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劇《認識的妻子》看職場女性最真實的困境。在忙於事業的同時,肩負生兒育女之責,如何在家庭與事業中平衡,不僅僅是女人自己的問題,更是整個環境等待改變的結構。

文|Flora Cheng

因育兒而崩潰的夫妻關係 —  這個怪物,真的是我的妻子嗎?

《認識的妻子》為一部愛情穿越劇,劇中,在第一段人生,男主角柱赫(池晟飾)與友珍(韓志旼飾)組成一家四口的雙薪家庭,兩人正處於婚姻倦怠期,皆忙於工作,時常加班,並已因育兒影響到工作表現,而遭同事、主管白眼。不僅如此,他們回家後,必須繼續做家事加班。

過著第二輪班的生活,因為自己的痛苦與無奈太過深刻,使他們沒時間體諒彼此。引爆點是在某次的小孩接送問題。雙薪家庭的父母,總是要協調好今天誰去接小孩,無奈原本說好的約定,都將因老闆的一句話而改變。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職場媽媽友珍變成了咆哮的怪物,用暴怒掩飾失望與悲傷,進而讓柱赫萌生了逃離這段人生,改變過去的念頭。

韓國女性的勞動參與率與我國一樣在婚育年齡後快速下降,其中最大的原因為育兒問題與低薪。或因保母費用直接是父母一方的薪水,其中較低薪的一方(通常是女性)辭職照顧小孩對家庭整體經濟利益較大;即使撐過保母費用繼續上班的雙親,也會面臨劇中的小孩接送問題,甚至請假照顧生病小孩被主管、同事白眼等情形。這些最後都會發洩在配偶身上,讓彼此都變成不認識的怪物。(延伸閱讀:【性別觀察】我是高齡產婦,想生的時候生不該是壞事一件

臺灣的勞動環境也沒比較好

不只韓國,在我國,即使是理應身為企業表率的政府機關,也無法提供性別友善的勞動環境,讓職員得以身兼工作與親職。曾經耳聞某機關首長在會議上要求職員常態性加班,不能以接送小孩為理由拒絕,最後更放狠話,說這工作不適合需要照顧家庭的職員,可以另謀高就。

又曾聽聞某機關女職員在懷孕期間請病假,被主管刁難。筆者以為,有病的不是那位孕婦職員,而是這個讓我們不得不讓孕婦請病假的有病社會。過勞加班壓縮親子時間,假看得到請不到,政府機關尚且如此,遑論一般私人公司,職場媽媽的處境如何艱難。(延伸閱讀:勞動結構中的女性困境:地下經濟的性別包袱

雙薪家庭育兒困境的突破— — 你是我認識的妻子,我們在職場勢均力敵,在家中並肩作戰。

在《認識的妻子》劇末,柱赫與友珍重新在一起,也同樣生了兩個孩子,他們同心協力、互相扶持,與第一段人生截然不同。除了因為他們經歷風波,更加了解、體貼彼此之外,另一個原因是友珍有了一份收入相對穩定也較高薪的工作。讓她更有籌碼與柱赫分擔第二輪班,突破「性別分工正確理論」,也讓她成為較為不可取代的人才,公司因而對她較為包容。由此可知,女性低薪問題與育兒責任乃互為因果,不可分開而論。


圖片|《認識的妻子》劇照

曾有政治人物說道,生育問題是國安問題,但我們的國家把生育、育兒的責任重重壓在雙親的肩膀上,又以生育、育兒津貼等金錢補助買票。各縣市比誰出價高,造成虛報戶口人數大增,這樣真的是在幫助育兒雙親嗎?

育兒困境其實是勞動困境,勞動困境包括了女性低薪困境。同工同酬,才能使雙方平均分擔家務與育兒。

我是一個想生孩子的女人,我不要錢,我要合理的勞動環境。