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覺得自己政治觀是透明的,感覺政治什麼的離我們很遙遠,長大以後,才開始想要為了台灣好好去瞭解。或許,始終不會有對的選擇,但可以選擇自由與善良,只要我們團結。

文|Jocelyn. L

民主,讓我們得以在今天站著決定著明天過後

有好多話想說,該怎麼說起呢?有人說「民主不能當飯吃,但沒有民主,只能要飯吃。」因為這段話,我整整思索了一個星期才把腦中的聲音化成文字。

從小,就覺得自己政治觀是透明的,感覺政治什麼的離我們很遙遠,嗯,不太懂,也不覺得自己做得了什麼,不曾談論、不曾上心,更別說有什麼立場或發表言論,好像日子就是這樣,看著新聞再看看荷包似乎,誰執政,都一樣。後來的這些日子,我關切著電視裡的人們爭取好幾年一個一個通過或者否決的法案、琢磨著網路上充斥的來自各方選民的看法、再望著新聞中一些無邊無際的政見被說出,突如其來的危機感也讓我對政治開始有感,原來,我還真沒怎麼關心過這個「自由平常得像空氣」的家。

我不相信顏色,我只相信自由

大約一個月前,像往常一樣陪著爸媽看新聞的我突然想知道,這些未來可能帶我們走向臺灣新面貌的臉孔,還有已經站在三年後未來的政府,究竟都做了些什麼,於是我開始回顧、觀察、查資料、聽他們說話,說(露)的政(馬)見(腳)多了,也還真能看見輪廓;而已經是未來主人翁的我們有沒有不帶色彩的去驗證這些人是否兌現承諾,還是誰做的好不好都只是聽說。

有沒有,去想想我們需要什麼樣子的臺灣?(推薦你看:生在台灣的我們,夠瞭解台灣的歷史嗎?


圖片|來源

統整這些思考源自於某天從對岸音樂交流回來以後興奮的和朋友分享,希望有天有機會也可以和他一起去巡迴表演,他說:「如果一起去演出,我的琴盒可能過不了海關,如果滲透到個資和政治傾向我可能也過不去,或回不來。」

那時並沒有聽清他這段話背後若有似無的烏雲,天真的我心想,我也常去大陸啊。體驗過大陸生活、喜歡有底蘊的中國傳統文化,去福建交流、去上海玩耍、也去廈門江蘇划船,也有許多中國朋友,偶爾淘寶,也會過境香港、再去澳門過節。雖然對某些人民談論臺灣的言論沒有好感、雖然那塊土地沒有帶給我一點歸屬感,仍擁有過許多愉快的回憶的我不想成為中國人,可是我吧,並不討厭中國。

就這樣帶著某些載浮載沉的疑慮,直到那天看到送中條例,再回看某些政治人物表態與性格不禁讓人產生的亡國感,我才驚覺,原來,我從沒認真想過,此刻呼吸的自由究竟來自何方;原來,我們習以為常揮霍著的這些權利,並不是偶然。

七分之一的港人上街遊行仍改變不了將寫的歷史,短短二十二年就這樣粗暴又毫無遮掩的摧毀了信任,不公正透明的司法將讓是非對錯變得再沒有標準,一幕幕都是香港正在用鮮血和眼淚訴說的真實。民主有許多缺點,但缺點都能被批評和挑戰;而獨裁體制下的人民,其實連聲音都不能有。

「怎麼會有人想被另一個人統治呢?」逃亡來臺灣的港人說。

在民主的國家見證著不公義的歷史發生,2019 仍動盪不堪的社會讓人有活在歷史課本裡的錯覺。有人說「今日香港,明日臺灣」,今天的港人可以移民、逃亡來臺灣,那明天過後,我們又能逃去哪裡呢?(延伸閱讀:別再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我們擁有今日台灣,今天就可以行動

這些擔憂赤裸裸的存在我們的世代中,並不遙遠。


圖片|來源

去過中國,我並不討厭中國;也正因為待過中國,我驕傲自己生在臺灣,因為臺灣是臺灣。

有著開放的社會風氣、有著便宜到不行的高福利和高水準醫療,還有願意挺身而出的政府;你可以批判社會不公、你可以說政客吃相難看,你可以罷免貪婪的官員,你可以安全的走上街頭捍衛權益、可以上節目宣揚自己的理念、可以防疫可以拒絕帶病的肉品抵台、不會有人在你嘴裡塞滿難以下嚥的食物除了吞下別無選擇;你可以隨心所欲選擇你要的生活和未來,可以揮霍你的信仰且無所畏懼,還可以看到電視上一些不可思議的人參選總統,而你,還可以用平等又等值的選票教訓他。即便我們偶爾不能大聲疾呼,但在臺灣這個事實獨立的國家,這些理所當然都還在民主體制之下微弱的存活著。(延伸閱讀:台灣要更好,大陸不會是唯一的解答

臺灣並不完美,卻在大家的守護之下是我們可以作主的家。

那麽,什麼才是對的選擇?

有人說現在政府的民主讓臺灣變得危險,我倒覺得真正讓臺灣變得危險的不是願意捍衛民主的政府,而是享受著權利卻不斷動搖、連投票權都甘願放棄、選擇政治冷漠的我們。

「有時候不是執政者做得太爛才讓在野黨壯大,而是大部分我們國家的選民根本做不出符合邏輯、經過查證的政治選擇。憑感覺選舉、放棄思考的選民,才是讓有所作為者無法獲得多數支持的原因。」

其實我也會害怕,說了一些想說或該說的話,對自己有什麼影響,失去可能的工作機會?變得沒人願意聽我說話,再失去一些朋友,或者,經歷了更可怕的事;即便如此,我仍願意相信公平正義在臺灣人心裡已然長成一棵大樹,那就值得換取一些醒悟。

再怎麼恐懼,也要相信團結的我們會茁壯

民主,讓我們得以在今天,站著決定著明天過後或跪或坐,當有天我們沒了作主的權利,當有天我們失去了說話的自由,沒有了賴以為生的氧氣,我們還能更糟嗎?

努力守護且揮霍著引以為傲了百多年的民主自由,放棄了的究竟是那些政治人物還是還沒覺醒的我們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