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經污名嚴重的印度地區,如果女性因為生理期而影響工作,就要支付罰款,導致許多女性得摘除子宮;也有僱主不讓女員工請生理假,並強迫她們服用來路不明的藥物,以便繼續提供勞動。

月經,一直是許多傳統社會的禁忌,例如:女性在經期會被禁止進入寺廟或宗教場所參拜。印度是月經污名化嚴重的地方,女性在生理期間往往被認為是不潔的、骯髒的,而被排除在社會或宗教活動外。近年來,儘管有受過教育的婦女開始挑戰這種保守想法,但效果仍有限,印度的月經污名問題依然沒被解決。(延伸閱讀:「妳有月經,妳很髒」印度月經羞辱,讓 12 歲女童選擇自殺

根據《 BBC 》報導,大多數的印度婦女——尤其是來自貧困家庭的婦女,因為沒受過相關知識教育,因而間接被迫做出影響健康與的選擇。最近,印度出現了兩件關於印度婦女與月經的新聞,讓我們一同來關注。


圖片|來源

事件一:為了工作賺錢,只好摘除子宮

第一個事件發生於印度西部的 Maharashtra 地區。每年,有成千上萬來自 Beed 、 Osmanabad 、 Sangli 、 Solapur 地區的貧困家庭,為了生存而遷移到該州被稱為「糖帶 (the sugar belt) 」的富裕地區,在甘蔗田從事收割工作。然而,當婦女月經來臨時,可能有一到兩天的時間無法上工。如果婦女因為生理而錯過一天的工作,她們就必須支付罰款。

當地衛生條件差,許多婦女因而感染病毒。在該地工作的倡議者表示,這些疾病明明可以透過藥物治療,卻常有醫師故意鼓勵婦女進行「不必要的手術」—— 直接將子宮摘除。

由於她們幾乎都已經生過小孩,且醫師沒有告知手術風險與後遺症,因此有許多女性選擇接受子宮摘除手術。根據天下康健報導,明尼蘇達州梅約醫學中心指出, 35 歲以前接受子宮切除手術的婦女,長期罹患心臟病的風險將大增。

《 BBC 》記者 Prajakta Dhulap ,親自走訪印度 Beed 地區的 Vanjarwadi 村。他表示,每年 10 月至 3 月,大約有 80% 的村民會遷移到甘蔗田附近工作。經由訪查也發現,村里約有一半的女性曾進行過移除子宮手術,而其中大多數都是 40 歲以下的女性。

許多接受過子宮移除手術的女性表示,她們的健康狀況,因為後遺症的緣故,正在逐漸惡化中,甚至無法再到甘蔗田裡工作。

事件二:不能請假,被迫吃不知名藥物

第二個事件,來自於印度南部的 Tamil Nadu 地區。在高產值服裝業工作的婦女聲稱,當她們因為經痛而請求生理假或休息時,雇主不但不同意,反而逼迫她們服用一些來路不明的藥物。

大部分來自貧困家庭的女性表示,她們無法承擔一天的工資損失,不得不接受這個情況。

湯森路透基金會 (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 報導,根據對 100 名女性的採訪,這些藥物幾乎都不由醫療專業人員所提供。他們也沒被告知藥物名稱或副作用。

受訪的 100 位女性都表示,她們已經服用過那些藥物;其中又有超過一半的女性說,她們在服藥後,健康已經受到影響,例如:憂鬱和焦慮症狀、尿道感染,甚至是流產等等。


圖片|來源

為了工作,難道只有摘除子宮這條路?

這些事件報導,血淋淋揭露了印度女性在面對月經時,所陷入的困境。印度的全國婦女協會 (National Commission for Women) 以「可憐」和「悲慘」來形容 Maharashtra 地區的情形,並要求政府必須在未來防止這些「暴行 (atrocities) 」繼續發生;至於 Tamil Nadu 地區,政府則表示將會調查與關注勞工的健康狀況。

《 BBC 》提出,印度的女性勞動參與率,已從 2006 的 36% 下降至 2016 年的 25.8% 。當印度女性的月經與生理期權益始終不被正視與善待,她們投入職場的意願與機會,可能相對而言就變得更少;再者,許多女性並無選擇權,為了家計與生存,她們一定得工作,即使受到嚴苛的對待,仍要忍氣吞聲。

從生活到職場,從家庭到社會,生理女性所獨有的子宮、月經和身體,都應該被大眾所看見並尊重。(推薦閱讀:用經期百科改革印度!最溫柔的 TED 演講:「月經不是疾病,也不是詛咒」

「月經,血,經血,噁心,秘密,遮掩。為什麼?月經是每個女孩女人都會經歷的生理過程,但卻被我們視為禁忌。」
—— Aditi Gupta ,經期百科 (Menstrupedia) 創辦人

講述女性月經故事的《月事革命》,獲得 2019 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導演在片中問青少年,什麼是「經期」?男孩們回答:「這是一種時間嗎?」、「好像是一種病,只有女生才會得?」顯見男性對月經不甚瞭解。月經污名,於印度存在已久,上述事件的雇主,或許正是因為不夠理解生理期,才無法同理這些受經痛所苦的女性勞工們。(同場加映:【性別觀察】月經污名只在印度?奧斯卡匿名評審:「我就是覺得月經很噁心!」

思想影響社會風氣,也帶動行為改變。在提倡重視月經與生理假權益的同時,或許應該再往前推,先理解月經、去除月經的污名,才可能帶來實質的推演與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