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日本興起了 #KuToo 運動,要求禁止公司強制規定女員工穿高跟鞋,而在美國,紐約房地產天后芭芭拉.柯克蘭卻說:「自己不會雇用穿著高跟鞋的面試者,甚至連履歷都不會看!」這樣的篩選方式是否太嚴厲,甚至是另一種歧視嗎?她為何這樣說?

今年一月份日本模特兒石川優實以類似反性騷運動「#MeToo」推起「#KuToo」標籤,要求日本政府禁止公司強制規定女員工穿高跟鞋上班,並提倡廢止女性在工作場合必須穿高跟鞋的文化。

「#KuToo」在網路引發熱烈迴響,在二月成立一個連署網站,終於在6月2日,將連署結果送進日本政府厚生勞動省雇用機會平等課,然而日本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在國會會議上回應表示,女性在工作場合穿高跟鞋是「必要且適當的」,再度引發國際各界關注。

打破「#MeToo」沉默「#KuToo」在日本的社會意義

高跟鞋一直被視正式和專業的象徵,而這點在日本的高度性別化的企業文化中更為真實,石川優實創立的「#KuToo」標籤,是將日文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的發音結合,並比照反性騷運動「#MeToo」的形式。(延伸閱讀:性別快訊|日本女性發起 #KuToo 運動:抵制穿高跟鞋上班限制


圖片|來源

石川優實之所以會號召脫下高跟鞋運動,來自於切身的職場體驗,曾在殯儀館兼職工作的她,在擔任接待員一天工作下來,大部分時間裡都是站著,由於在此工作的女性被要求穿 5 至 7 公分高的黑色露趾高跟鞋,讓她經常是踩著受傷的腳趾完成工作,然而同樣工作場域的男性同事卻是穿著平底鞋,感受到明顯的差異之餘,石川優實發了推文抒發心情,不料引起網友們瘋狂轉發,最後在大家的鼓勵之下創立了#KuToo 標籤。

比起歐美、亞洲其他國家,當全球捲起「#MeToo」浪潮時,日本女性在父權社會下過去對於「#MeToo」運動相對沉默,在本次由日本當地發起的「#KuToo」顯得格外有張力,日本女性挺身而出,捍衛自身權益,為上班族女性無法脫下高跟鞋的束縛表達不滿。這次的「#KuToo」不只是日本,在國際上再次掀起討論。

上週日本國會會議上,「#KuToo」成為議論的焦點,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眾議員、LGBT人權運動者尾辻加奈子認為,強制女性穿高跟鞋上班的規定是「過時」的,對於女性的在衣著上訂定規範是與性騷擾沒兩樣的,再者,根據根據職業傷害調查報告也說明18歲至26歲女性受到職業傷害的多數原因就是高跟鞋。

然而,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卻回應表示,社會普遍認為,職場上穿高跟鞋是必要且適當的,目前不會禁止企業在此部分的服裝規定,但若是強迫受傷員工穿高跟鞋,那就屬於濫用權力。不過,同時也聲稱,目前雖然不會進行修例,但能體會女性對高跟鞋的想法,希望也能構想讓職場工作更簡易的裝扮樣貌。

高跟鞋的革命:從男性權威象徵到束縛女性

如今高跟鞋被視為束縛女性的穿著之一,不過事實上,高跟鞋的誕生時,最初是由男性所穿著的。追溯高跟鞋的歷史,高跟鞋在數世紀以前是波斯王國馬術的專用配件,隨後傳入歐洲,而在王室掀起一股潮流,成為貴族與男子氣概的首選配件之一,而歐洲女性開始穿高跟鞋時,並非要展現柔美,相反的是把高跟鞋當作增加男子氣概的配件,到了十八世紀中高跟鞋的女性化趨勢也退出了男性的世界。

高跟鞋在商場成為許多女性受限的裝扮,許多人認為,女生被要求穿高跟鞋就和男性被要求穿西裝打領帶一樣,然而,高跟鞋對女性足部所造成長期的傷害卻也是血淋淋的事實。

引起國際關注的高跟鞋運動,KuToo 並非首例,2015年坎城影展(Cannes film festival)爆出「不穿高跟鞋就不能走紅毯」,奧斯卡影后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隔年為抗議主辦單位的限制,最後直接以赤腳走紅毯。

