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都在瘋世界杯冠軍 - 美國女足,在台灣的你不可不跟上!帶你認識贏球後,高喊「性別平權」的靈魂人物— 隊長梅根・拉皮諾。她敢嗆辣在 twitter 對槓川普,並用足球告訴世界:性別即政治,政治即性別。

今年女子足球世界盃賽中,美國女足以冠軍之姿再次被人們注意,但這一次,她們不只要舉起勝利的獎盃,更要掀起「性別平權」的浪潮。其中,又以推動這項使命的靈魂人物— 梅根・拉皮諾為全球亮點。

我們需要愛得更多,恨得更少。 我們得要聽得更多,說得更少。 每一個人,無論你同意或不同意, 讓世界成為更好的地方是我們的責任。

梅根・拉皮諾

在運動場上,梅根・拉皮諾是現任美國女足隊長,在這次世界杯中她更有超過 50 次進球得分,踢出專業又優異的成績。

離開足球場,她風采不減,個性前衛且直率。她與女朋友—WNBA 美國女籃巨星球員柏德(Sue Bird),是出了名的出櫃運動員。在政治面前,梅根・拉皮拖絲毫不軟弱。她幾次因性別、種族議題與川普在 twitter 上互懟。然而,川普反在 twitter 認為她不該做對美國不敬的事,即使她並沒有如此。還沒贏得女子世足冠軍以前,她就霸氣向川普喊:「我不會進白宮。若有和我聊過的隊員,我想也不會。」(延伸閱讀:公開反抗川普?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亞的衣著學

『受傷』是我人生中發生過最棒的事之一

頂著一頭粉紫色短髮,梅根・拉皮諾不只外型很潮,她的思維與行動還很酷。從小她就跟著爸爸一起踢球,高中 15 歲時正式加入球隊,但她沒有像大部分人選擇進校隊,而是參與州內的女性球隊(Elk Grove Pride),同時也是最早的一支女子足球隊。

她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無論是志業或性向,即使路上偶有徬徨,但最終的目標一直堅定不移。在青春期或更早以前,性別力就已經種在梅根・拉皮諾的熱血裡。從小和足球羈絆就深,以此發揮影響力、實踐個人價值是再適合不過的方法。

有人會覺得,女生不適合運動,身體脆弱或者體力不如男人。但梅根・拉皮諾在她的運動生涯裡,就經歷過三次十字韌帶斷裂,而每一次她都再次向我們證明,女人有力量從傷害中復原,還能一次比一次優秀。在 Harry Glickman 2012 年度頒獎典禮上,她實至名歸抱回「最佳女運動員」的頭銜。


圖片|來源

談到受傷暫停職涯發展的那段時間,她曾經在受訪說: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怪,但我認為『受傷』是我人生中發生過最棒的事之一。它給我不一樣的視角。
過去,每件事都理所當然地進行,所以我不是很懂得感恩自己在做的事情,以己那些成就我的轉捩點。受傷給了我很多限制,但也因此使我茁壯。我感受到更強烈、更美好的人在召喚我。

2011 年德國女子世足賽,梅根・拉皮諾被選進美國代表隊,多次助攻團隊得分。在 2012 年奧運會,她的運動職涯更上一層樓,為美國摘下女足第一面金牌,凱旋而歸。

在平權路上:少了同志,沒人會贏!

梅根是運動名人中數一數二有名的出櫃同志,從梅根・拉皮諾手上的刺青「 Nature ran her course」在英文,這句話有「順其自然」之意,也透露了她的核心價值。在 Vice 的採訪中,她因此提到:「我註定是我要成為的人,我是誰、我的個性、我如何生,完完全全地都是。」

她也鼓舞所有性向的人,愛自己最原本的樣子:「你們不可能在沒有同志夥伴的狀態下贏得任何一場冠軍。這永遠不曾發生過。對我而言,身為同志而且世界杯又在同志驕傲月,是再美好不過的事。」

她大膽、自信、無懼的個性,激勵我們去相信自己與生俱來的使命和天賦,並且對不認同的事她不輕易妥協。

職場平等:同工同酬

過去十年,美國女足一次又一次地溝通職場性別不平等的問題。梅根・拉皮諾在接受 ABC 電視台訪問時提到,女足一年和男足做一樣的事,打一樣多的比賽,她們比任何人都努力,也同時優秀,卻只能獲得男性一半不到的薪水。

梅根・拉皮諾一針見血地指出:「女足不只是在為自己爭取平等的薪水而已,真正重要的是去促使女性運動的投資。」

同工不同酬,不單單只是個人問題,而是整個球隊從醫療團隊、教練,到行銷宣傳等資源落差。這個論點或許也反擊了那些認為「女生運動就是不比男生好看,收視低所以薪水當然比較低」的言論。在資源先不平等的情境裡,與其反咬女性身體在運動的表現,很可能後天結構的影響也占上一大比例。

今年美國女足贏得第四次世界杯冠軍,10 日在紐約市舉辦慶祝遊行。現場演說中,梅根・拉皮諾帶著自信與榮耀形容自己的球隊:「我們(美國女足)喝茶,我們慶祝。我們有粉紅色頭髮,有紫色頭髮。我們有刺青,有辮子。我們有白人女孩,有黑人女孩,和所有介在這之中的事。我們有異性戀女孩,也有同性戀女孩。」

“We’ve got tea-sipping. We’ve got celebrations,” Rapinoe said. “We have pink hair and purple hair. We have tattoos and dreadlocks. We’ve got white girls and black girls 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Straight girls and gay girls.”

梅根・拉皮諾關注性別,也關注種族,在她身上能看見「平等」被實踐的模樣,而她所在的球隊也如她,多元又富韌性。(延伸閱讀:強悍而溫柔的挑戰性別標籤:Babe Didrikson用身體寫下女性運動史

梅根・拉皮諾:更好的世界,我們都有責任

我們想梅根・拉皮諾最讓人感動的地方,真的不只是她足球有多卓越,而是她給了大大小小的女孩們一個希望。當我們看著梅根・拉皮諾,好像會想到小時候,某一個離開運動的瞬間,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開始不愛運動。

但如果現在的女孩們或小時候的自己,身邊有如梅根・拉皮諾般的女性運動戰將,相信「女生運動,也可以很優秀」的風氣真的能改變「運動」長久以來存在的刻板印象。或許,運動就能開始離女性們更近,女性運動員也不再被貼上「漂亮寶貝」的標籤。

個人即政治,梅根・拉皮諾用她的經驗親身示範,帶我們想像了一個更好的世界在等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