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移工 Heny 在台的溫情故事:那天滂沱大雨,彭太太說要等雨停再去醫院,結果卻拉不住 Heny。 Heny 執意要去醫院並非毫無來由,而是她知道— 爺爺在等他們。


圖片|One-Forty 提供

彭太太或許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麼疼惜 Heny ,這位原本只是負責照顧爺爺和奶奶的看護,如今像是她的半個女兒。而作為看護,Heny 可能也不曾預料自己的雇主竟會成為家人般的存在。

Heny 記得很清楚, 她第一天剛到彭家的日子是 2010 年 1 月 6 日,那是一個下雨的冬天夜晚。而第一眼看見這位僅有 21 歲的小女孩,彭太太只記得她穿得「很薄很薄很薄」,還是件短袖的衣服。擔心 Heny 受涼感冒,彭太太讓她洗了熱水澡,還買了成藥給她吃。就這樣,Heny 在彭家長達九年的工作與生活由此展開。

如果按彭太太的話說,這一切都是因為緣分。


彭先生、彭太太與 Heny。 圖片|One-Forty 提供

過去,家中年邁的爺爺和奶奶多由彭太太一個人照顧。隨著兩老的年紀越來越大,彭太太在日常的照料下也漸漸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我每天起來,就先趕快做家務事,然後照顧他們(公公和婆婆)。公公那時候還能走,但婆婆已經不行了。」她娓娓道來那段日子的生活。在那樣的情況下,聘請看護成了必要的選擇。

當時,彭家花了一至兩個月的時間,委託仲介幫忙尋找看護。仲介於是拿著兩張印尼看護的照片,遞到彭太太面前,要她選一位。彭太太笑著回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選她(Heny),緣分啊!」

剛到彭家的時候,Heny 的中文還不太流利,和彭太太的對話多以比手劃腳進行。除了溝通上不容易,兩人在相處上也處在彼此摸索的階段。儘管如此,從 Heny 的做事態度上看來,彭太太認為這是一位「馬上學,馬上會」,而且很有責任感的孩子。

彭太太還記得第一次看見 Heny 哭是在她來台第一年的 12 月。當時,她也問不出 Heny 哭泣的原因,得到的答案也只是 Heny 回應的「沒有,沒有。」後來,Heny 才鼓起勇氣告訴彭太太原因——原來那一天是印尼的母親節,她想家了。而在手機還不太盛行的那個時候,即便想念,Heny 也沒辦法透過螢幕看見遠在印尼的母親。(註:印尼的母親節是在12月22日)

「我說你(Heny)怎麼不講呢?你就把我當作你的媽媽就好啦!」彭太太說。

或許是這一句話,讓彼此卸下了第一道心房。當 Heny 在台灣三年的聘僱合約到期時,彭太太也沒多想,就透過仲介再續聘 Heny 三年。

「那一次,安妮真的感動死我了!」

在彭家,Heny 的生活既簡單又充實。她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跟爺爺和奶奶問好。 接著,她和彭太太就會開始處理日常家務,接著照料爺爺和奶奶等。而趁著兩老午休的時刻,Heny 偶爾會去學習烹飪,或是到菜市場採買食材。吃完晚餐,安頓好爺爺和奶奶後,她便會利用晚上的時間學習中文。

「她都會自己找時間去學煮菜、學中文啊,我們要給他自由和空間去做這些事。」彭太太說。


有時,彭家的晚餐是由 Heny 來準備。 圖片|One-Forty 提供

如果要選幾道 Heny 的拿手好菜,彭太太立馬就想到了蝦餅,但最受彭家歡迎的還是「印尼咖喱」,因為「很香又不會太辣!」

或許,一碗好吃、辣度適中的咖喱背後蘊藏著 Heny 的貼心。如果沒有在每一天的朝夕相處裡累積對彭太太一家人的瞭解,又怎能煮出一碗「不太辣的咖喱」呢。這份貼心不是偶然,是發自內心地為彭家人著想,Heny 第一次從台灣回印尼的時候,就已經把奶奶的藥全部都準備好了。(延伸閱讀:雪兒專欄|你對移工的偏見,你真的知道嗎?


Heny 和奶奶的感情很好,總會逗著高齡 101 歲的奶奶說話。 圖片|One-Forty 提供

這一些小小的舉動,彭太太都有放在心上,說起這些事來臉上也都是滿滿的驕傲。

其中,最讓彭太太印象深刻的是爺爺生病進院的時候。那時,Heny 每一天都會去醫院陪爺爺聊天,還很仔細地跟護士學習照料爺爺和藥物使用的相關知識。而在一天午後,Heny 如往常般想到醫院探望爺爺,但卻突然開始下起滂沱大雨。彭太太於是拉著 Heny,說要等雨停再去醫院。

