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請離婚那幾年,陳文珊甚至被教會視為「壞女人」,只有罹癌的同志友人了解她的孤獨,在人生最後五年陪陳文珊走過婚變。身處反對婚姻平權核心,陳文珊挺同挺得很高調,但她強調,信仰不該只是個人和天父的關係,當心中有持守價值,就該在神的國度,將真理進行到底。

攝影收了燈,準備往門口走去。一回頭,看見鏤空的十字架透進的光正打在陳文珊臉上。四周一片暗,只剩亮得泛白的十字,和陳文珊的臉龐,像暗喻著她的信仰之路,一邊相信、一邊抵抗。

二○○七年起開始在玉山神學院任教的陳文珊,是校園裡少數的女性神學家。女性身分在神學領域已相對邊緣,但這幾年讓她更邊緣的,是支持婚姻平權的立場。這一鮮明旗幟佇立在反對婚姻平權最大陣 營——基督教團體裡,讓她飽受批評。

長年關懷社會,在神學院裡惹議,加上與校方產生勞資爭議,校方因此不願再續聘陳文珊。


圖片|來源

對抗性別框架 不管在家庭、教會或職場

她搞「宗教界連署挺同性婚姻」,觸怒教會裡的人,「曾經有人說要去玉山神學院前拉白布條,抗議我挺同志;也有人說因為我挺同,導致募款出現障礙,揚言:『陳文珊在的一天,我就不捐給玉山神學院!』」還有其他同事在校務會議上閒言碎語地諷刺「學校裡有人不只支持同志,本身就是同志。」白眼見多了,陳文珊只是雲淡風輕地笑一聲。(延伸閱讀:專訪紀惠容:我是基督徒,我挺同志,沒有人該被當成「下面的人」

大學才接觸信仰的陳文珊,很早就對「女性」身分在生命各階段遭遇的壓迫與不公有所體悟,因性別而出現的差異對待,讓她感覺生活裡處處是性別的框架,也處處得反抗框架。女人在家裡對抗自己的父親、兄長,結婚後繼續對抗丈夫;職場上也對女性有許多既定限制,光是服裝外表就有諸多要求。

「像聯合國就發現,女性貧窮的原因除了低薪,還有一個便是職場治裝費太高導致。」而她所處的神學院,也規定女性得穿著有跟的鞋去講道,「我在學校都會備著一雙跟鞋。有次鞋子壞了還跟學生換鞋穿,她穿我的涼鞋、我穿她的高跟鞋。」

生活是無盡的抵抗,進入信仰,又是步入另一個性別戰場。「大學那時家裡出了點事,我和父母關係很差,心裡覺得少了寄託。」當時陳文珊就讀東吳大學,學校裡有衛理公會的教堂,朝會會請牧師講道,遇上重大事件也會有牧師領著學生禱告。朋友帶她跨進信仰,她在天父所在之處尋得心靈的飽滿,「但我從來不是順服的那種。」

二千年的基督教教義,不乏貶抑女性甚至種族歧視的字眼,陳文珊和牧師辯論《聖經》裡要求女性在教會中需要「蒙頭」以示貞潔的段落,不滿經文要求女性安靜賢淑,「有問題就回家問丈夫」等限縮女性自主權的內容。

但信仰和價值的衝突,沒有讓她離開教會,「很多女性神學家都走過這一遭,在信仰裡一邊抵抗著各種性別壓迫,現在的教會同志也正在經歷類似的過程。」陳文珊舉例,像是女性神學家崔菲莉(Phyllis Trible)所著的《駭人經文的救贖挑戰》(Texts of Terror: Literary-Feminist Readings of Biblical Narratives),便列舉出《聖經》裡歧視女性的段落,再一段一段闡釋經文。

二○○○年陳文珊在台南神學院擔任外國宣教士的助理,協助課堂翻譯,開始有系統地接觸到國外「婦女神學」著作,「當時真的很驚喜,原來我的聲音不孤單。」九○年代末期也正是台灣第一代婦女神學家高天香回台的階段,陸續引介不少國外「婦女神學」經典入台,在教會裡醞釀一波性別改革。

只是「婦女神學」雖起了頭,「但宗教界的改革總是緩慢,加上女性神學家培養不容易,即使拿到學位也可能因為婚姻而離開職場。」現實的阻礙,拖慢了宗教內部改革腳步,「基督教內部會對同志議題不友善,我一點也不意外。性別運動走這麼多年都還停在起步階段,更何況同志運動。」

執著於正義的「壞女人」 跨足同志議題還為報恩

站在性別弱勢的位置,讓陳文珊對人權議題特別敏感,也鑽研當代該如何劃分神權與人權的界線,她關心廢除死刑、修復式司法,還有近年熱門的「中國因素」;辦講座談教會裡的性侵問題,也找香港神學家來分享梵蒂岡與中國建交的隱憂。

這幾年跨足同志議題,一方面與她長期專注人權價值有關,一方面則是為了「報恩」。

約莫也在二○○○年左右,陳文珊準備和丈夫離婚,離婚在基督教信仰裡可謂大事,「教會裡的人多勸和不勸離,強調婚姻是神聖的結合。就算同是女性的友人,也不能同理我。」那陣子陳文珊總是孤單,人際網絡中的同伴不諒解她離婚的決定,甚至視她為「壞女人」,獨有一位同志朋友知曉她的孤獨。

同志身分和信仰的衝突,讓友人只能隱蔽性向,因此深知周身圍繞人群,內心卻孤立無援的無奈。罹癌的好友常在半夜接起陳文珊的電話,聽她抱怨,在人生最後五年陪著陳文珊走過婚變,做她唯一的浮木。「女性與同志,在教會裡受到同一套性別框架限制,所以我對同志非常能感同身受。」

身處反對婚姻平權最大陣營的核心,陳文珊挺同挺得很高調,「我自己不是同志,當然也可以只要『同情、友善』同志就好,不一定要做這麼多。」但陳文珊強調,信仰不該只是個人和天父的關係,這是基督信仰特有的公共性。當心中有所持守的價值,就該在神的國度將真理進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