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這一天,有人歡喜過,有人平淡過,有人思念,有人深情。天下百百種父親,你是哪一種?讓我們一起聽李宗盛的歌,或許音樂能為我們說出難以說出口的話,或者直視過去我們鮮少面對的爸爸角色。

文|胡聚名  社工師也是老爸

父親節,別名付清節,意指父親在這天仍然扮演著家中工具性的角色—負責結帳,是嘲諷也是種驕傲,至少向外界表達了,這個家還是需要我的,雖然只是付錢。

爸爸,在家中暱稱豬隊友,泛指那些在親職教養過程,專門負責扯伴侶後腿的爸爸,是抱怨也是炫耀,在這麼堅苦卓絕的環境當中,我還是努力的維持一個好的教養,豬隊友是必要的干擾因子。(延伸閱讀:【如果你想】挑一份窩心的父親節禮物,回頭看到你我就想回家

然而,作為一位父親,同時也是位隊友,我深知在父親節這天,爸爸需要的可能不是出席一場需要自己付錢的慶祝會,甚至可能在吃飯的同時,又扯了另外一半教養的後腿,讓對方有機會在社群媒體上 po 出:看在今天是付清節,就不跟你計較之類的文章。今天,我們來點不一樣的,讓我們回觀作為父親的歷程,回到我們自己身上,嘗試照顧自己那些因為社會期待而忽略的情緒,品味那些想說又說不出的情緒,靠近那個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人。透過李宗盛的歌,讓我們展開這趟回家的旅程,給自己專屬的父親節禮物。

與孩子之間(阿宗的三件事、希望)與許多媽媽的歷程不一樣,爸爸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個爸爸,通常是在孩子呱呱落地之時,就像是李宗盛在阿宗的三件事當中,開場的狂喜吶喊:

純兒 是我的女兒 是上帝給我的恩賜
我要讓她平安長大 是我很重要的事
純兒 是我的女兒 是上帝給我的恩賜
我希望她快樂健康 生命中不要有複雜難懂的事

回想我自己的孩子,在凌晨三點出生,從樂得兒病房轉到一般病房已經是早上五點多的事情了,當時折騰一個晚上的太太早已睡去,而我則是看著嬰兒床中的兒子,遲遲不肯休息,當時的我就是處在這個狂喜的狀態,甚至有些非理性的擔心孩子會被別人抱走,因此守護在旁邊,我很難確定的描述當時的心情,但我記得很深刻的是,在我做為男性,一輩子跟別人競爭而且不能輸的人生中,我的兒子是我心甘情願輸給他的人,而且無條件的希望他可以過的比我更好,這也許就是帶著一些自以為是的父愛吧!

在陪著孩子長大的過程中,我與太太都感覺自己好像又重新過了一次童年,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那些自己已經麻痺到不想再問的問題,那些容易忽略的生活細節,透過孩子的雙眼,這似乎又是一個全新的世界,特別的是當孩子用著童顏童語去描繪自己未來的志向時,不管事要做考古學家挖恐龍,或是當警察抓壞人,又或者是要蓋房子,聽著他的夢想,想到自己也曾經如此單純的渴望某些東西,生命又似乎有了新的期盼,就如同李宗盛再「希望」當中唱到的:
看著他們一天一天成長 我真的忍不住要把夢想對他講

總在他們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模樣
對自己   對人生   對未來的渴望


圖片|來源

與自己對話(給自己的歌、山丘)

當孩子漸漸長大成年之後,親子之間的關係會逐漸從疏遠、孩子獨立生活到離家高飛,父母親花了半輩子照顧的孩子,在這個時候進入了空巢期,夫妻之間需要重新檢視自己的關係,以及調適未來的相處之道,而對於父母個人來說,脫下了照顧的包袱之後,關注的焦點會逐漸回到自己身上,那個從青少年期開始就一直困擾幾的問題,也許會從新問自己:「我為何而來?」「我要去哪?」

如果你處在這個階段的父親,我會非常推薦你去聽李宗盛的兩首歌:給自己的歌與山丘,我認為這是李宗盛開始對自己生命的提問的開始:

想得卻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給自己的歌開頭的提問,就點出了人在中年時,經常會反問自己的問題,怎麼到這個時期的我,跟年輕時候所設想的,差距如此的大,有些人持續奮力不懈,有些人自認懷才不遇,有更多的人將這樣的期待轉嫁到下一代的身上,但這終究是自己的議題啊,畢竟很多時候人生並不是你奮力往前游,就能夠上岸的,若是沒有超越,我們仍然只能夠載浮載沉。

