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很難懂?從 Tilda Swinton 的故事帶你輕鬆認識。她不斷地擊碎框架,因為她相信:「與眾不同,就是我的舒適圈。」


圖片|來源

時尚是流動而自由的,正因如此,我們才格外醉心於 Tilda Swinton 獨有的美。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來自大不列顛,Tilda 冷峻脫俗的氣質,經常讓人忘記她是一名女性、她今年58歲、比起紅毯上袒胸露背搏版面的風向,她選擇剛柔並濟的中性哲學,無須多做解釋,Tilda 的風格自有力道。

以下是 Tilda 曾以各種姿態登上的雜誌封面,藉由影像,在這篇文章裡我們不必試著「定義」她,而是「與她共存」。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由大師 Tim Walker 掌鏡的《W Magazine》中,Tilda 扮演著性格慷慨、一生未婚,與俄羅斯同性戀畫家 Pavel Tchelitchew 共度餘生的藝術家 Dame Edith Sitwell 夫人,Tilda 戴上浮誇的珠寶、身穿緞面與絲綢製的華服,蒼白的膚色與強烈的柳葉眉相互呼應,極具詭譎而荒誕的視覺張力。面容姣好與酒精成癮,家財萬貫與天馬行空,Tilda 完美還原 19 世紀末、Sitwell 爭議性極強的靈感枷鎖,也體現了現代人在「追求理想」與「現實衝擊」交錯之下的矛盾心境。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一樣是 Tim Walker 擔任攝影師的《i-D》2017 春夏刊物中,造型師 Jacob K 讓 Tilda 化身為荒誕且具有實驗性的奇幻繆思,身穿赧紅與濃粉色的洋裝、頭上頂著誇張的三角帽飾或牛角編髮,四肢與臉部再塗抹上白色油漆,宛如來到愛麗絲獨享的夢遊仙地,大聲疾呼著此地無銀,幻想則是價值三百兩。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Candy》中,Tilda穿上英國新銳設計師 Matty Bovan 的前衛造型,皺褶紙質感的塗鴉洋裝搭配色塊 Makeup、搖滾感十足的拼接西裝搭配時髦油頭,若說雙性與跨性別的衣著風格是《Candy》創刊以來的藝術哲學,找來 Tilda 演繹這般難以一言蔽之、是男是女淪為羈談的 Queer 感大片,實在是再適合不過。(延伸閱讀:可遠觀、不可褻玩:Taylor LaShae 的慵懶時尚風韻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最後是由 Craig McDean 掌鏡的《AnOther》大片,Tilda 換上 Mary Katrantzou、Craig Lawrence、Peter Pilotto 等英國小眾設計師品牌,在素淨的背景中,她銀白色的髮絲、削弱的顴骨、炯炯有神的雙眼,隱隱透露著所謂時尚,從來就沒有性別、年齡、風格之分,如果自帶氣場,旁人何來多言之由。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時尚這個圈子表現相當傑出的 Tilda Swinton,經常讓我忘掉她的本業其實是名女演員,多愁善感的、堅持自己主張的大明星,譬如在《康斯坦汀:驅魔神探》中的邪惡天使 Gabrielle、譬如在《凱文怎麼了》中犧牲奉獻的母親 Eva。

除此之外,Tilda 也是名透過身體闡述人體意義的行為藝術家。1995 年,她曾和好友 Cornelia Parke 發起了一項名為「The Maybe」的表演藝術,內容就是在一個玻璃箱裡面久待 8 小時,2013 年時,更具影響力的 Tilda 又在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中重啟這項企劃,並連續七天每天待在一個玻璃箱中一個 6.5 小時,她或坐或睡,呈現出一種在地獄般的狀態,而這種表徵性的痛苦,卻又像極了人生寫照。


圖片|來源

在《The Impossible Wardrobe》中,Tilda 透過時裝話劇展的形式剖析各年代、各區域的時尚歷史;在《Eternity Dress》中,她則讓設計師在舞台上替她直接丈量、剪裁出一件連身裙,時尚在她的眼裡不是多深奧的學問,唯有理解,方能體會。

所以每當有人問起我,誰是 Tilda Swinton?善言的我也不得不稍微語塞。


圖片|來源

當時尚界還在摸索陰與陽的分際線,Tilda 可以同時駕馭 Haider Ackermann 的男裝和 Chanel 的女裝;當娛樂界還在著迷於青春無敵的美少女,Tilda 依然用氣勢和演技擊碎傳統審美的囹圄;當你我還在區分何謂「高端之風格」,Tilda 的一顰一笑,似乎就給了一切最完美的答覆。(延伸閱讀:Kylie Jenner:不管你說她炫富還假掰,我還真想和她交換一天人生


圖片|來源

「當我感受到自己的與眾不同,我才是真正的處在自己的舒適圈裡。我從未理解這個社會如何決定什麼是美或不美,一張坦露的臉,和獨特的個性,對我來說更有意義。」


圖片|來源

美?不美?我們從來就不需要定奪的解套,這世上有一種性別,有一種年齡,有一種風格,叫做 Tilda Swinton,也許你,或者妳,需要的是自我認同,而非旁人鼓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