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也會化妝欸?」「胖子化什麼妝?」「真不知道要看哪裡了。」韓國 Youtuber 裴銀貞以「擺脫馬甲」運動為出發,要女性不用再受到長相、化妝、身材⋯⋯等無形的馬甲束腹。她不再 Youtube 拍化妝教學影片,因為她認為:不應該再看目前媒體上呈現給大眾的那些完美女人的形象,也不該再消費那些偷走女人財的整形和美妝產品。

「又醜又胖的女人」在這個世界所經歷的事

以前只要有事情需要出門,我就會開始煩惱。連打開門走出去都很痛苦。你問我有什麼好煩惱?有什麼好痛苦?

長得不漂亮又胖胖的我,若是沒化妝就出門,就可以感受到人們冷眼射向我的腦門和心上。(延伸閱讀:韓國 youtuber 裴銀貞《我不漂亮》:我不漂亮,但我能決定自己的一切

「女人的皮膚怎麼那樣?好歹也搽個 BB 霜再出門吧。」
「哇,素顏真傷眼。」
「妳的膝蓋真可憐。」

即使我完全沒有礙到他們,但他們就是對我很不親切,對我一臉嫌惡,恣意地對我人身攻擊。

如果不想受傷,不如化個妝再出門如何呢?雖然有人說很漂亮,有人說好多了,但有些人卻嘲笑我。那反而讓我覺得更受傷。

「豬也會化妝欸?」
「胖子化什麼妝?」
「真不知道要看哪裡了。」

有時候我一搭上地鐵,和我同車廂的大部分人都在注視我,也有人會偷瞄我,或者毫不掩飾地對我冷笑。有些女人看到我,會擺出充滿優越感的表情,有些男人則是直接對我飆髒話。

不知道是否因為他們的反應,讓我只要搭上地鐵就覺得暈眩、喘不過氣,似乎下一刻就要魂歸西天。搭地鐵對任何人來說應該都很輕鬆,但對我來說,顧名思義,就是「地獄列車」。

對長得不漂亮的女人來說,這個世界人們的語言暴力和視線暴力,可以說是超乎想像。

我想問他們,我想對他們說,不,我想對他們大喊—

我有做出對不起你們的事嗎?

你們有因為我而損失什麼嗎?

為什麼你們要用那種眼光看我?

為什麼要討厭我、輕蔑我?

有人賦予你們那樣的權力了嗎?

你們應該想不到,你們帶給我多少傷害和痛苦,對吧?

現在,請你們別再用那種眼神看我了。

也不要再對我說那些話了。

我也和你們一樣,是個「人」。

擺脫馬甲?那是什麼?

2018 年春天,我和一位好久不見、很要好的姊姊見面。姊姊和我有相同的興趣,喜歡打扮,也喜歡化妝品和化妝。每當有新產品出來,我們也會交換資訊,如果有用著覺得不錯的化妝品也會相互推薦。可是,天啊!那天我差點就認不出她了。她走進我們約好的咖啡廳,但模樣卻不是我印象中的她。本來一頭亮麗飄逸的長髮,破格地剪成了短髮,甚至還是 TWO-BLOCK!

如果女人剪短髮,通常人家會這麼問:「你失戀了嗎?」就算不是失戀,也會好奇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我也很好奇為什麼。姊姊跟我說,她正在進行擺脫馬甲。擺脫馬甲?那是什麼?化妝、窈窕身材、除毛、長髮等,這些僅對女性強求的外貌標準就叫做馬甲,而女性自動發起擺脫這些標準的行動,就叫做擺脫馬甲。姊姊簡單地說明。

那天我仔細地聽她說了女性對外表的強迫行為。她說她上班的時候一定會化妝,偶爾睡過頭,在地鐵上至少也一定會上個粉底,但如果真不得已沒化妝,在公司就得看人臉色。不只她如此,很多女性都因為別人的視線,為了滿足社會所要求的標準而努力。這就叫做馬甲。但問題是不管女人再怎麼打扮,都絕對無法達到「終極」的美。

為什麼?

因為滿足社會所要求的美的基準,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

女人被要求的外表基準可不只一兩項,臉要小、五官要立體、身材要窈窕、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要有白皙肌膚,和完美除毛後光滑的四肢。不知從何時開始,手腳美甲成了基本條件⋯⋯,數也數不清,這些美的標準漸漸分化而越趨複雜。


圖片|來源

到底誰能滿足這所有的條件呢?

