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慕姿《他們都說妳「應該」》寫女孩為何疼痛:我們不停重演,那些在生命中令人痛苦的「愛情劇本」。希望有一天,它能有不同的結局,能夠療癒我們之前的創傷,滿足我們一直以來對愛的期待與不安。只是,在愛情中,真有辦法填補我們童年成長經驗所匱乏的空洞嗎?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童話故事的美好結局?

離開了原生家庭,女孩們開始尋求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關係,首先會先投入的,就是愛情關係。

當我們帶著從原生家庭與社會所經歷的創傷,長期將自我縮小,背負著太多「應該」的責任與角色的期待,以及對愛與關係的渴求──如果社會期待著,成為一個「好女人」就是代表要有良好的關係──那麼,我們很難認為,人生靠著自己就能圓滿。

於是,我們需要找到另一個人,特別是男人,來讓我們奉獻、付出,以獲得他的肯定;也需要他來愛我們、照顧我們、保護我們,滿足我們渴愛的心。

不論是我們的全部犧牲,或是乞求對方給我們全部的關注與愛,都是為了證明:藉由與這個男性的連結,我們也與這個世界連結,我們相信:我的自我價值,唯有靠這段關係才能獲得;我的存在,唯有靠這段關係,才有意義。(延伸閱讀:每一次戀愛,都把對方當靈魂伴侶:這件事會有什麼問題?

或許你我身邊,或自身有過這樣的經驗:

明明你是個獨立、能夠照顧自己與別人,有許多興趣與朋友的人,但不知道為何,當你一談了戀愛,立刻六親不認,注意力都在對方身上,而且亟需對方全心全意地關注你,否則你會擔心「他可能不夠愛你」。而這個「可能」,會讓你的美好世界崩塌。

明明在這之前,沒有這個人在身邊,你也活得很好,甚至可能一開始是男方較為積極,你反而有所保留;但為什麼進入一段關係後,你變得失去了最熟悉的你自己?

可能,你痛恨著自己的無用,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內心,深深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被對方的一舉一動影響、牽動。

你發現內心對於愛情關係,一直有個期待:

「我是否能找到一個人,可以包容我、愛我,視我為獨一無二,然後──從此,我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圖片|來源

女性追求自我認同的方式,時常是「親密關係」

「女性一心一意追求愛情關係」的故事,你、我可能都不陌生。被「文化纏足」訓練過的女孩們,習慣將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相信自己可能是不夠好的,覺得自己可能無法成就自己,使得女性追求自我認同的方式,時常是「親密關係」──藉由得到愛,才能確定自己的價值,這使得女性更容易把注意力放在「追求一段親密關係」上。

此外,在過往家庭與童年成長經驗中,缺乏被完整關注、照顧與被愛的經驗,使得許多女性,會將追求這種童年所匱乏愛的感覺,轉而在愛情關係中滿足。

因為,愛情關係的愛,與我們期待父母給我們的愛,有部分類似的特質,那就是:

獨一無二。

我們期待自己在父母或他人的眼中,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我們也希望父母愛我們,就是我們原本的樣子,而不是因為我們要表現有用、有幫助,才代表我們有價值。

若在成長經驗中,有主要照顧者願意給予這樣的獨一無二與無條件的愛與保護,我們將有較大的安全感,以及對自己和這個世界的信任感。(延伸閱讀:「霸道、情不自禁的愛」停止宣揚這種傷害女性的感情關係

當有機會完整感受這樣的愛時,我們會相信自己的價值,會懂得珍惜自己,也會願意相信自己擁有一些能力,可以完成自己的需求與夢想。我們也更能清楚知道:我的人生不是用來犧牲、用來滿足別人的需求;我不會因此受到懲罰,也不會因而產生罪惡感。


圖片|來源

但若我們沒機會感受到這樣的愛,而是不停地感受到「必須犧牲自己來滿足別人」,感受到別人對自己沒有太高的成就期待,感受自己必須擁有一段關係,才是成功、有價值的──我們就會想在愛情中,找尋、填補那些我們不曾擁有的。

那些獨一無二、無條件的愛。

但,為了滿足過往匱乏的需求而去建立的親密關係,若我們沒有意識,很容易讓人陷入一種「強制性重複」的窘境當中:

我們不停重演,那些在生命中令人痛苦的「愛情劇本」。希望有一天,它能有不同的結局,能夠療癒我們之前的創傷,滿足我們一直以來對愛的期待與不安。

只是,在愛情中,真有辦法填補我們童年成長經驗所匱乏的空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