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迪士尼的壞蛋,不是「又胖又老的女巫」,就是「有點娘娘腔的男生」?從《小美人魚》的烏蘇拉到《阿拉丁》裡的賈方,假如「壞蛋」只有這兩種樣子,童話裡的反派是不是也帶著某種刻板印象呢?

陪伴每個孩子成長的迪士尼動畫,在近幾年逐一翻拍成真人版電影,除了公主、王子選角之外,真人反派也時常是眾人關注的焦點,例如安潔莉納裘莉主演的《黑魔女 2》、2020 即將上映的《花木蘭》也將由鞏俐來擔任大反派女巫。另外還有尚未釋出消息的《小美人魚》烏蘇拉、101 忠狗系列前傳《庫伊拉》。


圖片|《花木蘭》

回想迪士尼的經典反派角色——她們是把孩子關在閣樓上餓三餐的無良繼母,就是對權力汲汲營營的皇后女巫,她們躲在陰暗的角落,深不見光的海底、森林、樹洞,十指伸出骨瘦如柴,面色或蠟黃蒼白,或者擦著大紅唇膏、鮮豔卻詭異的紫色眼影,一張開嘴就能露出如野獸般的獠牙⋯⋯她們的慾望是永遠填不滿的洞——汲汲於年輕貌美、渴望掌權。


圖片|《白雪公主》


圖片|《小美人魚》

這些角色,絕大部分由女性扮演,即便不是女性,也仍舊被刻畫成帶著陰柔特質的「男性」,例如《阿拉丁》裡的賈方、《青蛙公主》裡的霍博士,他們總是有著勾人的雙眼,同樣細長的指甲,纖瘦身形,強調其陰性氣質,行為舉止與傳統的「陽剛氣質」大相徑庭。


圖片|《青蛙公主》

為什麼童話裡的反派都是女性、陰柔化?

在迪士尼電影裡,除了公主有一套公式:天真、浪漫、清純無瑕,而相較於反派的陰性化,童話裡塑造出的英雄及王子也有一套公式,他們有著寬闊的肩膀、方型的下巴、健壯的肌肉,表現出所謂「男子氣概」應該要有的行為:他們會射箭、騎馬、打仗、搏鬥。儘管王子與英雄並非迪士尼公主系列裡的主角,但迪士尼的動畫片仍針對英雄角色制定了固定模板及規範。

根據迪士尼動畫師 Ollie Johnston、Frank Thomas 的說法,迪士尼的動畫電影裡有 55% 的反派是女性與被陰性化的男性、其中有 25% 的外貌形象是瘦弱的。[1]

為了凸顯戲劇張力,建立明顯的善/惡對立,迪士尼在正義及反派的角色設計上呈現了某種「常規」與「越軌」(normative and deviant)。當英雄成為了常規,所謂的越軌,就代表著邪惡,而這樣的邪惡包含了性別氣質上的,以及女性外貌上的批判。

男性反派既不像英雄王子一樣陽剛,沒有強壯的肌肉、沒有粗獷的嗓音與行為,一如《阿拉丁》賈方與《青蛙公主》霍博士、《獅子王》裡的刀疤、《小飛俠》裡的虎克船長。陳穎在〈非普通邪惡:迪士尼反派與酷兒閱讀〉中,從紀錄片 David Thorpe 的 Do I Sound Gay? 延伸談動畫電影裡的反派角色,他們的聲音在設計上通常被陰柔化與男同志化:

在迪士尼動畫中, 邪惡與陰柔透過反派角色的陰柔化被劃上了等號。這個邪惡與陰柔的對等既是後天建構,便非真實如此,甚至有製造污名之嫌──在流行文化中,陰柔形象多屬反派所有,因而被認定為邪惡或負面;同樣的,邪惡或負面也被定性為只有陰柔一種呈現方式。——陳穎〈非普通邪惡:迪士尼反派與酷兒閱讀〉


圖片|《獅子王》


圖片|《阿拉丁》

而女性反派,她們通常面色枯黃、垂垂老矣,有著肥胖身材,化著詭異的妝容,一如黑魔女梅菲瑟、101 忠狗的庫伊拉,小美人魚裡的烏蘇拉——在社會的性別角色設定裡,她們不具異性吸引力,更甚者,不能被視為女性。


圖片|《小美人魚》

不符合性別規範的他們,被視為不正常且踰矩的,於是反派被形塑殘酷、自私、貪婪,外貌身形不是又老又胖,就是嬴弱不禁風。

當反派角色陰性化,陰性氣質容易與邪惡等負面形象做連結。Amanda Putnam 提到 [2],迪士尼的電影試圖營造反派的人,如果是男生,都會是娘娘腔、掐著蓮花指、聲音尖細;如果是女生,則是被「男性化/雄性化(masculinized)」,她們渴望權力地位、有野心。當角色的塑造與性別連接,容易污名化二元外的性別氣質:

迪士尼的電影中,惡徒不僅因他們邪惡的慾望與選擇,還因為踰矩的性別行為被形塑成壞人。藉由創造似跨性(transgendered)的邪惡角色,迪士尼構建了對跨性別隱含的評價,明確地與殘酷、自私、野蠻、貪心連結。

當動畫裡充斥著刻板形象,迪士尼會在真人版創造改變嗎?

迪士尼從 1937 年上映第一部動畫《白雪公主》,至今已 82 年,過去對於「壞人」形象有刻板描繪,真人版還會複製角色形象嗎?若從近期迪士尼真人版,《黑魔女》、《阿拉丁》⋯⋯乃至有消息釋出的《花木蘭》、《庫伊拉》,興許是電影與動畫在戲劇化的程度上無以對比,所以角色展現出的氣質、外貌與動畫會有所差異。

即便我們無法確切得知,迪士尼是否有改變反派陰性化的野心,但很可以肯定的是,迪士尼企圖改編劇本,從反派的第一視角出發,建造更立體的角色,例如《黑魔女》從梅菲瑟背景故事到慾望的爭奪,了解她的每個決定不全然是絕對的善與惡,反派掌握了話語權,能全面訴說自己的故事。在相當程度上,迪士尼是打破了動畫片裡的善/惡對立。

當我們對迪士尼的童話提出疑問時,也別忘了,迪士尼童話世界有其美好,動畫裡展現出的無私、勇氣及善良,為無數個孩子,包括成為大人的你我塑造了很棒的典範。從近期的迪士尼動作,可以感覺到他們不斷在顛覆童話裡的既定刻板印象,或許,我們能期待不久的將來,迪士尼能夠一步步的創造多元且平等的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