歲月你別催 該來的我不推  該還的還  該給的我給
歲月你別催 走遠的我不追 我只不過想弄清原委

當所有弄不清的原委,在心裡面慢慢堆疊,形成一個個山丘時,我們很容易會迷時在山路當中,因為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而不斷的盤繞,但我們偶爾會找到了不錯的位置,學習用嘻皮笑臉,面對人生的難,但人生真的難:

越過山丘  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丟

人生的人就在於,當你頂著花白的頭髮,窮盡一切的方式,在追求你自己與生命的極致時,你用力攀上了高峰,越過了山丘,你才發現前方的山谷綿延到天邊,過了這一座又有下一座,你並沒有見到你心中假定的不朽風景,但付出的代價卻是回頭,卻已經看不到自己。然而,除了不自量力的還手之外,我們是否還有更多不同的選擇,我給我每位個案或是學生的答案都是,也許可以試試看回家這個選項(延伸閱讀:唱足三個世代的真情:一生逃不過一首李宗盛

與父親…(新寫的舊歌)
回家,從來都不是打個電話跟家人說我愛你。
回家,不是抓著家人質問,當初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
回家,也絕非有嫌隙的家人之間,抱著頭痛哭彼此道歉。
回家是面對家庭曾經給你的傷痕,好好的與他對話,然後你可以決定用什麼樣的姿態跟他相處,讓你自在與自由。

在父親節這天,我強烈、強烈建議所有的爸爸聽這首後勁十足的老李作品─新寫的舊歌,我認為李宗盛寫這個首歌是有其脈絡可循的,在他走過人生的風起雲湧、高潮迭起之後,重新回觀自己的人生,他發現與自己對話的喃喃絮語,但這些其實沒有辦法回應他最根本的問題,於時他選擇與自己最熟悉的陌生人對話,所有爸爸都難以直視的男人─他的爸爸,李宗盛為回家做了很棒的示範

新寫的舊歌

我只想呈現所有的歌詞,經典到我不想少掉任何一個段落

比起母親的總是憂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個若無其事的 旁觀者
刻意拘謹的旁觀者 遺憾 我從未將他寫進我的歌 然而
天曉得這意味些什麼 然後我 一下子也活到 容易落淚的歲了
當徒勞人世糾葛 兌現成風霜皺褶
爸 我想你了
到臨老 纔想到要反省父子關係 說真的 其實在回答自己
敷衍了半生的命題 沈甸甸的命題
它在這裡 將我拽回過去 像個終於靈驗的咒語 
那些年只顧自己 雖然我的追求他 無能 也無力參與
只記得 我很著急 也許 因為這樣 沒能聽見他微弱的嘉許
我知道 他肯定得意
只是 等不到機會 當面跟我提
思念其實不是 不是這個歌的主題 我相信不只有我 在回憶時覺得吃力
兩個男人 極有可能終其一生只是長得像而已 
有幸運的 成為知己 有不幸的 只能是甲乙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親多數都平凡得可以 
也許你就會捨不得再追根究底 我記得自己
當庸碌無為的日子悄然如約而至 我只顧卑微地喘息 
甚至沒有陪他 失去呼吸
一首新寫的舊歌 它早該寫了 寫一個人子 和逝去的父親講和
我早已想不起 吹噓過的風景 而總是記著他 混濁的眼睛
用我不敢直視的認真表情 那麼艱難地掙扎著前行
一首新寫的舊歌 不怕你曉得 那個以前的小李 曾經有多傻呢
先是擔心 自己沒出息 然後費盡心機想有驚喜
等到好像終於活明白了 已來不及
他不等你 已來不及 他等過你 已來不及
一首新寫的舊歌 怎麼把人心攪得
讓滄桑的男人 拿酒當水喝
往事像一場自己演的電影 說的是平凡父子的感情
兩個看來容易卻難以入戲的角色 能有多少共鳴?
一首新寫的舊歌 怎麼就這麼巧了
知道誰藏好的心 還有個缺角呢
我當這首歌是給他的獻禮 但願他正在某處微笑看自己
有一天當我乘風去見你 再聊聊 這歌裡 來不及說 的千言萬語
下一次 我們都不缺席
比起母親的總是憂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
刻意拘謹的旁觀者 
爸 請你從此安心 待在我的歌

願在父親節這天,作為父親的你們,能夠跟著李宗盛的歌,找到回家的路⋯⋯

父親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