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到地底,會看見什麼?

近期韓國熱門電影《寄生上流》,一家四口都是無業遊民,在深不見光的半地下家屋蝸居。如果生活在一個呼叫不到訊號、洪水一來便現出原型的寄生之所,人的尊嚴,還可以如何在這個社會安身立命?

6 句電影經典台詞,帶你一起回顧人性。他們說,要我良善可以,先讓我有錢。

韓國導演奉俊昊的新作《寄生上流》(Parasite)在第 72 屆坎城影展上榮獲「金棕櫚獎」,當中刻畫著上坡富有人家與地下室窮酸家屋的對比;一個社會當中因階級、貧富差距而延伸的真實人性呼之欲出。(延伸閱讀:少年派對強暴案,美國法官維護加害者:「他來自好的家世背景,不該被判重刑」

片中描述都沒有工作的一家四口,父親金基澤(宋康昊 飾)因多年前投資台灣古早味蛋糕失敗而在家待業;長子金基宇(崔宇植 飾)重考了四年還是上不了大學;妹妹金姬晶(樸素淡 飾演)具有藝術天份但只會做修圖或偽造文書。於是一家子平時就在家打零工、折披薩店盒子,望著陰暗潮濕的地平線下窗櫺視線。(為你推薦:香港的繁榮背後,你聽過香港的籠屋嗎?

直到有天,基宇的同學來找他當代班家教,讓基宇有機會踏入有錢人家的大門,並且在陰錯陽差之下,偷渡了一場對生活希望的想像。

《寄生上流》說的除了是社會現實面的階層,也是人類心靈層次上的,一種對於慾望、生存及尊嚴的討論。讓我們一起回顧片中的金句,以及一個個既荒誕又寫實的黑色幽默生命切片。


圖片|來源

「錢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燙平了。」

對金家一家人來說,所有關乎生命的皺摺,便是來自於窮困。窮讓生活收訊不良、窮讓潮濕與酸臭的氣味四溢,窮讓溫飽變得奢侈。所以,想盡辦法,他們要讓這個社會流動的錢財,也可以找到縫隙,滾進這個他們家裡。


圖片|來源

「有錢所以善良。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

有人說,朴家人很善良,對員工從不虧待。但他們想說,如果我也很有錢,那我也會很善良。如果連自己都顧不好了,我怎麼還管得了其他人悲不悲慘?


圖片|來源

「半夜只要開燈,蟑螂就會全部躲起來。」

蝸居在半地下室的窮困人家、散落在街道角落的遊民,猶如攀附在這座城市裡的寄生蟲。他們平時四處攀爬流竄、啃食,但只要一場洪流大雨,如同見光的蟲,就會通通狼狽隱蔽起來。


圖片|來源

「我不想抱著它,是它一直跟著我。」

片中一顆據說能招來財富的石頭,究竟會為這個家帶來幸運,還是災難?彷彿不是他們選擇了慾望,而是關於階級的落石,選擇了他們。


圖片|來源

「人不該有計畫,因為人生永遠不會照著計畫進行。」

如果你並沒有太多選擇,你可以為眼前的日子,擁有什麼夢想?所有的事,像是被注定好的,又像是一步步被什麼推演進展而成的。但不管你先前計畫了什麼,你永遠都在凝視著新的改變,如洪流般衝擊著你的生活。

在電影當中,他們偷渡了對家和未來的想像。看完這部片,不論在你心裡留下了什麼,相信有所寄生,便能有所改變。透過回顧這六句劇中經典台詞,揭開一點瘡疤,也願這個被階級選擇的社會,能慢慢地透出一點光來。(為你推薦:「我看不到我在這個社會,有什麼希望」為什麼日本出現繭居族?

在現實人生的我們,也還可以,對未來有所想像。

為生活找一點光:

- 到世界貧窮角落看看,找到關注不同家庭的施力點。

- 到回家吧生活風格學繞繞,思考自己想要的家。

- 到自我內心裡探索,找到回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