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我們無法選擇的,但我們可以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成長」。從小女孩成長為女人,陳雪分享自身同志經驗:「把自己安頓好,才有能力面對爸媽。」

大四的時候曾經與父親鬧翻,我當天下午就到學校附近的中餐館找打工,此後幾個月一直在那家餐廳裡,一天晚上四小時打工,沒拿父親的生活費,也沒有回家。

那時我不會騎摩托車,總是穿過校園、走下長長的斜坡,很遠的路程去到那家生意非常好的餐廳,每天一頓員工餐,是我吃得最飽的時候,打烊時,我們幾個服務生會把客人沒吃完的包子點心都打包分好,各自領走,那就成了我的早餐。

從那時起,我知道,要走自己的路,得先具備獨立生活的能力。

大學畢業後,因為不想考公務員或老師,只想寫小說,再度與父親爭執,雖然還沒找到工作,我也決定不住家裡,要到外地去打工。當時我還是不會騎車,也沒有摩托車,是我弟弟騎著腳踏車帶我去找房子。

把自己安頓好之後,才有能面對爸媽(無論是指責或支持)。


圖片|來源

那之後與父母的關係時遠時近,原因難以細述,但我知道,就該是長大成人的時候了。

父母是我們無法選擇的,他們的觀念與我們不可能都是相同的,父母因為身為照顧者,時常會將小孩當作所有物,因為過度關心,變成了干涉,極端的例子裡,父母甚至會動用語言行為暴力企圖「教育」、「矯正」自己的孩子。但我們可以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成長」。方法有很多,但共同的原則都是要有耐心、要堅強,並且有長遠的計畫。

當你還在求學期間,經濟無法獨立,至少要有支持你的朋友,倘若父母對你的感情、生活或將來選擇的工作都有強烈的「反對」,你更要準備好「突破父母的干涉」,這個準備不僅是物質上的,更需要精神上的自我建設,大多數的人都希望自己能達成父母的期望,甚至使父母感到驕傲,對於自己選擇的道路是父母所反對的,甚至輕蔑的,不可避免會傷心難過,自我懷疑,或氣憤難耐,但你要仔細認真面對自己的心,無論是你的志業、愛情或人生道路都是你一輩子的事,倘若只是為了讓父母開心,卻違背了自己的心,將來你不會快樂,甚至要付出一生的代價。(延伸閱讀:回家路上|真正愛父母,就把父母的課題還給他們

把自己照顧好,為自己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活出真正的自我,實踐生命的價值,這些才是真正使自己也使父母光榮的,即使他們最後也無法理解。

假如不幸在某些時刻,被父母管制了,無法出門,一定要想辦法逃出來求救,即使沒有可以幫助的朋友,外面也有很多單位能夠幫忙,無論發生什麼事,先冷靜下來,即使父母說出最可怕、最傷人的話,要知道,那也只是他們的想法,別人的想法並不能論斷你的價值,即使他們手段激烈,無論是基於關愛或是專制,父母不是孩子唯一的保護者,當你的心壯大起來,你會知道父母有時也會犯錯,不必為了他人的錯誤懲罰自己。


圖片|來源

作為一個同志,在漫長的生命裡,會遇到來自親人、朋友、同事甚至陌生人各種奇怪的批評、反對、阻礙、干涉,會因為性傾向而導致種種不便、麻煩,但是,這就是真實的你,要真正成為自己總是困難的,你必得為這件事奮鬥,必須為這個而成長、堅強,因為,即使世界改變得很慢,你還是得為自己奮鬥。

我在十二歲時第一次想要死,十九歲時覺得不可能再活了,三十八歲的時候以為生命已經把我折斷,健康與幸福都跟我無緣。但我咬著牙活下來了。如今的我,生命充滿著不可知的變數,病痛還是依然著折磨著我,但是,我比年輕時快樂,因為我知道我已經變得堅強,我有能力去愛,也有能力被愛,我不再是柔弱的小女孩,也不再只能自卑地躲在黑暗的房間裡。這些都是漫長生活裡,跌跌撞撞,摸索出來的體驗。(延伸閱讀:為照顧父母而中斷夢想,我以後會後悔嗎?

你絕對不是孤獨的,走出來或者逃出來,還有許多人跟你一樣在為自己的幸福、自由而奮鬥。

無論如何艱難,請忍耐一下,度過那個想要一了百了的時刻,穿過那片你以為看不到盡頭的黑暗,即使身體暫時不自由,也要設法忍耐,找到可以脫離的時機,讓我們一起活下去,因為活下去才能爭取機會、才有可能幸福、才能看到自由的那天到來。

讓我們一起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