就算是祭出美麗的女藝人,卻總是有人要找出她的「缺點」。

為了追求這些最後仍無法實現的目標,女人也只是浪費她們的時間、金錢和力氣。姊姊說她為了拒絕這種理想的美,所以就把頭髮剪短以示支持。而且女人的馬甲還不只是外表上的強求。連道德上的馬甲也在束縛著我們。女人要端莊、要懂得撒嬌、要溫柔地笑、一舉一動要文靜等度量衡。女人只要說話粗魯一點就會備受矚目。當然,不是好的矚目。

「女孩子家怎麼這樣?講話這麼粗魯!」

想想,我媽媽好像也常這樣唸我。

女孩子家走路怎麼這樣?
姿勢要漂亮啊。
哎唷,女孩子腳要併起來等等。

那天是我第一次領悟到

女人在生活中,因為多少馬甲而自我束縛。

化妝不好?回到家之後,我回想和姊姊之間的談話。

我以為只有我這麼辛苦,只有我因為外表而過得如此沒自信。但是不只是我,這個社會的許多女性,在職場、在學校、在團體中都穿著馬甲,因為外表被批評,而感到內心煎熬。我想再更了解擺脫馬甲,而在各個網站和一些社群平台搜尋相關資訊。

一開始我覺得很無言。

很多人破壞、丟掉各種化妝品,我還看到有人強勢地說,真正的女性主義者就支持擺脫馬甲,如果不這麼做就不是女性主義者。我覺得很反感。看著心情很差,也很生氣。感覺喜歡化妝的我被批評了。因為化妝並非討好別人,也有可能是為了自我滿足,不是嗎?這樣不就是在貶低為了自我滿足而打扮的女性嗎?一定要把話說得這麼偏激嗎?

但是在看了更多女性的文章和故事之後,我的想法一點一點地改變了。有很多人和姊姊一樣,在職場生活中有著不好的經歷,在學校、日常生活中也充斥著女性的馬甲。對女性各種外表的干涉和評價,就是現實的殘酷。

「有 ○○○ 在,感覺氣氛就變活潑了。」
「女人是花一般的存在。」
「你的臉色很蒼白耶。哪裡不舒服?搽點什麼吧。」
「化妝是禮貌也是必須的。你把公司當你家嗎?」

如果不打扮就被排擠,男朋友覺得女朋友不打扮很丟臉,排斥介紹給自己的好朋友。雖然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沒意識到這就是所謂「馬甲」的概念。這一切不正是我一直以來被排擠的成人版嗎?也是我費盡心力用化妝來掩飾缺點,讓這張別人都不喜歡的臉變漂亮的行為嗎?

原來,擺脫馬甲,並非別人的問題,而是我的問題。打扮外表不是必須而是選擇。以後我還可以繼續化妝嗎?

當然可以。但是不化也沒關係。重點是要先打造出,化不化妝都沒人干涉的社會不是嗎?


圖片|來源

也有很多支持擺脫馬甲的人認為,化妝是為了自己,化妝是為了滿足自己。我也是這麼想的,一直到我拍攝《我不漂亮》時也是這麼想的。只是現在我的想法不一樣了。

也有人覺得化妝是一種藝術,但是我們社會一般的化妝方式,很難被看成是一門藝術。藝術不是應該使用各式各樣的色彩和多元性的呈現嗎?但是現在的女人化妝千篇一律,把眼睛化得更大、遮蓋臉上瑕疵、讓睫毛更豐盛,這些化妝方式強調的都是單一的美。(延伸閱讀:你好漂亮」稱讚有時是種削弱:稱讚別人,可以從能力開始嗎?

以「女人就是要美麗」為思考基礎的化妝,只會讓自己的自尊被吞噬,讓自己漸漸不幸。而我認為不應該再化這種妝了,這是我現在的想法。

改變我想法的也是 YouTube。在我上傳了《我不漂亮》影片之後,大概上傳了兩次主題妝的影片,然後有小朋友在下面大量留言給我。

我沒化過妝,但是看了影片更想化妝了~
我想再多練習,像你一樣化妝!

看到留言,突然我就害怕起來了。對我來說化妝是興趣,即使這件事很有趣,但是對別人來說,很可能是為他們套上馬甲。尤其一想到會影響國高中生,我便不自覺地打冷顫。

所以我決定,除了特殊造型之外,不再上傳任何,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漂亮的美妝影片。我現在所實踐的擺脫馬甲僅限於我能力所及的部分,如果我不想,我就不化妝;戒掉一天要看好幾次鏡子的習慣;以剪頭髮來挑戰長髮是典型的女性美。因為身為女人,我有權利選擇各種不同的髮型。

控制飲食、運動,也不是為了漂亮的身材,而是為了健康。因此我開始讓自己一點一點地瘦下來。我也幾乎不買化妝品了,現在也不看美妝節目,減肥藥也全都丟了。因為我認為如果想讓打扮變成選擇而非必須,就不應該再看目前媒體上呈現給大眾的那些完美女人的形象,也不該再消費那些偷走女人財的整形和美妝產品。

打扮的概念是:讓自己的容貌端正。而我會一直努力到這個社會對此有所認知的那天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