「你知道嗎,雨下得那麼大,她就是偏偏要去!」結果是,彭太太拉不住 Heny。 Heny 執意要去醫院並非毫無來由,而是她知道爺爺在等他們。

「那一次啊,安妮真的感動死我了!」彭太太都叫 Heny 為「安妮」,有時還會直接以「妮」當作暱稱。

對彭太太一家人而言,Heny 已不僅僅是一位看護,而是女兒、是家人。2016年,彭先生和彭太太獲得台北市政府勞動局頒發了「優秀雇主」一獎,贏得的獎金也全數都給了 Heny。後來,當三年的聘僱合約再度到期時,彭太太決定略過仲介,採取直接聘僱的方式。彭太太認為即便聘僱程序繁瑣也沒關係,因為這能讓 Heny 免去仲介費,「對安妮會比較好」

「你看你看你看,又跟我鬥嘴了!」

而隨著與彭太太和爺爺奶奶的相處時間漸長,Heny 的中文和客家話能力,也變得越來越流利。當掌握的詞彙越來越多,Heny 與彭家的話題也越來越豐富。儘管,彭太太都認為這是 Heny 愛跟她「鬥嘴」的一種表現。

彭太太舉例,當親友來彭家作客,自己都會到菜市場採買,打算大顯身手。然而當把食材帶回家時,彭太太就會聽到 Heny 從廚房傳來的聲音,「哎唷,家裡的菜那麼多,你怎麼還買!」聽到 Heny 這番話,彭太太覺得好氣又好笑,心想:哎呀,這個小女孩怎麼倒像是自己的媽媽,對自己「囉哩八嗦」起來。

「但我知道安妮是擔心浪費食物。我們雖然愛鬥嘴,但一下就好了。」彭太太心裡也知道 Heny 的本意。但 Heny 也著實惹人疼惜,總會在彭太太快生氣的臨界點上,露出招牌笑容,對著彭太太撒嬌「老闆娘,你不要生氣嘛。」

這一招,總是百發百中。

但有一次,Heny 確實讓彭太太急了起來。那一天, Heny 不知怎麼地被破掉的燈泡劃傷了手,嚇得彭太太一家人急忙將她送去醫院包紮。焦急的背後透露出彭太太的疼惜之情,「安妮大老遠來我們這邊,身體當然要給她保護好啊!」她最擔心安妮沒有把自己照顧好。

受到彭家的多方照顧,Heny 也深懷感激。她都會把這一切分享給遠在印尼的媽媽,像是:彭先生開車去買她喜歡吃的食物、大伯如何一字一句地糾正她的中文發音、彭太太這一次又買了衣服送給她等。還有,彭家在她第一次考到國際駕照時,帶她去吃日本餐慶祝了一番。


Heny 在今年剛考到駕照。考到不久,便載著彭太太一家到花蓮玩。圖片|One-Forty 提供

透過手機視訊,印尼的親生媽媽和台灣的半個媽媽都見過彼此。雖然難以用語言溝通,但經過 Heny 的翻譯,雙方都將自己的感激之情傳遞給彼此。「安妮是真的很用心照顧我的公公婆婆,我們很感激她。現在已經很少人會把別人當成自己的親人在照顧了。」彭太太說。


Heny 和彭太太常常會一起到市場採買食材。圖片|One-Forty 提供

三年的時間轉眼又到,但這一次彭太太沒辦法再續聘 Heny,因為她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決定要回印尼結婚了。矛盾的心情難以言喻,彭太太雖然捨不得 Heny,卻也為她找到好歸宿而高興。

「我跟安妮說:妳不要回去嘛。她還回我:可是我媽媽叫我回去呀!」彭太太邊模仿 Heny,邊忍不住又說 Heny 一直跟她鬥嘴。不捨歸不捨,她還是很期待可以到印尼去參加 Heny 的婚禮,最好還要看她生個健康的小寶寶。

當然,自己疼惜的半個女兒要結婚,彭太太還是有話要叮嚀 Heny 的未來老公。(延伸閱讀:數十萬印尼移工的「網紅媽媽」:我搞笑,是要妳們看見自己笑起來多美

「你(指 Heny 男友)一定要好好對我們安妮,不能讓她有什麼委屈。她在台灣,我們都當作自己的小孩,都捨不得去罵她。你不可以欺負她,要讓我們安妮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Heny 說,回到印尼後,她一定會很想念彭家的每一個人。相信,彭家也會是如此,尤其是和 Heny 朝夕相處的彭太太。她說,她會很想念 Heny 的炸蝦餅。或許,還有「Heny 式」的鬥嘴。

此刻,一說到蝦餅,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彭太太立即呼叫在廚房備料的 Heny。

「欸,妮啊妮(Heny),你再去買那個蝦餅回來炸給我吃好不好?」
「那個很遠啊,要去印尼的店。誰要吃?」
「我啊,我要!」
「哈,不要啦!」

Heny 的「哈」還特別拉了長音。說完,她自己也忍不住噗滋笑出聲來,在場的每一個人隨即也被感染,跟著大笑。「你看你看你看,又跟我鬥嘴了!」彭太太指著躲在廚房牆後,已經笑彎了腰的 Heny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