣告的基本原理);當一個人身上有你熟悉的部分,或者長得像你熟悉的人時,也會讓你直覺到親近(Gigerenzer, 2007)。

2. 情緒:

除去經驗以外,情緒則會指導我們如何提取、解析和利用經驗:

  • 構想:

在調取經驗的同時,當時的情緒會使得我們對情境產生或積極或消極的構想,影響我們對當下狀態的判斷。

經典的積極和消極構想的例子就是,當你看到一個杯子裝了一半的水時,你會覺得它是半滿的,還是半空的?悲觀或樂觀的人會得出不同的答案。

同樣,醫生可能會告訴病人,在手術後有 90% 的存活概率,勸說病人接受手術(積極構想),但病人也有可能理解為有 10% 的死亡概率,從而拒絕手術(消極構想)。

  • 情緒感染:

對於直覺的產生而言,對方的情緒或者環境氛圍也是影響因素,它會使我們受到感染。研究發現,情緒的感染其實是在無意識中發生的「模仿」,比如在他人表現得非常痛苦的時候,我們也會不自覺地變得沉重;而他人微笑的時候,我們也會上揚嘴角(Myers, 2004)。

舉一個人際交往的例子來說明,經驗和情緒是如何促成直覺產生的:

當我遇到一個人的時候,他身上的某些特質是我們所熟悉的,比如就讀過一所知名的學校,在某家公司工作過,有過某段特別的工作經歷,使我們產生好感(再認啟發);

那天的天氣很好,你的心情也很好,樂於交流,他也顯得更加可愛(積極構想);

他一直在笑,這種情緒進一步感染了你,使你覺得在那一瞬間已經愛上了他(情緒感染)。


圖片|來源

直覺真的可靠嗎?

在一些實驗中,並無太多知識、也沒有進行分析推理的普通人,卻在利用直覺預測時表現出了和專家相仿甚至超過專家的準確度。這是為什麼呢?

直覺之所以可靠,是因為當我們依賴直覺時,其實依賴的是「少即是多」原則:一些時候,時間短、信息不足和選項較少,其實反而能夠改善我們的決策。

我們生活在信息爆炸的年代,大家可能都有這樣的感觸,當你打開 APP 時,會立刻被上面豐富的推薦信息所吸引,從而忘記了你本來想找的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保持「適當的無知」,而不是毫無防備地接收大量的信息,反而有利於決策。(延伸閱讀:你是「規劃派」還是「直覺派」?

好的直覺是善於忽略信息的。如前文所說,當我們靜下心來與自己的內心對話時,大腦已經根據經驗和情感,選擇了我們最應該考慮的「最佳信息」。相反,如果面臨過量的信息和選擇,我們就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進行研究,也越容易陷入選擇矛盾中,越難以對比出最好的選項。

直覺在哪些時候更加有效?

不過,「少即是多」原則並不是在所有情況下都有效。直覺具體會在什麼情況下更好地發生作用?

通常來說,直覺在以下幾種情況格外有用:

1. 復雜、重大事件的預測

在股票市場、政治選舉、公司戰略等重大問題上,雖然有大部分的專家、咨詢公司從事相關的分析和預測服務,但是實際上,他們的預測結果往往並不比普通路人的直覺更準確;除此之外,贏得戰爭、伴侶選擇、親子養育等也都是直覺可能更準確的領域(Gigerenzer, 2007)。

這些事件的共同點是,它們的規則不明確、不確定性大、影響因素復雜,因此反而更適合採用簡單的處理方案。當你在採用直覺決策時,實際上你的腦中已經對已有的經驗進行整合並採納了最重要的因素,做出了相應的決策。

相反,在一些規則、結構較為明確的情況下,採用分析和推理往往會更有效,比如棋類游戲等,這也是在國際象棋、圍棋比賽中,機器人可以打敗人腦的原因。

2. 選擇伴侶、開始關係

在親密關係的一開始,可能很多人都經歷過直覺的美好,它會令你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愛上一個人。心理學家 Myers (2004)認為,在選擇伴侶的時候,依賴直覺要遠遠好過邏輯分析,它會開啟你儲存在無意識中的情感模式,幫助你找到那個「對的人」。

不過這個前提是,你自身相對健康,不會陷入在自毀的模式裡。如果在成長過程中,對對傷害自己的情境更為熟悉,直覺帶來的選擇就有可能反復傷害到自己。

3. 在你所熟悉的領域

你在某個領域裡擁有越多的經驗,就越有可能產生準確的直覺。比如,當你在一個領域裡工作了較長時間,你可能在某個項目的開展中隱隱地感到哪裡不對,這時便最好停下來思考一番(Flora, 2007)。


圖片|來源

如何更好地運用直覺?

1. 直覺不等於衝動(impulse)

很多人誤以為直覺就是一種衝動,但實際上二者有著本質的不同。衝動是一種欲望,而非經驗處理的結果;而直覺是一種理解,也是一種可以被利用的技能。當我們衝動的時候,大腦並未處在平靜的狀態中;而產生直覺時我們是冷靜的,是能夠傾聽內心聲音的狀態(Berstein, 2017)。

2. 直覺應該和理性結合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但是我們幾乎都要兼而使用直覺和理性。心理學教授 John Bargh 給出的建議是:在重大但非生死攸關的選擇上聽從直覺:比如換工作、搬家、買車、買房、一些商業決策;但在細節上,比如房屋的大小、價格的比較、決策的執行上,則更多的運用分析推理(Berstein, 2017)。

而如果這項決策既重大,又生死攸關,那麼還有一種很好的方法是:先分析所有的利弊,全面收集他人的建議,列成清單,仔細閱讀後將這份清單放在一邊,靜靜地思考,然後聽從大腦裡冒出來的直覺(Berstein, 2017)。

3. 不過度使用直覺,特別是在人際關係中

在前面我們說到,愛情的開始和伴侶的選擇往往與直覺相關。除此之外,在一起很長時間的伴侶往往會對對方保持更準確的直覺,由於互相瞭解的程度很深,「第六感」會變得格外靈敏,你可能根據一個微小的表情都能夠推測出對方的狀態(Flora, 2007)。

不過,幸福的伴侶並不會抓著直覺不放,或者放大那些負面的直覺,忽視正面的線索。你愛他,因此就算你感到了一些負面的直覺,他也值得你與他充分溝通,放下你的預設好好聆聽他的解釋。

4. 直覺是一種可以被鍛煉的技能

最後,直覺並不是一種天賦,它和理性分析一樣是一種技能,而且是可以被鍛煉的。如果你想要成為一個好的直覺行動者,那麼可以時常在獨處時嘗試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每一段心無旁騖的時光都是直覺發生的好時機,比如散步、下棋、演奏樂器時。

同時,直覺的產生需要你保持足夠的敏感,因此,你需要重視觀察的作用,去時刻註意和感受生活中細小的事物,把握住那些靈光一閃的時刻。

當你踏上直覺之旅後,才會越來越發現它的好處,並且它還有助於提高你的自我意識:當你不斷地運用直覺去做判斷,而不做過多的思慮、或者考慮太多他人的意見,最終取得自己想要的結果時,你就會更相信自己的判斷,變得更自信,這些直覺帶來的選擇,也會讓你形成一個最本真的自己 (Cholle,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