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御用班底、日本演員樹木希林的經典人生語錄,在最哀傷的時刻,找到那麼點人生趣味:「請用有趣的眼光接受所有的事物,愉快地活著。說『我們彼此加油』可能太好笑了,但我確實是這麼想著。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別太消極。」

讓別人來評價你是很危險的事。

樹木希林

──2014年11月 接受旭日小綬章的記者會上,記者要求給後輩的一句話。

讓別人來評價你是很危險的事。得獎時不迷失自我,才會有下一次。

請用有趣的眼光接受所有的事物, 愉快地活著。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別太消極。

樹木希林

──2018年7月 在紐約接受採訪時所答。

想傳達的訊息?竟然問我這個沒剩下多少日子的人有什麼話想說啊。

雖然由我來說有點可笑,但我認為事實都有表裡,不論是遇到多麼不幸的事,我還是認為某個地方會留下一盞燈的。當然,幸福也不會一直連續不斷,當自己走到死巷時,不要只看著沒有出路的地方,可以試著稍微退一步;有了這樣的餘裕,就不會覺得人生那麼一無是處。時至今日,我仍然這麼認為。

請用有趣的眼光接受所有的事物,愉快地活著。說「我們彼此加油」可能太好笑了,但我確實是這麼想著。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別太消極。(推薦閱讀:【A Girl】樹木希林:人都會死,至少要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說著「人生哪,當然不會盡如人意啊」的雜誌專訪照片。©《PHP Special》2016年6月號/攝影:大鶴円(昭和基地¥50公司)。圖片|遠流出版提供

我認為那些身為女人理當該做的事,不做也不會死。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 才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

樹木希林

──1981年4月 內田裕也單方面提出離婚申請後,樹木希林在接受雜誌採訪時,談到該事件引起的騷動時所言。

那時候的情況不太好,剛開始的那三年間明明是住在一起,卻沒有兩人結婚、一同生活的感覺。反倒是分居之後才在意彼此,我在雜誌上看到他的照片,會有一種「啊,這是我先生呢」的依戀感。他也是,把我散落各地刊登的文章一字不漏地全部讀過,還打電話和我說:「你這傢伙,還會為那種事情開罵喔?你的個性一點都沒改變啊。」對我的這些情況無法放心,也真是辛苦他了。

不過,這不是他為了復合而耍的手段,他不是那種人,我也相信他當初提離婚是真心的。所以不管他再怎麼累,我還是一樣輕鬆快活。對女人而言, 沒有需要伺候的人就是無事一身輕。一路至今我始終這麼散漫、自得其樂, 這些都算是我的缺點。然而,我認為那些身為女人理當該做的事,不做也不會死。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才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今後為了讓我們都能踏實地活著,我真心希望他不要回來我身邊。

生而為人這件事,本身就有無限的魅力,但我覺得自己並沒有用盡全身之力去付出。

樹木希林

──2005年7月 在回首前半生的報紙轉載訪問中,談到對演員一職的不滿足,「我應該一輩子不會有代表作吧」、「也許還抱著不滿,人生就已到盡頭了吧」等時所言。

生而為人這件事,本身就有無限的魅力,但我覺得自己並沒有用盡全身之力去付出。今後?也許還會有很多可能性,可是我不認為自己得要因此而努力。

能夠漸漸衰老而去,是最棒的死法。

樹木希林

──2017年1月 於電影《積存時間的生活》擔任旁白,後與演出者津端英子女士對談,提到關於死亡一事時所言。

對於漸漸衰老而去,留下來的人反而更看不開。也許是希望你能夠更長壽吧,所以無法什麼都不做,眼看著你衰老而死,於是要幫你插管、做些侵入性醫療,希望你能活得更長一點。

可是,死就是這麼一回事啊,並沒有什麼特別,應該就是日常之中會發生的。不管我們在戰後享受過如何豐饒的時代,不論我們如何忌諱、嫌惡死亡這件事,有生就有死,兩者是不分離的, 所以我們是理所當然地漸漸朝死亡而去,然而留下來的人可說是非常地執著,總希望你再活得長一點、久一點,這樣的願望無窮無盡,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為何了。

能夠漸漸衰老而去,是最棒的死法。留下來的人卻要你再久一點、再長一點,再多做一點努力吧。如果是我的孩子這麼對我說,我會覺得「那可能是你們自己太過執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