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聽到「那個妹子,撈一下啊」「她倒貼你?真的賺到耶」這類虧妹的對話嗎?從「男賺女賠」邏輯,看女人的身體和情慾是如何長久以來被噤聲,而我們又能如何解讀。

作者|Barnaby

在日常生活的對話裡,很常出現一種現象:只要是涉及到身體的觀看、觸摸、性交之類的行為,男生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賺到」,而女生則會被認為是「吃虧」的一方。

舉例來說,在男性社交文化中,經常會出現以下台詞:「我剛剛不小心看到她內褲什麼顏色,超爽 der~」、「你說那個妹自己親上來?那你真是賺到了欸!」這些台詞背後通常還伴隨著一些「虧妹」心態:凡是有機會「碰到一下」、「看到一下」,男性就會覺得自己賺到了些什麼。

但反過來可就大不一樣,在女性的眼裡,女性總是被認為,只要身體被觀看或被接觸,總是「吃虧」的一方。舉例像是爸媽、朋友的叮嚀:「衣服不要穿這麼露!被看光光了多虧!」,又或者是「你們又還沒交往,他就跟妳上床,那妳不是虧大了嗎?」都是如此。


圖片|來源

這種「男賺女賠」的意識型態,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賺賠邏輯的產生:用「女人身體珍貴」來掩飾貞操的想像

在何春蕤《豪爽女人》一書中,就圍繞著探討「賺賠邏輯」的成因。何春蕤指出:「支配我們身體和情慾的賺賠邏輯,是性壓抑與男女不平等制度的共同產物。」簡單來說,她大致認為有兩個軸線可以理解賺賠邏輯:

第一,是人們對於性的貶抑及所謂貞操觀的維持。這種觀念認為:女性就應該忠貞、從屬於某個男人,因此女性不能自由地探索自己的情慾——女人沒有自己的情慾,情慾更是屬於別人的;女性沒有權利決定要與誰、如何發生親密關係;女性的性與身體,也不是女性自己能任意提及的事。在這樣的觀念下,女性的任務似乎只有一個:保持自己身體的「完整性」,不能任由其他男性觸碰,更應保持純潔形象,以滿足某些男性的「處女情結」。

第二,則是父權制度對於這種「貞操觀」及「處女情結」的掩飾。父權制度下創造了一個相當「特別」的觀念:「女性的身體是珍貴的」,來讓女性產生自我意識,使她們強化「保持身體完整」的觀念,並使女性認知到:只要「給出身體」,就是一件「代價極高昂」的事,以便使女性的身體盡量能「忠貞於」男方。(延伸閱讀:女人只能是裸照外流的受害者?從「男賺女賠」的邏輯到大法官眼中的猥褻

賺賠邏輯的後果:男人從性得到力量,女人因性而得到污名

你若是問抱持此說的人們到底具體上損失或得到了什麼,他們通常也說不清。與貞操觀——亦即女性有義務保持自己身體「完整(主要是處女膜)」的觀念結合緊密,是共同助長強暴文化,使受害者噤聲的幫兇。同時也是傳統上認為女性應該要得到男性給出婚姻或交往的承諾作為交易代價,才能「給出身體」的原因。

在這些觀念整合後的結果,就是「賺賠邏輯」:如果女性沒有得到男性給出婚姻或交往的承諾作為交易代價,而輕易給出身體,那麼絕對是自己「吃虧」——這個觀念為「男性能徹底控制女性的性(甚至是感情,如果身體給了別人,就得和對方在一起)」這件事變得極為合理。

而對男性而言呢?女性的身體既然如此「昂貴」,女性也不能輕易給出自己的身體,若自己能在無意中得到,甚至不用付出太多代價(傳統觀念就像是婚姻、感情)就能得到,那自然是賺到的事——這也強化著男性想要「虧妹」,乃至於透過各種方式騷擾女性來博得「賺取女性身體」的快感。

然而,這種「賺賠邏輯」卻也加劇了性別不平等。因為在男性會因性而感覺「賺到」的情形下,男性社交中總是有種「上過越多女人表示性能力越好」的想像;但女性則會因為發生「性」,而得到吃虧的感受,也漸漸使女性的性被壓抑,使女性不願、也不敢隨心所欲與他人進行性互動。因此,何春蕤在《豪爽女人》一書中就認為,賺賠邏輯中「男賺女賠」的結果便是:「男人從性得到力量和自信,女人卻得到羞恥和污名。」

如何面對賺賠邏輯困境?:女性主義流派的爭執

該如何面對賺賠邏輯困境?如何評價「賺賠邏輯」?性權派觀點大多主張,女人應該拋棄「女人吃虧」的觀念,積極談論性事,不要再當個「聖女」了。這種觀點主要是說,如果沒有那些男賺女賠的觀念、如果揚棄了男賺女賠,女人也就不會不談性壓抑,或是因為發生性行為而產生自貶心理。若女性可以擁有情慾自主,也不會有那些男人因為對性的無知,進而萌生好奇窺探騷擾女性的惡意。

但部份基進女性主義者的看法並不相同,他們認為:在真實的性實踐中,往往雙方發生性關係,或是涉及身體的觀看、觸碰,現實情形往往都是以男性為主導,並以滿足男性性慾為依歸,女性往往只是配合被動的角色。也就是說,「性」本身就是男性一種支配女性的方式,而在這種如此扁平的性實踐裡,女性就像是男性的玩物一般。因此,賺賠邏輯並非是一種「想揚棄就揚棄」的事,他是真實存在於性交互動中必然的結果。(延伸閱讀:我是女性主義者,該如何跟異男談一場平等戀愛


圖片|來源

同時,對於男賺女賠的揚棄,也經常造成了一個非預期的後果:這個觀點變成譴責某些「思想進步女性」,不應對男性的騷擾甚至性侵感到不快,否則你就是「不夠進步」的工具。這種說法指責著受害者:「你不是說你很進步,認為雙方的身體互動,沒有什麼男賺女賠的問題嗎?」那麼,「人家摸你一下而已,你又沒吃虧」、「你不是應該要覺得你的私密影像外流,也是沒什麼關係的吧?被看到又沒損失什麼,不是嗎?」這致使揚棄賺賠邏輯的後果,反倒使受害者因為「不能說自己因為性而受害/吃虧」,而被迫噤聲不語。

上述這樣濫用賺賠邏輯合理化任何騷擾的作法,完全脫離了賺賠邏輯概念批判的本意。當你受到某種不舒服的對待,而情緒不佳、想要拒絕,並不等於你陷入了賺賠邏輯思考。要知道,揚棄賺賠邏輯並不等於你應該接受所有的性邀約和視覺、觸覺上的騷擾。

反之,即使同意進行了性的接觸,賺賠邏輯依然存在,「我被看到 / 摸到 / 上床是被對方拿走了什麼好處,所以應該有回報」這樣的想法仍屢見不鮮,對他人的舉動表達接受與否,和你是否無法擺脫賺賠邏輯根本無關。畢竟,如果不能決定自己是否要同意進行某種性的接觸,又何來解放可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