2016 年時英國女演員索爾普(Nicola Thorp)到知名的金融產業報到當櫃台接待,穿著平底鞋的她被要求回去換上高跟鞋,索爾普當時拒絕要求後,未拿到工作薪水就被打發走了。隨後她發起網路運動,要求英國政府立法,請願得到廣大迴響,獲得超過 15 萬人連署。最後公司被判定違反了法律。相關單位也指出,法律需要加強,打破性別歧視的職場規則。

根據日本商業網站 Business Insider Japan 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日本 60%以上的女性都經歷過強制要求在工作場所或求職時穿高跟鞋,或是曾見證其他人被迫穿上高跟鞋,此調查向 207 名人詢問工作場所服儀規定,其中包括 184 名女性。超過 80% 的女性受訪者表示,他們因穿高跟鞋造成健康問題,四分之一的人在工作場所行為研討會上被告知,穿著高跟鞋是一種基本的禮貌。

立法委員余宛如在看到「#KuToo」後在臉書寫下她的深刻感悟,「每次跟日本國會女議員交流時,她們幾乎都穿裙子,後來才知道在日本的正式場合,女性要穿裙子才夠正式,讓我這個都穿褲子的顯得不懂禮儀,沒想到她們上班,還要穿高跟鞋,在日本當女生真是辛苦,我覺得她們國會女議員,應該要一起穿球鞋,來表達支持這樣的訴求,讓女性身體可以從這樣的社會規訓中釋放。」

身為女性,穿著裙子、高跟鞋本是一種自由,優雅、美麗是主觀意識,穿著風格也是個人自由,然而,受到社會框架限制,當女性被迫這麼穿時,身體自由受到無形的壓迫,是時候該釋放了!

比起讓自己看起來得體 找到「適合自己的鞋」更重要

在日本發起了一場高跟鞋革命,反觀美國,意見領袖卻是強調衣著要適當的表達出個人,究竟穿什麼衣服適合你?房地產天后芭芭拉.柯克蘭(Barbara Corcoran)身為一位房地產專家、女性企業家,在近日於「Business Unusual」Podcast 節目上回答聽眾問題,有觀眾詢問:「如何在面試時讓主管留下好印象?」


圖片|來源

柯克蘭說:「自己不會雇用穿著高跟鞋的面試者,甚至連履歷都不會看!」這樣的篩選方式是否太嚴厲,甚至是另一種歧視嗎?柯克蘭分享自己的觀點:「雖然可能是對的,可能是錯的,但是根據觀察經驗,如果今天能得到這份工作,這樣的人不會非常努力。

高跟鞋在職場中一直備受討論,專業、體面,卻對女性身體造成影響,的確是穿了一雙「不適合」的鞋子,柯克蘭認為在面試中表達真正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為什麼她對高跟鞋的應試者不以為意,柯克蘭仍然強烈建議工作者在重要會議場合中換成更適合的鞋子。

是時候改變了 日本企業這樣做

以禮儀為名卻對女性健康造成傷害,對於日本的企業來說也是時候改變了,部分公司開始讓員工脫下高跟鞋。日本航空公司預計在 2020 年要啟航的國際線中長航程低成本航空 ZIPAIR Tokyo,在 4 月發表制服時,不論男女空服員,腳下穿的都是黑色或白色運動鞋,改變過去大家對空服員穿著高跟鞋服務的形象,日本航空希望藉此減輕空服員的疲勞感提升工作效能。(推薦閱讀:一定要有腰?空服員的工作任務裡沒有「扮演性感」

另外,同樣是給人以穿著高跟鞋職場形象的保險業者,也採取行動支持,日本住友生命保險公司已在 2018 年起獎勵穿球鞋上班的員工,更於 6 月起始推動「每天都是休閒日」,藉此提升員工的健康意識,更有助於向客戶推廣產品,不只是內勤人員,竟連需要接觸客戶的員工都享有同樣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