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公眾人物外遇的家,有人聊八卦,有人當笑話。但是否沒有人真正關注,這些家庭內的小孩?

在阿翔外遇事件之後,我們對此聊了很多,大人世界的事;從感情關係破碎與修復、婚姻背叛裡的原諒或不原諒,看似想共同梳理關於家的難題,但卻容易忽略,一個家除了父母,孩子也是其中的成員。(推薦閱讀:是不是一定要溫柔原諒,才能挽回一個家?Grace 首次發言回應阿翔外遇

今天家內有什麼樣的變化,影響的會是整個家庭。你的所做所為,孩子都在感覺。因為他們也是家人,他們也在等待,這一個家會走向哪?自己會在哪裡,再一次被愛嗎?

而相對大人而言,孩子通常更難在沒有任何支持援助之下,面對眼前的傷害或變革。除了家內共同承擔的壓力,他們最容易接受到的,還包含校園同儕間的嘲笑蜚語:

「你爸是壞人。」

「哈哈哈,你媽很賤。」

在每一個校園角落裡,可能是曾經的你,或曾經的他,面紅耳赤,想著原來這就是家醜外揚,原來我的家,不會在這時候挺身保護自己。你知道那只是無知的言語,但就是從那些無知裡,孩子開始被這個世界真心地刺傷。


圖片|來源

「我是不是不值得被愛?」孩子們,正受什麼樣的傷?

一個正經歷家庭變化的孩子,將產生什麼樣的心理狀態?

美國家庭臨床心理學家安娜諾.加萊斯(Ana Nogales)曾對 800 名經歷過父母外遇的兒童進行調查,結果顯示:

超過八成的小孩認為自己被父母欺騙,這些孩子未來都很難再度信任他人

父母外遇,或關係撕裂,破壞了兒童對人的信任感,他們會經常覺得別人在說謊。

除此之外,父母情感的破碎,將導致孩童進入混亂的情緒,他們與人建立關係的能力從根本開始受到影響。他們會開始認為婚姻是虛假的、愛情只是一種錯覺。這也進而影響自己對感情、人際關係的態度。

另外還有六成的兒童,會為這樣的家庭事件感到羞愧、恥辱與尷尬。因為他們會感覺到自己正在承擔一件秘密;這無法對外人言說,或者擔心這樣的家庭將不被接受。而他自己作為這個家的一份子,他也會擔心,如果自己是一個沒有被普世家庭價值包容的孩子,那麼這個社會、他的同儕,是否會開始排擠自己?

「我爸媽感情不好。」說出這句話,像是同時也在否定自己,我並不是一個被家所愛的小孩。

總體而言,安娜諾.加萊斯提出,大多數孩童會被父母的不忠所傷害,因為他們會感覺到自己彷彿遭受父母的背叛。不知道怎麼愛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值得被愛,有如被懸置在空中的漂泊的孩子們,需要再次看到屬於他們的家。

你的重新復原,是對他最好的示範

當一個家不同以往,即使是在微小的訊息,孩子比你想像中敏感。而在未被告知或關心的狀態下,他們將進入困惑,與不安全感。「為什麼爸爸媽媽不一樣了?」、「我會因此被拋棄嗎?」在這種時候,他們也會開始害怕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讓愛消失了?

安娜諾.加萊斯建議,這種時候應傾聽孩子的情緒。不論是難受的、憤怒或疑惑,你們可以試著共同討論,或者相互陪伴;作為一個事件發生的良好傾聽者,也會為這個問題的後續解決奠定良好基礎。接著,安撫孩子,告訴他們不是他的錯、我們正在解決問題。並且讓他知道自己仍被愛著。

我們知道在這些時刻,大人們內心也非常慌亂;你也正為從未有過的情緒所困擾、焦慮、沮喪。你可能會想問,如果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來的進展,我如何保證孩子們的未來?但如同心理諮商師成蒂提到的,孩子們其實具備了堅毅的韌性及包容力。只要你給予足夠的安全感,修復他的自尊,讓他能感覺到自己被肯定;那麼,他將可以發揮你想不到的潛力,與你共同度過家庭危機。

你便好好地對待自己、對待這個家,你讓自己有能力再次堅強起來;你的孩子,他也會跟著你,從歷經心碎,到重新獲得復原的能力。因為家人不就是這樣,要能一起快樂,也能一起經歷悲傷。你以為一個人很難經歷的事,讓這個小小家人陪你,或許就給彼此,更大的力量。

別再說,撐不了婚姻,就別想要孩子

在阿翔,或者其他更多公眾人物的婚變例子裡,我們看過網路討論風向,會說你對得起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嗎?先不論別人的私人家庭關係,只討論在這些話語裡,其實也煽動了某種我們對於婚姻的恐懼。

無論是外遇當事者或受害者,今天加入「孩子該怎麼辦」的討論時,好像就會開始有人被責怪、有人要犧牲。你可能也開始想問,如果我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一輩子忠誠於婚姻,我是不是就不夠格當一個母親,或者父親?

但我們要先看到的是,我們的社會,正在被所謂「完整」的家迷思所綁架。譬如時令畢業季,賈靜雯與前夫共同出席大女兒的畢業典禮。媒體記者於是興奮地強調「一家三口」、「再度同框」;好像我們就在那張大團圓的照片裡,才真正美滿。反之你現在看到阿翔一家人的合照,會覺得家不像家,即便有誰正在為誰努力。


圖片來源|賈靜雯 IG

賈靜雯的大女兒、阿翔家庭裡的孩子,或者回到你我的童年,那個充滿無知言語的校園裡,我們像玩扮家家酒,用孩童的眼光,想像一對完美的爸媽,一個完美的家。因為沒人告訴過你,如果你的家不是那樣,其實也並不遺憾。

不論你是被霸凌者,或者曾經因為無知而訕笑他人,作為孩子,可能都在嬉鬧的原地,感覺到一股羞慚。要到長大了以後,你才慢慢明白——原來完整的家,它並不存在。

你會知道,家的意義,不在於追求這些。所有支撐孩子的,不一定是父與母終身不變的婚姻本身,而是信任感與愛的建立。如果今天你為了孩子而做了自己不想要的選擇,你所忍耐的,都只會變成另一種無形的壓力,再次加諸在孩子身上。到時候,那也不會是你們想要的家。因此,不是要保證永遠沒有意外,才能成一個家;而是當你選擇婚姻、決定生小孩時,你便知道自己要有面對家庭變卦的能力。

那個能力或許是,你永遠知道,你做了當下自己能做的最好的決定。

而所有曾經為自己的家感到羞恥的孩子,會在看到家有能力被修復的同時,重新與這個家一起,願意勇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